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道朝天 > 第八十八章度尽棋劫起风波
    井九走后,童颜也走了。

    梅会棋战刚刚开始,自然不能就此结束。

    棋战的胜者会与其余四项的胜者一起得到禅子的灌顶洗礼,更何况这本来就是极大的名誉。

    但因为可以理解的原因,无论是那些真正的棋道高手还是单纯的爱好者都有些意兴寥寥,提不起什么精神。

    “我也要走了。”何霑把酒壶系到腰间,对瑟瑟说道:“有机会去悬铃宗找你玩,我带你去隔壁的大泽捞鱼,他家的鱼头炖起来格外的香,比烤鱼强。”

    瑟瑟完全没有注意这句话的后半段,吃惊问道:“你不下棋了?”

    “是的。”何霑沉默了会儿,说道:“以后都不下了。”

    听到这句话,很多道震惊不解的视线落在了他的身上。

    井九与童颜已经离开,何霑自然是梅会棋战绝对的热门。

    就算他的心神被先前这局棋震撼太多,或者不想占这个便宜以名士风范,但为何要说以后也不下棋了?

    何霑接下来的话不知道是回答瑟瑟还是对棋盘山里的所有人说的。

    “就算我再下一辈子也赢不了那两个人,甚至连他们的衣角都摸不到,那何必再下?”

    ……

    ……

    井九与赵腊月还是在新街口分手,就像前些天一样,一切都是那样的寻常,仿佛今天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太常寺的屋檐被雨水洗过,乌黑发亮,看着就像是苍龙的角。

    井九收回视线,走上石阶,推门走了进去。

    一家人都坐在花厅里,看着他进来,齐齐起身。

    “咋就回来了呢?”

    井家大哥的态度比前些日子更加恭敬,但眼神里充满了欢喜。

    井九见着他才想起自己忘记了一件事情。

    前些天他让对方赌棋的时候,说得可是优胜,今天自己只下了一局棋便回来了。

    他说道:“输了多少,我补给你。”

    井家大哥高兴说道:“没事,我押的是单胜。”

    ……

    ……

    在棋盘山的时候,雨便停了。

    窗外没有声音,很是安静,适合入睡。

    井九却没有睡着,想着一些事情。

    他来朝歌城参加梅会,最主要的想法是看看那人会不会来找自己。

    但既然腊月说过那些话,他当时为十岁出头时又说了一遍,那么棋战顺便参加无妨。

    不过是一场游戏。

    就像在棋盘山里他对童颜说过的那样。

    但真的只是一场游戏吗?

    他起身走到书架前取下那副围棋,回到桌前,把今天的这局棋重新摆了一遍。

    他站在桌前,看着棋盘沉默了长很时间。

    黑白棋子的颜色是那样的分明,区别的非常清楚,最后却仿佛变成了一个整体。

    今天这局棋他赢了,但他清楚自己赢在童颜无法做到的某些方面。

    他不会觉得胜之不武,只是站在童颜的立场上,这亦非战之罪。

    他现在的身体情况很特殊,拥有近乎无限的精神强度。

    换作以前就算他从小开始学棋,也很难做到今天这种程度。

    今天童颜的棋已经无限接近完美,如果不是最后精神与体力消耗太多,倒数第七步棋有些太过强硬,他也没办法找抓住那个随时便会遁去的机会。又或者童颜放缓落棋的速度,把这局棋变成数十天的长局,这局棋的胜负依然未知。

    所以他能体会并且理解童颜最后的痛苦。

    “你还是人间第一。”

    井九看着棋盘,对童颜说道。

    在那座山里踏进那条暗河时,他以为自己的这一次不会有任何改变,现在看来还是会有些不一样,虽然很少。

    或者是因为接触到上一次从来没有接触过的领域,有所触动?

    井九不确定这一点,道心上的细微变化计算起来太过复杂,而他现在已经很累。

    他走到窗边,看着夜色里安静的小院,不知为何情绪有些微惘。

    这种情绪,或者说所有情绪,都是很少在他心上出现的事物。

    小院前方忽然传来孩子的欢笑声与妇人的惊呼声,接着便是有些紧张的嘘声,然后再次归于安静。

    也许是井家大哥告诉了家人今天发生的事情还有那个赌局。

    如果井九想要听他们说话自然能够听到,但他没有那样做,心情渐渐平静了下来。

    ……

    ……

    随后数日,梅会棋战继续进行。

    被风刀教寄予厚重的谷元元,因为那日精神受到的震撼太强烈,勉力支撑了两局,便败给了一位不知名的修道者。尚旧楼的心神也极为疲惫,最终没能闯到最后,在第五天的时候离开了棋盘山。

    最终拿到棋战优胜的是镜宗的雀娘。

    那位生着雀斑的少女不愧是童颜曾经亲自指点的对象,明明也受到那局棋的影响,却坚持到了最后。

    甚至听说她似乎还从那局棋里领悟到了些什么,棋道境界又有进展。

    那局棋自然便是棋战第一天,井九与童颜的那局棋。

    没有多少人关心梅会棋战的结果,人们都在讨论那局棋。

    朝歌城里的印社用最快的速度印了数千张棋谱,然后被一抢而光,送到各家府里。

    井九与童颜对弈的棋盘与棋子当天便送进了皇宫,按照原样摆好,然后用道法定形,据说陛下赏了整整一夜。

    就\b连对围棋不感兴趣的走夫贩卒们也津津乐道地讨论着这场棋局,只不过很多细节流传的变了样,神奇至极。

    ……

    ……

    童颜直接离开了朝歌城,竟是放弃了最重要的道战,回到云梦山后便开始闭关,据说中州派因为此事颇为不满。

    谁都知道,中州派不满的对象当然不是童颜而是井九。

    井九成为了真正的名人,与他相关的事情自然被再次翻了出来,成为街头巷尾的谈资。

    比如他在青山宗里的那些经历,以及与赵腊月数万里游历,四处杀人的故事,当然还有青山试剑大会上的那些画面。

    很多人这才知道,原来井九是青山剑宗重点培养的剑道奇才。

    做为两忘峰排名第三的弟子,顾寒在修行界里的名气不小。

    过南山更是青山首徒,已经突破游野境界,被认为是有可能挑战洛淮南的年轻一代强者。

    井九入青山学剑不过数年时间,居然能够战胜顾寒,还能断掉过南山的剑?虽说传闻里那并不是真正的较量,过南山最后收剑才被井九抓住机会。但一个无彰初境弟子面对游野境强者,就算有机会又有几个人能抓住?

    再联想到梅会上那局震惊大陆的棋局,井九在世人心里渐渐有了一个形象:一位精于谋算的绝世美公子。

    但紧接着又有新的消息开始流传,据说来自青山内部。

    ——井九可能出身果成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