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道朝天 > 第十三章不见天日柳十岁
    云层在天光峰崖下,被太阳静静照着,看着就像是雪原。

    赵腊月站在崖边,看着下方的风景,忽然有些想去白城,但下一刻便把这个念头碾碎在心间。

    一道叹息声响起。

    她转过身去,看着那道高大的身影,行礼道:“拜见掌门大人。”

    青山掌门站在石碑前,负手看着那处,说道:“这是你第一次来天光峰顶吧?”

    赵腊月的视线随之上移,落在那道剑鞘上,强行压抑住心头的震惊,轻声说道:“是的。”

    “当初想着你虽是小师叔的再世传人,终究年纪太小,有很多事情以后慢慢告诉你也不妨,现在看来,这种做法却有些不妥,因为你做事之前,似乎并不习惯询问别人的意见。”

    掌门转过身来,走到她的身边,望向崖下的万里云海。

    赵腊月说道:“承天剑只是一个剑鞘?这种事情就算我问出来了也没有意义。”

    掌门说道:“这种所谓的秘密,确实没有什么意义,我今日请你过来,主要是想问问洛淮南之死。”

    赵腊月说道:“与我无关。”

    掌门说道:“井九不见得会死,你为何一定要他死?”

    在这种时候,如果还说与我无关的话,未免有些太不恭敬。

    赵腊月沉默了会儿,说道:“他想井九死,我就想他死。”

    掌门说道:“任何事情都不可能瞒过所有人。”

    赵腊月说道:“就比如你们都已经猜到了,却什么都不做?我等了你们三年,既然你们不做,那我就自己做。”

    掌门说道:“这三年洛淮南表现太好,便是我都有些动摇,而且一直没有证据。”

    赵腊月说道:“中州派也没有证据。”

    掌门说道:“不错,这个局你们设计的很好,哪怕有人怀疑你也找不到任何证据,而你找的人也永远不会出卖你。”

    无论是宝树居还是胡贵妃,都没有任何理由以及勇气出卖神末峰。

    掌门接着说道:“但你有没有想过,这会影响到我们与云梦山之间的关系?”

    赵腊月说道:“最后出手的是童颜,这是中州派弟子间的自相残杀。”

    掌门说道:“如果真的被人猜到了什么,便会出问题,生灵涂炭这四个字便可以用一用了。”

    青山宗与中州派之间开战,井九当初在朝歌城里推论过的那段历史便会发生。

    赵腊月说道:“我没有想那么多。”

    “还是说你根本懒得想?那个官员叫施丰臣?是这个名字吧,他对你的忌惮不见得完全没有道理。”

    掌门忽然问道:“你是不是已经猜到他是谁了?”

    赵腊月沉默了很长时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问道:“初子剑是谁的剑?”

    掌门也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

    ……

    没那么简单。

    赵腊月站在崖畔,听着神末峰里那些猿猴欢快的叫声,在心里默默想着。

    那夜与胡贵妃见面之后,神皇让金供奉把初子剑转交给她,便表示这件事情不简单。

    初子剑很强大,在她的手里甚至不弱于弗思剑,所以那夜才能一剑重创洛淮南。

    顾清来到崖畔,低声说道:“查清楚了,是遁剑者的剑。”

    赵腊月有些意外,挑眉问道:“海上那位?”

    玄阴派三祖师深藏地底,而且不擅驭剑,那位帝王孙如今应该在大泽附近背着龟壳,那便只能是那位通天境剑仙。

    顾清点了点头,神情很是凝重。

    传闻里,那位被青山剑阵逼得自禁于雾岛里的通天境剑仙与如今的西海剑神有些关联。

    神皇借剑杀人,究竟意欲何为?他的目标是西海剑派还是不老林?又或者他只是想与青山联手震慑中州派?

    想着这些事情,赵腊月的脸色更加苍白,咳了两声。

    杀洛淮南一役,她受了不轻的伤,在珍器阁里为了隐藏伤势又消耗了很多真元,这时候很是虚弱。

    顾清看了她一眼,有些担心。

    “传书九峰,我要闭关。”

    赵腊月看了眼北方,转身向洞府里走去。

    顾清唤来元姓少年,交待了几句事情,说道:“我也要开始闭关,如果梅会开始,记得叫醒我。”

    寒雾锁雪原,道战无法进行,梅会自然也不会举办。

    梅会开始的那一天,便意味着寒雾将散。

    元姓少年明白他的意思,也隐约猜到他们去做了些什么事情,有些不安地说道:“我不会和那边说。”

    顾清笑着摸了摸他的头,没有说什么。

    元姓少年想着这件事情,感慨说道:“没想到居然是柳十岁,原来他没有忘记井师叔。”

    “我说过,他才是我们神末峰的大师兄。”

    顾清对他说道:“另外请那边帮着看好村子,我可不想师父回来后生气。”

    元姓少年觉着很是头疼,说道:“你确认那边会帮我们?”

    顾清没有说话,向崖下的树林里走去。

    他闭关的地方不是洞府,而是树林里那间曾经住过很长时间的小屋。

    树林里的猿猴们叫了起来,表示对他的欢迎。

    顾清沉默不语。

    当年柳十岁偷服妖丹,现出异象,被上德峰关进镇魔狱里,日夜遭受刑罚,眼看着便要出事。

    他记得井九离开之前的交待,写了张纸条交给猴子们,让它们去搬救兵。

    第二天,柳十岁便被放了出来。

    直到现在,两忘峰弟子还以为这是掌门大人的意思。

    当时顾清也不知道是谁出手,但这些年他与猴子们交流更多,早就已经知道当时它们去的哪座峰。

    ……

    ……

    赵腊月被暗杀的时候,中州掌门夫人曾经来过青山做解释。

    那一次赵腊月并没有死。

    柳十岁是青山弃徒,但洛淮南终究是死了。

    所以青山掌门亲自走了一遭云梦山。

    二百年来头一遭。

    数日后,中州派与青山宗联合颁出谕令,确认了柳十岁便是洛淮南之死的真凶,要求天下同道帮助追缉,无论是哪家宗派的弟子,又或是无门派的散修,只要能够杀死或者抓住柳十岁,又或者能够提供足够准确的信息、帮助中州派与青山宗杀死或抓住柳十岁,都能得到两派共同提供的奖赏。

    做为正道修行界的领袖,又是这样的大事,中州派与青山宗提供的奖赏自然极为惊人。

    ——两样高级功法以及两件天阶法宝。

    柳十岁的画像出现在城门上,街道上,酒楼里,朝天大陆的所有地方。

    甚至就连通往远海的宝船上都有他的画像。

    他的容颜、性情、功法特点,举世皆知。

    以他的境界实力自然没有资格被称为遁剑者。

    但事实上他与那三位遁剑者将没有任何区别。

    他将被终生追杀,一刻不得喘息,再也无法看到天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