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道朝天 > 第一百二十章白城里的庙
    巨舟其形如剑,如山般大小,压迫着空气,发出刺耳的呼啸声。

    飞舟侧板上可以清楚看到被罡风破坏的痕迹,好在折损不是太严重。

    剑舟?

    青山弟子们震惊无语。

    别家的年轻弟子同样如此。

    剑舟忽然出现,意味着青山宗已经知晓了井九的想法,并且表示了支持。

    雷一惊有些茫然。

    他刚说半途退出道战会被师门惩处,结果便看到了这幕画面。

    那些尚未离去的年轻修行者们愕然想着,这是怎么回事?

    白早望向井九的手腕,心想剑镯消失的那段时间,应该便是他传书给青山。

    这道飞剑能够离开主人自行穿过十余万里,绝非凡品。

    青山剑宗居然会听从他的意见,井九想来也绝非普通弟子。

    ……

    ……

    净觉寺小院里一片安静。

    各宗派掌门、长老们很是震惊,不知该说什么。

    昆仑掌门愤怒至极,质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青山宗的剑舟会在雪原出现?”

    和国公皱眉不语,心想难道今年道战真会出事?青山宗凭何做出这种判断?为何不提前与各宗派说一声?

    他望向南忘问道:“贵派这是什么说法?”

    南忘漠然说道:“我在朝歌城,如何知道山里发生了何事?”

    剑舟是青山重宝,由适越峰管理。

    此时在雪原出现的剑舟是灵阶最高的泛海舟。

    只有青山掌门、元骑鲸以及适越峰主这三人才有资格调用。

    清天司指挥使匆匆赶来,送上一封剑书。

    和国公接过剑书,感知片刻,神情变得严肃起来,看着众人说道:“青山那边的意思是,暂时不确定有没有问题,但既然井九已经拿了道战第一,道战再继续下去无甚意义,为了稳妥起见,强烈建议各宗派接回各自弟子。”

    他没有说完的是,青山宗在剑书里写得很清楚,如果梅会主持方不听他们也无所谓。

    ……只是以后若出了事,不要怪青山没有示警。

    一位掌门关切问道:“青山宗有没有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和国公没好气说道:“我都说了,他们也不确定有没有问题,只是说感觉不对。”

    听着感觉不对四个字,在场的掌门与长老们便觉得头疼。

    这次道战上的所有事情都是从这莫名其妙的四个字而来。

    “井九的感觉还是掌门大人的感觉,那可不一样。”

    那位掌门觉得此事好生荒唐,苦笑连连。

    中州派长老问道:“剑舟接走了多少人?”

    和国公说道:“三十。”

    众掌门长老有些吃惊。

    他们并不知道井九除了那十名青山弟子,还强行带走了大泽与悬铃宗的弟子,还有别的年轻修行者愿意主动追随他。

    剑舟的降临,则让某些最开始根本没想过离开的年轻修行者们改变了主意。

    青山宗在修行界里的影响力实在太大。

    现在的问题是,参加道战的年轻弟子共有一百十五名,一下就少了五分之一,接下来怎么办?

    青山剑舟出现引发的议论,必然会动摇很多人的态度。

    难道今年的道战就这样草草收场?

    昆仑派掌门看着南忘恼火说道:“你们青山宗到底什么意思?如此荒唐的弟子不管,反而还支持他胡来!”

    南忘面无表情说道:“我青山宗向来重视人才,不拘一格,师长心胸开阔,愿意接纳年轻人的意见,有问题?”

    她本有些不喜欢井九,现在看法却变了很多。

    道战第一不算什么,青山宗拿过很多次。

    但强行提前结束道战,井九是第一个人。

    很多掌门、长老都想到了这个问题。

    一个参赛的年轻弟子直接把道战弄结束了,这是什么概念?

    连脾气最好的宝通禅院住持都有些生气,说道:“待井九回来后,我得当面问问他道理。”

    和国公说道:“他没有回来。”

    井九没有随剑舟回来?

    这是什么意思?

