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道朝天 > 第一百二十四章前世此生未遇之对手
    群山之外还是雪原,但并不是南方的那片。

    这里的雾淡了很多,不是散了,而是因为大部分都被吹进了群山里。

    这里的温度要比群山里还要低,仿佛连声音都能冻结,死寂一片。

    死寂的雪原上空,有一道黑色的铁剑无声地飞行,像一条船,准备横渡没有生机的寒冷世界。

    铁剑很宽,井九坐在前方,白早坐在他的身后。

    不管是中州派的云舟还是人族强者,已经被远远地甩在了后方,早已经看不到。

    在这样的环境里,普通修行者真元运转凝滞,神识受阻,连驭剑都难,在很短的时间里便会被冻死。

    不知道为什么,井九似乎不受严寒的影响,盘膝坐在剑首,闭着眼睛,右手的食指指着前方。

    一道淡却无比凝纯的剑息,从他的指尖生出,被寒风拂动,形成了一个半圆的无形罩,把他与白早笼在其间。

    白早紧紧裹着火金雀大氅,只把眼睛露在外面。

    她看着前方的身影,睫毛微眨,上面结着的霜花没有落下来,眼里的困惑越来越浓。

    如此严寒的世界,就算是她门内的那些长老过来,也不见得能撑多久。

    井九只是无彰初境,为何却能带着自己来到这里?

    他的那根手指是在做什么?是某种剑诀吗?为何能够挡得住寒意的侵袭?

    如果不是那根手指散发出来的热度,她这时候早就已经不行了,只能用万里玺离开。

    白早没有猜错,井九的那根手指确实就是剑法。

    如果让青山的那些长老们看到这幕画面,一定会惊叹出声。

    他居然能够把昔来峰的六龙剑法施展到如此程度。

    和这根手指比起来,当年在洗剑溪畔顾清与薛咏歌先后施展出来的火龙算得了什么?

    ……

    ……

    铁剑缓缓停止。

    四周没有任何声音,连风声都没有,十余里外的前方隐隐又有寒雾生起,或者是云?

    地面上没有生物,准确来说是没有活物,可以清楚地看到一些雪足兽冻僵后的尸体。那些雪足兽或者六足,或者五足,比较低阶,但雪国怪物居然会被冻死,这真是难以想象的事情,可以想见寒雾何其可怕。

    白早看着那边,担心想着师兄还能撑住吗?

    “他还活着吗?”井九问道。

    白早望向还在发光的竹牌,声音微颤说道:“还活着。”

    井九问道:“你们感情很好?”

    “是的。”白早顿了顿,接着说道:“我与师兄情同兄妹。”

    井九想起了果成寺里那位,沉默片刻后说道:“那就有来的道理。”

    白早认真说道:“这是我中州派自己的事情,与青山无关,你何必随我冒险?这里太过危险,你还是快折回吧。”

    “无事,反正顺路。”

    井九对天机的变化非常敏感,不需要推演计算,也知道此行对自己没有太多凶险,对身后的少女则不然。

    他说道:“我建议你现在就用万里玺离开。”

    白早自然不会相信他说的话。

    有谁会顺路把自己顺到如此危险的境地里?

    她伸手握住那两块微硬的事物,心想如果真遇着危险,无论如何也要给他一个,保住他的性命。

    “还有多远?”井九问道。

    白早说道:“就在前方,大概……十三里处。”

    井九望向前方那片不知是云还是雾的所在。

    白早有些不解。

    她不知道井九是如何做到的,但知道他能在雾里轻松驭剑,速度很快,一路行来,平静从容,没有任何惧意。

    为何眼看着便要找到师兄,他却显得有些犹豫?

    井九说道:“那里便是雪国真正的边界,就算是通天境,也不会轻易去那边。”

    白早微惊,才知道已经来到这么远的地方。

    雪国,当然是人类修行者最畏惧的地方,远在冥界之上。

    更何况现在的局面如此诡异,那道极寒的雾气究竟是什么,都还没有答案。

    而且师兄原来的位置并不在这里,怎么会来到这么远的地方?

    井九只是给出解释,并没有打算就此停下。

    铁剑继续向前飞行,很快便越过了十三里的距离,来到了那片云雾之前。

    雪原在这里陡然下沉,形成一道近乎笔直的绝壁。

    云雾在其间缭绕,看不清楚有多深。

    如果不是这般寒冷,当前的景色很美。

    被云雾遮掩的石壁间,隐约有些动静。

    白早伸手指向某个方向。

    井九站起身来,踏剑而下。

    云雾向着两边散开,石壁上的画面变得更清楚了些。

    到处都是光秃秃的石头,一片残雪都没有,偶尔可以看到雪虫蜕掉的皮以及没有被雪虫消化干净的雪足兽肢骨。

    铁剑向着石壁上的一个洞口飞去。

    那块竹牌越来越亮,看来中州派的法宝没有出错,洛淮南就应该在里面,只是不知道他是怎么活下来的。

    石壁下方忽然卷起一道狂风。

    无数寒雾带着碎雪,从石壁上的无数洞里喷了出来。

    原先安静如画的云雾,以难以想象的速度运转,瞬间撕裂成无数碎缕,遮住天光,让环境变得阴暗起来。

    那些喷出寒雾的洞里,隐隐可以看到白光,应该是雪虫的眼睛。

    这真是令人恐惧的画面。

    铁剑在狂暴的风雪里起伏。

    白早脸色苍白,紧紧抓住井九的腰带,才没有从剑上跌落。

    井九就像是没有看到这些画面,平静专注地驭剑,突破风雪的袭扰,慢慢靠近那个洞口。

    忽然,他闷哼一声,右手的剑诀散开。

    寒意骤然侵入,白早的身体瞬间僵硬,无法抓紧他的腰带。

    井九霍然回头,望向风雪深处的某个遥远所在,眼眸里闪过一道极为明亮的剑光。

    前一刻,有道强大无比的意念,隔着十余万里的距离扫过这片石壁,刚好拂过了他的身体。

    那瞬间,就连他的道心都有些微散。

    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

    那道意念的主人,是他前世都未曾遇过的最强对手。

    他毫不犹豫地振动剑丸,释放出自己的本源剑意。

    但立刻他便知道自己的应对有问题。

    他的意识与剑心一如前世,境界修为却还很低,与十余万里外的那位存在相比如同蝼蚁一般。

    他应该不作抵抗。

    相信对方对一只蝼蚁不会太感兴趣。

    但他既然释出了那道剑意,对方必然会对他生出极大的重视。

    这不是自恋,而是因为他相信对方必然能够认出自己。

    果不其然。

    一道难以想象的威压,从极遥远的北方而来。

    那道威压隔着十余万里,却无比准确、没有任何偏差地落在了他的身上!

    井九左手剑镯一抖,卷住白早的身体一道掷进石壁上的那个洞里,然后从剑上跌落。

    风雪骤疾,如一道漩涡,瞬间将他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