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道朝天 > 第五十九章吾乃骑鲸乐浪人
    修行者们已经猜到了海里的巨大生物是什么,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那必然便是西海剑派的镇派神兽——飞鲸!

    难怪面临如此危险的局面,西海剑神依然这般漠然自信。

    原来这只巨兽一直在海底藏着,随时准备着战斗。

    那座山般的飞鲸经常在海州城附近的海面上飞行。

    每年四海宴的时候,它还会喷吐海水以为洗尘雨,凝结彩虹欢迎宾客。

    没有神秘感,并不代表不可怕。

    飞鲸缓慢挥动着双鳍,带着数百丈高的浪花,向着海面浮起。

    无数海水从光滑的鲸背上泻落,形成无数道瀑布,其声轰隆如雷,画面无比壮观。

    飞鲸离开了海面,带着无数水雾向着天空而去,庞大的身躯高速移动,排挤出无数空气,带着恐怖的狂风。

    它来到离海面约两千丈的距离,缓缓张开如黑洞般的巨口,对着东方发出低沉的吼叫。

    带着咸味与腥味的海风如刀子般落在青山弟子的身上,很多人都有些站立不稳,围着云台的剑光飘摇不停,如汪洋里的小舟,似乎随时可能覆灭。

    阴云散尽,星光洒落,落在飞鲸庞大的黑色身躯上,反射出幽幽的光茫,就像是座真正的山,竟似要比褪去云衣后的云台更要大,在海面上投下巨大的阴影。

    这阴影也出现在围攻云台的各宗派修者心里。

    飞鲸的吼叫变得更大,如雷一般回荡海上,带着呼啸的狂风,充满了愤怒与杀戮的欲望。

    下一刻,它鼻孔里喷出无数海水,落下时便变成了一场暴雨。

    在暴风雨里,青山弟子们勉强控制着飞剑,神情凝重,略显不安。

    别的宗派弟子隔得远些,却更加畏惧。

    一位镜宗弟子被鲸吼弄的神魂不属,从飞镜上跌落,如果不是被一道剑光救起,竟是险些直接跌落大海。

    从如此高的地方落入海里,即便是修行者,也必死无疑。

    很多人再想西海剑神那句话,便懂了更多的意思。

    青山宗确实很强,但这里是海州城外,是西海剑派的领域。

    西海剑派提前便把飞鲸藏在海里,这时候忽然出现,便是要震慑众人。

    飞鲸乃是西海剑派的镇派神兽,体形庞大如山,威压恐怖,以境界实力来论只怕已是破海巅峰,甚至可能半步通天!

    青山掌门要看住西海剑神,那么谁来抵挡飞鲸?

    碧湖峰主成由天前些年才刚刚晋入破海境,其余三位长老也都是破海初境。

    大泽令就算稍强些,也绝对不可能是这只飞鲸的对手。

    半步通天与普通破海境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

    站在暴雨里,看着前方那只庞大的飞鲸,布秋霄想着接下来应该如何做才能激怒对方,让其远离。

    飞鲸的体形太过庞大,如一座真正的黑山,在这里与它进行战斗,无论胜负,都会波及到那些普通的修行者。

    尤其是那些境界稍低些的弟子,只怕会死很多。

    他只能希望西海剑派的神兽,灵识方面有所欠缺,不然接下来还真会有些麻烦。

    想到这里,他越发不理解青山剑宗为何会派出如此多的无彰境弟子。

    要知道今次并不是简单的斩妖除魔,年轻弟子参与可以增长见识,炼养道心,吸收经验。

    今夜是真正的门派之战,对这些年轻弟子来说太过危险,至少他们不应该一开始便出现。

    这些思考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布秋霄长身而起,准备与那只飞鲸周旋一番。

    便在这时,他心生感应,神情微异,抬头望向夜空高处。

    无数海水从飞鲸鼻吼里喷出,变成暴雨落下,星光都被冲淡了很多。

    忽然。

    无数道雨丝断裂开来,变成一截一截的。

    每截透明的雨线,在某种无形力量的作用下绽开,变成一朵雪花。

    暴雨变成了从天降的大雪。

    夜空里忽然变得极其寒冷。

    修行者们看着夜色里的雪花,震惊无语,他们寒暑不侵,为何却有了刺骨的感觉。

    纷纷扬扬的雪花里出现了一个小黑点。

    那是一个黑衣人。

    雪花落的很急。

    黑衣人来得很快,随雪花飘落,双腿缭绕着雷电的余光。

    难道此人竟是从雷域里出来的?

    黑衣人落到了飞鲸的背上。

    与飞鲸庞大如山的身躯相比,他就像是一粒尘埃,却仿佛比天空还要更重。

    飞鲸发出一声不甘的吼叫,向下沉了数百丈。

    它挥动两鳍,带出两道狂风,想要停留在空中,却发现根本无法做到。

    它想要通过翻滚鲸身,把那个黑衣人震下去,发现也做不到。

    暴雪继续飘落,落在黑衣人的身周,鲸背上很快便覆上了一层雪,寒冷至极。

    黑衣人身上缭绕着的雷电余光,也顺着他的双脚进入飞鲸的体内。

    飞鲸庞大的身躯里不停传出闷响,那是天雷的余威?

    身体承受着难以想象的酷寒,体内充斥着狂暴的气息,飞鲸再也无法承受,发出一声痛苦的哀鸣,向着海面落去。

    飞鲸是西海剑派的镇派神兽,被年轻的弟子们视为师长,敬畏之余,还有很多亲近,此时见着这等画面,众人目眦尽裂,想要去救,却根本无法靠近那片风雪。

    轰的一声巨响!

    如山般的飞鲸落在海里,掀起如山一般高的巨浪。

    恐怖的海浪向着岸边拍去,乱礁尽碎,崖石倒塌,长达百里的海岸线被摧毁的惨不忍睹。

    那座破旧的海神庙也塌了,被涌来的数十丈高的海水淹没,待潮退去后,早忆没有残余。

    海州城迎来一场地震,不知多少房屋生出裂缝,然后倒塌。

    那位黑衣人站在飞鲸背上,负着双手望向西方。

    夜空里传来青山弟子们的声音。

    “参见剑律。”

    原来黑衣人就是青山剑律、上德峰主元骑鲸。

    风雪渐寂,天地归于寂静。

    除了海浪的声音,再没有别的声音响起。

    元骑鲸望向百里外西海剑神所在的位置,没有说话。

    但他要说的话,整个天地早就已经听见。

    青山宗确实不过如此。

    不过就是两位通天。

    但放眼朝天大陆,除了中州派便再也找不出别处。

    青山要正面镇压你的时候,你能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