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清陌三人震惊无比,驭法器疾掠而去。

    他们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那处,井九已经在了。

    代寅躺在雪地上,生机尽无,面上被某种锐物割出数道裂口,血肉模糊,看着极为凄惨。

    那根青索断成了数十截,散落在他的身体四周,其间有一个极小的黑洞,其深不知几许。

    那个小黑影应该是顺着这个黑洞遁进了地底,速度奇快,竟是连井九的剑识都没能缀上。

    寒风呼啸,夹杂着雪粒击打在人们的脸上,寒冷至极,场间一片死寂。

    参加道战之前,他们都了解过相关的知识,确认只要不进入雪原腹地应该不会遇到太强的怪物,那个从雪足兽甲壳里飞出来的小东西怎么看就是听耳,为何却如此可怕,连昆仑派的法宝都无法击伤它,反而被震断成了数十截?

    殷清陌三人的心里生出很多不安与恐惧,下意识里望向井九。

    井九沉默看着雪地上的尸体,再次确认了为何那人要让自己来雪原参加道战。

    就像他与赵腊月曾经说过的那样,这里的生死最多。

    这至少是一个原因。

    ……

    ……

    入夏后的朝歌城渐渐变得闷热起来,西山居里的修行者们却不用担心这个问题。

    在阵法召来的徐徐清风里,欣赏着廊下的画中寒梅,怎会觉得热?

    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些画里的梅花越来越多,引来很多赞叹。

    每幅画代表着数名参加道战的修行者,因为行事风格的不同,呈现出来的画面自然也不一样。

    洛淮南所在的那幅画,梅花开的最盛,桐庐那幅画梅花最密。

    哪怕是那些只开了两三朵小梅、略显寒酸的画,也有股倔强不屈的意味。

    只有那幅画依然一片空白。

    有钟声响起,修行者们微怔,旋即明白意思,向廊外走去,退到了山里的那些凉亭处。

    有大人物前来赏画,需要他们暂时避让。

    站在山林里,看着远处廊下若隐若现的数道身影,修行者们议论纷纷,很好奇那些大人物会说些什么。

    很快那些大人物们对梅画的评价便传到了此间,最被重视的自然是禅子的评价。

    禅子对白早的评价最高,赞道:“此画匀称而有骨,最美。”

    修行者们有些吃惊,心想明明洛淮南的表现最好,为何禅子却反而认为他不如自己的师妹?

    静思片刻,想着那句话里的匀称二字,人们才隐约明白了禅子的意思。

    洛淮南确实极强,一根寒枝上发出十余朵丰硕的梅花,但其余同伴的梅花却不多,整幅画看着便有些浓淡不匀。

    相反,白早的那幅画里梅花的分布非常均匀,这代表着她对同伴们的能力非常清楚,能充分发挥他们的实力。

    以未来的正道领袖来做评判标准,她确实要比洛淮南更胜一筹。

    “禅子对井九怎么评价?”

    有名修道者说出了众人心里最好奇的问题。

    ……

    ……

    少年僧人背着双手在廊下行走,赤着的双足落在地面,发出啪啪的声音,就像是来踏青的顽童。

    但无论昆仑派掌门还是和国公,这些修道界的大人物都老老实实跟在他的后面,不敢随意出声。

    少年僧人走到一幅画前,停下脚步,看着画上那几根树枝与大片空白,脸上露出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

    南忘面无表情转过身去。

    其余几位大人物不便当着她的面说什么,神情却是似笑非笑,意思很清楚。

    梅会道战里,青山宗的表现向来极强,但这一次往常的主力——那些两忘峰的天才弟子们,都因为井九的原因没能报名。说好会参加道战的赵腊月,又因为那件事情被迫退出。

    井九既然出战,当然就是毫无疑问的青山代表。

    只是他现在这样的表现,不说令青山蒙羞,也实在是令人无法置评。

    因为当年的某些事情,昆仑掌门最是不喜井九,看着那幅空白的画便觉得痛快,冷笑了两声。

    南忘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和国公赶紧打圆场,说道:“也不知是遇着什么事情,或者是同伴出了什么事。”

    “解决不了队伍里的问题,反而被同伴拖累,同样也是问题。”

    昆仑掌门冷笑说道:“就像禅子说的那样,领导能力不足,就算剑道天赋再高,也难堪大用。”

    南忘微微挑眉,准备说些什么。

    就在这时,少年僧人忽然叹了口气,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都说我这位故人之后很懒。”

    少年僧人看着那幅画感慨说道:“现在看来是真的很懒啊。”

    ……

    ……

    禅子离开西山居,回了净觉寺。

    他对井九的评价还在西山居里回响。

    修行者们对视无语,心想这个理由或者说借口真是新奇,只是怎么总觉得透着股无赖的意味?

    但禅子开了金口,谁敢质疑?且往后看便是,看看井九一朝不再懒散,究竟会画出怎样一幅梅花来。

    这时有画师从西山居深处匆匆走出。

    修行者们知道这位画师的身份,看着那位画师脸上凝重的神情,不禁有些吃惊,心想莫非有何变故?

    那位画师直接走到了某幅被关注了很多天的画前,提起笔来,在空白处随意画了一朵梅花。

    人们很是吃惊,围上前去。

    那朵梅花很小,而且沿着树枝往下看,看到的是一个不认识的名字,众人低声议论起来。

    虽说梅花很小,而且那个雪国低阶小怪并非井九亲手所杀,毕竟算是有了开始。

    真正令人震惊的事情在后面。

    那位画师绘完梅花后,并没有离开,而是换了枝新笔,蘸了墨汁,极其严肃地在那个名字上画了一道黑线。

    雨廊下一片安静,鸦雀无声。

    道战终于开始死人了。

    代寅是谁?

    为何偏偏又是井九所在的队伍?

    ……

    ……

    西山居的最高处是有一座凌云奇峰,栏外尽是浮云,遮不住朝歌城的风景。

    昆仑掌门站在栏边,眯着眼睛,脸色寒冷至极。

    代寅是昆仑重点培养的弟子,结果居然就这么死了,这里面绝对有问题。

    他必须要青山宗给自己一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