    小院里很安静。

    窗后更是安静。

    禅子跪在榻上,让自己的眼睛与那堆乱糟糟的木棍隔得更近些。

    是的,他现在有些看不清楚。

    小城传来的消息是今年没有兽潮,与释海僧的判断一致。

    那位也去了小城,同样没有看出什么。

    那位与他都看不出来,为何青山宗说感觉不对?

    青山剑宗自然厉害,但说到感觉二字又如何比得上水月庵和果成寺?

    如果井九不是景阳的传人,他必然会不理此事,但现在他需要想得再清楚些。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落入耳间的更鼓声,让禅子醒来,窗外已是夜色深沉。

    他清澈甚至可以说略有稚气的眼睛里,露出微惘的神色。

    他能够听这更鼓声来自遥远的、数十里外的皇宫,却还是无法算清楚这件事情。

    让各宗派先准备着吧。

    他在心里想着。

    ……

    ……

    剑舟离去,云层被撕开的大洞却无法在短时间里补满。

    最后的夕阳光辉照在雪山上,又折射进峡谷里,到处都是悦目的金色。

    参加道战的年轻修行者们都离开了,无论他们愿意还是不愿意,峡谷四周能够看到的身影也变得极少。

    “你为何不走?”

    井九看着白早问道。

    不管是坐剑舟离开雪原,还是离开峡谷向雪原深处进发、继续参加道战,都是走。

    白早反问道:“你为何不走?”

    井九说道:“我要过去看看。”

    踏进雪原后,越往北走他的感觉便越不好。

    那夜遇到那场奇怪的寒雾后,这种感觉变得更加强烈。

    如果雪原深处的危险是师兄设的局,按照以前的做法,他送走青山弟子时便会随之离开。

    这不是避战,是主客之道。

    这场持续了数百年的战斗,他始终严谨地按照这个原则行事,所以从来没有输过。

    但现在看来,他也没有真正胜利过。

    所以他才会答应赵腊月那件事情。

    如果这是一个局,那就正面破局试试。

    何时进入局中?

    他还是要等。

    这一次他不是在等人,也不是在等船,而是在等事。

    一夜无话,晨光再临,白早还在。

    “你再不走,可能就真来不及了。”井九说道。

    白早轻声说道:“不用担心我,只要我想走,随时都能离开。”

    ……

    ……

    景氏王朝占据着朝天大陆三分之一的区域,往北去是无比严寒的雪原。

    雪原深处有道极大的山脉,山脉那头才是雪国。

    人族疆域的最北方有座小城。

    小城长宽不过数里,墙由土砖垒成,因为常年风雪的缘故,绝大部分时间都是白色,所以被叫做白城。

    白城非常寒冷,最耐寒的松柏也很难生长,更不要说粮食与蔬菜,但城里还是生活着一些民众,他们穿着破烂的毛皮衣裳,跪在街道上,对着高处不停叩首祈祷,极其虔诚。

    南方通往白城的道路上,同样有信徒在不停叩首祈祷,身后的车上拉着粮食、蔬菜与肉。

    白城依山而建,那片山崖是红岩,在白雪的衬托下显得无比醒目,如血一般。

    山前有座不起眼的庙,庙里有尊金佛。

    那尊金佛高十余丈,很胖,闭着眼睛,唇角微翘,带着笑意,如一座山。

    佛前供着一把铁刀。

    那把铁刀长约三丈,如房梁一般,承着刀架的地面已经沉陷了半尺,可以想见其沉重。

    真不知世间有谁能够提得起这样一把刀。

    一位少女走到庙前,抬头望向两侧的那副对联。

    “救苦救难救世人,求佛求道求自己。”

    这副对联的内容看着很普通,细细品来,却又有些深意。

    就像这位少女容颜很寻常,却自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气质。

    仿佛当她看天地不顺眼时,天地都不敢看她一眼。

    看完对联,少女把随风轻飘的青丝拢到耳后,走进庙前,站到佛前。

    一道浑厚悠远的声音响起,却带着不尽缺憾的情绪,就像是果成寺那口著名的破钟。

    “原来是你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