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道朝天 > 第四十四章太常寺的斜风细雨
    (经读者朋友提醒才发现前面我写了两个三十九章,所以才会有昨天的那章四十二章经……有点尴尬呢。)

    ……

    ……

    朝天大陆大部分地方已经春意盎然,白城才终于过完了它的冬天。

    满城梨花白,过冬回到那座旧庙。

    房梁般的巨刀还是那么沉默,那尊金佛还是笑眯眯的,看着庙外的世界与更远处的雪原。

    她走到佛前拿了颗果子啃了口,回到门槛上坐着,看着雾气已经尽散的雪原,问了一个问题。

    “每天看着相同的风景,不会觉得无聊吗?”

    “我愿意这个世界就这样无聊下去,最近这些天大陆各处动作不断,倒是热闹,反而让我有些不安。”

    那道低沉而悠远的声音响了起来,里面隐隐有些破落之音,真的很像果成寺那口著名的破钟。

    过冬挑眉说道:“这件事情与我无关,我甚至都不知道他们的名单是从哪里来的。”

    那个声音问道:“你觉得这次能把不老林一网打尽?”

    过冬想都没想,说道:“当然不可能。”

    那道声音继续问道:“那个人呢?”

    过冬沉默了会儿,说道:“很难,剑西来就算最后被逼着出面,也不会留下任何把柄,而且他不好杀。”

    那个声音说道:“你想杀他?”

    过冬扔掉手里的果子,站起身来,说道:“就算我想杀他也不要你出手。”

    ……

    ……

    深春时节,雨水常见。

    朝歌城的这场春雨已经落了一天一夜,看样子还要继续下去。

    雨势不大,但淅淅沥沥的有些烦人,尤其是光滑的青石板路变得湿漉之后,很容易让人滑倒。

    太常寺的黑檐在雨里越发像是苍龙的角,仿佛有双眼睛正注视着街上避雨的行人、摔倒的孩子,似在看谁的笑话。

    离太常寺不远的那座宅院里,井家正在吃饭。

    井商与父亲、妻子商量着孩子进府学随读的事情,接着又提到了孩子的婚事。

    当年那个路都走不稳、便要井九抱抱的孩子现在已经十一二岁,低着头吃着饭,很是乖巧。

    离井宅不远的国公府里,雨丝轻敲着窗户,模糊了院子里的春景。

    天光变散,把架子上那件汝窑瓶子映的更加好看。

    鹿国公的视线从瓶子上收回,望向自己的儿子,说道:“最近这些天可能有些事情,你不要离府。”

    世子鹿鸣好奇问道:“父亲,究竟何事。”

    鹿国公沉默了会儿,说道:“一件很有趣的事……不老林要杀我。”

    听到这个消息,鹿鸣很是吃惊,心想父亲深得神皇陛下信任,可以随意出入皇宫,但行事向来低调,也很少得罪人,为何会成为不老林的目标?

    震惊的情绪尚未消退,便变成担心,他很清楚不老林是多么可怕的地方,即便父亲位高权重,出入都有强者保护,可如何能防得住一世?

    “不老林确实很少有失手的时候,但既然提前知道了,自然不用担心。”

    鹿国公看着儿子的神情便知道他在想什么,说道:“这件事情应该会很快结束,不会持续太长时间。”

    鹿鸣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但稍微松了口气,问道:“为何不老林要杀您?”

    鹿国公说道:“想来应该不是有人想买我的命,那么自然便与为父的位置有关。”

    鹿鸣更是不解,心想父亲是太常寺卿,这个位置与不老林这种刺客组织又能有什么关系?

    ……

    ……

    天未亮鹿国公便起床了,以往经常请假的他这几天忽然变得勤勉起来,每天都会上朝。

    站在城门洞里,他与诸公寒喧、打趣,显得特别正常,根本看不出来他在想什么,或者说他在等什么。

    离开皇宫的时候,晨光已至,落在长街上的雨丝被照的晶莹无比,很是美丽。

    鹿国公看着窗外的景致,却皱起了眉,心想为何对方还没有出手?

    来到太常寺前,鹿国公走下轿子,望向雨中的黑色檐角,不知想到什么,笑着摇了摇头。

    官员们迎了上来,他神情温和回应,在下属们的簇拥走进太常寺,来到最里间。

    屋里很温暖,而且很干燥,不管是官服还是鬓角的水珠很快便消失,他舒服地叹息了声,端起了手边的茶碗。

    每天清晨他来到衙门,便会有一碗热茶备好,就在他的手边最方便端起的位置。

    已经好些年了,茶房里的执事们把这些事情做的特别好。

    比如今天碗里是淡红色的珊眉,是他在春天最喜欢的茶,至于别的季节,当然会有不同的喜欢。

    碗里茶水的温度也很讲究,不烫也不冷,正是他最喜欢的温度。

    若是平日他这时候应该已经喝了口茶,但他今天端着茶碗却没有喝,似乎有些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远处忽然传来吵闹声,夹杂着几声惊呼。

    鹿国公依然看着碗里的珊眉茶,神情不变。

    密集的脚步声响起,很多人来他的房前,一个仆役打扮的男子被推倒在地。

    有人禀报道:“国公,这个人是茶房执事,姓周,便是他在茶里下了毒。”

    鹿国公眼都不抬,问道:“查到残毒没有?具体是什么毒?”

    “此人极为谨慎,下毒后便把毒包扔进了灶房,属下一时没能阻止,稍后只能从茶水里验毒。”

    回话的那名官员从官服上看并不是太常寺的臣属而是清天司的官员。

    鹿国公抬起头来,把茶碗轻轻搁回桌上,看着地上那名茶房杂役,眼睛眯了眯。

    不老林的刺客居然不是精于暗杀的修行强者,而是在太常寺做事多年的杂役。

    如果不是事先便知晓此事,今日他也许就真的把碗里的茶喝了。

    普通毒物对他这样的人来说没有太大意义,但既然不老林敢这样设计,想来茶水里的毒必然不普通。

    那名茶房杂役既然不是修行者,清天司也不怕他会自杀,没有动用元气锁,只是用绳子捆着他的双手。

    他感受着国公的视线,脸色苍白,恐惧至极,根本无法跪住,瘫软在地,身体不停颤抖。

    鹿国公看他模样,便知道这名杂役应该是被人唆使或者威逼,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情的内情,甚至都不见得知道幕后主使者是不老林,挥手示意拖下去。

    场间有些混乱,廊下到处都是人,被雨水打湿的衣襟彼此摩擦着。

    一名官员喊道有要事禀报,满脸焦急地挤开人群,来到屋前。

    就在他准备踏过门槛的时候,廊下细细的雨丝忽然乱了起来。

    不知道从哪里刮来一阵邪风。

    鹿国公抬起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