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道朝天 > 第一百二十九章谈判的结果有些微妙
    过冬微嘲一笑。

    她不喜欢这些人,一点都不干脆。哪像景阳当年,说做就做,哪怕是把自己自幼教大的师兄,也敢从背后一剑刺过去,说不做就做,哪怕是同伴朋友死在眼前,也面不改色。

    她看着东面的天空,心想你明明不愿进去,何必来这里摆出一副怜女情深的模样?

    然后她望向南方的天空,心想最想神末峰断掉传承的人只怕就是你,何必来这里故作姿态忧心井九下落?

    ……

    ……

    白城南方九百里,是居叶城。

    风刀教的总坛便在这里,比白城不知繁华了多少倍,街上到处都是羊贩与药商,呦喝声不绝于耳。

    如此繁华的城市,自然有火锅店。

    一位矮瘦的老者与一位面容清秀的年轻人,正在吃火锅。

    鸳鸯锅。

    红汤早就已经沸腾,白汤还很安静,看着就像雪原深处的雾。

    年轻人拿着长筷子,在红汤里涮着毛肚,眼睛明亮,显得极为开心。

    那位矮瘦老者便是玄阴宗的三代祖师。

    这等时候,他哪里有心情吃火锅,用古怪的眼神看了年轻人一眼,说道:“有这么好吃吗?”

    年轻人没有理他,拿着筷子的右手稳定至极,不时起落,然后夹起直接送进唇里,似乎根本不觉得烫。

    “中州派掌门与元骑鲸倒也罢了,一者大乘,一者通天,当年我也曾走到这一步。”

    矮瘦老者眯着眼睛,看着遥远的北方说道:“为何这道刀气却能让我生出退避之意?”

    年轻人从红汤里夹起块肥肠节扔进嘴里卟哧卟哧嚼着,含浑不清说道:“你躲进地底的时候,他只怕还没出生。”

    矮瘦老者说道:“我自然知道他就是世人口中的刀圣。”

    年轻人端起土碗喝了口酸梅汤,满足地叹了口气。

    “他是从满天风雪里杀养出来的一尊佛,与你所持之道先天犯冲。”

    矮瘦老者摇了摇头,指着北方说道:“雪国究竟发生了何事,便是我都有些心惊。”

    年轻人放下碗,拿起桌上的热毛巾擦了擦脸,随意说道:“没什么大事,只不过那位要生孩子了。”

    矮瘦老者闻言大惊,说道:“冰雪女王?这位可是非人的存在,怎么会生孩子?”

    年轻人看了他一眼,说道:“真是老糊涂了你,谁说只有人才会生孩子?没看宫里那位贵妃也怀上了?”

    矮瘦老者用了很长时间才消解掉心里的震惊,看着他问道:“你是如何知道这件事的?”

    年轻人笑着说道:“我学究天人……好吧,活的时间长些,自然知道的事情多些。”

    矮瘦老者没好气说道:“我活的时间也很长。”

    年轻人说道:“在地底躲着,终年不见天日,不历世事,那不叫活,叫熬。”

    “好吧,算你有理。”

    矮瘦老者看着年轻人,佩服说道:“连这样的存在都能算进自己局里,你真是厉害。”

    年轻人微笑说道:“只是恰逢其事,哪有什么厉害可言。”

    矮瘦老者话锋一转,问道:“你就这么想让那个井九死?他就算是你师弟的传人,何至于让你如此警惕?还是说……他有别的什么来历?”

    年轻人知道这位邪派老祖前面说了那么多废话,就是想问出这个问题,笑了笑没有解释。

    矮瘦老者眯着眼睛,追问道:“还是说,就算景阳死了,你还是怕他?”

    “是啊,我怕他,因为我看不透他。除了得道飞升,我从来不知道他想要什么、喜欢什么。”

    年轻人夹起几根青菜准备放进红汤里,想了想,放进了还没有开始沸腾的白汤,继续说道:“他小的时候我问过他很多次,喜欢什么颜色,喜欢什么功法,却永远没有答案。”

    很多年前,上德峰最开始吃火锅的时候就是鸳鸯锅。

    他与那两个孽徒吃红汤,景阳吃白汤,后来更是变成了清水。

    无滋无味,无欲无求,无趣至极,但也没有任何弱点。

    要说在这世间他最警惕谁,不是那两个孽徒,也不是别的任何人,只能是景阳。

    年轻人心想他若不死,自己还真的有点不放心。

    同时,他也想确认井九到底是不是景阳。

    对此他本来非常确定,但现在因为某些事情又生出了很多怀疑。

    (大家应该看出来了。井九是水瓶座,阴三是天蝎座。)

    ……

    ……

    白城往北,十余万里外,是一片真正的白色世界。

    到处都是冰雪。

    甚至就连天空都是灰白的。

    一座雪峰从雪原里崛起,高的难以想象,仿佛要刺破天穹。

    峰顶距离天空极近,阳光极烈,白炽一片,却没有任何热度,寒冷到了极点。

    就算是地底喷涌出来的红色岩浆,接触到这里的空气,也会瞬间被冻碎成砂石。

    事实上,这座雪峰前的万里平原便是如此形成的。

    这里没有雪足兽,没有雪虫,没有任何雪国生物,一片死寂。

    然而如果仔细感受,你会发现这片绝寒的天地里隐藏着一抹极淡的生机。

    那抹生机正在变得越来越浓郁,给人一种盎然的感觉。

    这道如新春嫩芽一般清新、并以难以想象的速度蓬**来的生机源自何处?

    那道生机来自这座雪峰深处。

    朝天大陆最古老、最强大、最高阶的生命,便在那里。

    那道带着无上威压的意识,缓缓扫过无垠的雪原。

    如果愿意,她的意识可以覆盖半个朝天大陆。

    忽然,她在十余万里外遇到了另外一道意识。

    那道意识很微弱,但仿佛在哪里看过一般。

    轰隆如雷的声音响起。

    无数厚雪从峰间淌落,雪原震动不安,画面令人恐惧不安。

    雪浪向着南方狂奔而去,代表着她的意志与情绪。

    强大而且愤怒。

    居然敢威胁我?

    蝼蚁一般的人类!

    ……

    ……

    井九身体微震,脸色苍白,如果不是双脚陷在崖石里,可能已经再次跌落悬崖。

    以他现在的境界,与这种层级的存在直接对话,是非常危险的事情,意识随时可能会崩溃。

    他的真元数量与精纯程度,远超同境界的修行者,但在如此短的时间里便消耗一空。

    他的心神也是疲惫到了极点,远远超过当初与童颜下那盘棋的时候。

    最麻烦的是,他的剑丸表面出现了一道浅浅的裂痕。

    不过他接收到了足够多的信息,也传去了自己的信息。

    一来一回之间,没有文字,只是意识交流。

    这次谈判的结果,表面信息有些模糊,实际却非常明确。

    如果他有任何举动被对方视为威胁。

    战争便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