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道朝天 > 第十一章左易案的再变化
    井九转身望向赵腊月,没有说话。

    赵腊月眼睛睁的很大,有些困惑。

    井九在想事情。

    他对万物的看法还是如前世那般,没有什么变化,从未想过入世感悟,因为那样太过刻意。

    最开始的山村九日,只是为了适应这个身体,而他带着赵腊月上神末峰,也只是延续前世的因果。

    他的视线离开赵腊月,望向道殿里正在与顾清说着什么的元曲。

    元曲是今世的因果,只有顾清才是真正自己来到他的眼前。

    当然还有那个来自应城的狐妖。

    崖畔的炉子上搁着铁壶,壶里的黑茶慢慢润出滋味,小荷蹲在炉前,发丝被汗水打湿粘在颊畔,模样很好看。

    看着她,井九便想起了柳十岁。

    柳十岁与赵腊月一样,都是前世的延续,也与赵腊月一样,跳出了他的预想。

    两个天生道种,不想着在青山里安静修行,偏想着去查旧案、做卧底。

    井九真不知道这些小家伙是怎么想的。

    赵腊月算是被他转回了正途,没有继续在查飞升一事上浪费生命,柳十岁却还行走在他自己选择的路上,不知将来还会遇到多少麻烦。

    现在柳十岁的麻烦便已经很多。

    不是昔来峰的事情,而是修行问题。

    柳十岁的青山剑道曾经被废过,靠着妖丹与血魔教秘法才重获新生,其后又随着西王孙学了数年的雾岛剑法。

    这些都是世间最高深的道法,问题在于体系完全不同,正邪殊途,根本无法同时存在。

    现在柳十岁境界还低,暂时感受不到弊端,甚至会显得要比同等修为的修行者强大很多,但随着修行时间增加、境界提升,总有一天会出事。到时候这几种不同道法相互冲突,他轻则经脉再断,甚至可能直接灰飞烟灭。

    那天井九说柳十岁如果去行云峰修行剑意焠体,或者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只是不想柳十岁思虑过盛。

    如果柳十岁现在的境界再低些,剑峰或者真的可以帮助他重新来过,现在则有些晚了。

    放眼朝天大陆,能解决柳十岁修行问题的地方只有五处。

    云梦山肯定舍不得让麒麟出手,朝歌城那座太常寺有更重要的用处,一茅斋他不熟,那么便只剩下两处。

    如今方景天借着左易之事发难,刚好借着这个机会把柳十岁送过去。

    井九这般想着,望向赵腊月说道:“剑书何事?”

    赵腊月说道:“天光峰墨池长老想求召开峰会,征询诸峰同意。”

    修道者绝大部分时间都在闭关修行,对开会议事向来没有什么兴趣。

    峰会乃是青山级别最高的议事会议,商议的必然都是大事,一般都是由掌门真人或剑律元骑鲸亲自召集,往往要隔好几年才会一次。墨池这样的普通长老要求召开峰会,需要得到所有峰主的同意,更是非常少见。

    井九记得很清楚,上一次这样的情况发生在三百多年前,那年人族与雪国在兰陵雪原发生一场大战,柳词带着九峰强者尽数去援,冥师从卷帘人处查到某些秘密,趁机潜入青山想要把那人救走,结果被他一剑斩杀,事后上德峰的一位长老提出召开峰会,名义上是总结此事,其实暗底里剑锋直指天光峰,想要追究柳词的责任。

    今次墨池要求召开峰会,用的名义也是讨论不老林一事的后续,但谁都知道真正要说的是柳十岁的事。

    那么天光峰的目标是昔来峰?

    井九知道墨池是个老实人,老实人难得生气才可怕,但他不认为这件事情会如此简单。

    柳十岁的事情是小事,哪怕用不老林做引子,那些峰主也不会同意召开峰会。

    赵腊月说道:“都同意了,包括闭关的广元真人。”

    神末峰排名最后,剑书被送到赵腊月手里,说明其余人都已经签了名字。

    这件事情肯定有问题。

    井九没有意外。

    柳十岁的事情是小事,但参与的人多了,便会成为大事。

    有些人就是想把这件事情变成大事。

    赵腊月忽然说道:“有人通过卷帘人在查左易一事。”

    从雪原回来的时候,他与赵腊月的第一次对话便是剑峰与左易这两个词。

    他们第一次见面便是在剑峰,那夜他们杀死了左易。

    这是无人知晓的秘密,除了柳十岁。

    但柳十岁也不知道细节。

    井九一直知道赵腊月在九峰里有帮手。

    那个人应该是朝歌城甚至是皇宫埋在青山里的眼线。

    既然如此,他当然不会理会。

    “峰会什么时间?”

    “十日后。”

    “我们也去看看。”

    “好。”

    ……

    ……

    七海郡的监利城不是很大,约摸十余万人口,但足以支撑十余家医馆。

    浊水的一道支流穿行城里,秋树在两侧随风落叶,画面很美,黄叶满地之处,有座看着很普通的医馆。

    医馆的匾上没有海棠花,而是一片银杏叶。

    一个高大男子走进医馆,不待医馆伙计招待,直接取出一块木牌,说道:“我是来拿结果的。”

    那块木牌是阴沉木材料,黝黑无比,上面雕着一把小剑,气息沉郁,正是无法作伪的青山剑牌。

    高大男子叫做简如山,乃是两忘峰弟子,不知他为何会忽然出现在北方的监利城。

    他要拿的结果自然不是看病的结果。

    医馆关闭大门,阵法启动,隔绝内外声音与气息。

    简如山盯着大夫的眼睛说道:“那个人就是你们的执事,我不相信隔这么长时间,你们还查不到他在哪里。”

    那位大夫眯着眼睛说道:“你要找的那个人已经死了。”

    简如山神情微变,说道:“我要知道他为什么会死。”

    大夫静静看着他说道:“这是我们卷帘人内部的事情,为什么要给你交待?”

    简如山连声问道:“是不是左易师叔通过他查到了某些人的问题,所以他才会被灭口?”

    大夫不想再理他,说道:“贵客如果没有别的事情要问,便请离开。”

    简如山微怒说道:“你竟敢如此无礼?”

    大夫淡然说道:“卷帘人自然不敢对青山仙师无礼,但你的要求与问话无礼在先。”

    医馆大门重新开启。

    那名伙计走到大夫身边,想着先前那名青山弟子离开前的愤怒模样,有些担心地问了几句。

    “青山强势多年,但并非真的不讲理,现在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但我们在青山有人,所以不用理会。”

    大夫提笔开始写东西,低着头说道:“归类丙等,但要用最快的速度送回朝歌城去。”

    伙计有些不解,心想丙等的消息确实算重要,只是为何如此着急?

    大夫没有抬头,默默想着,当年昔来峰主方景天便想杀井九,现在两忘峰居然又在查与井九有关的事情,青山内部的争斗居然已经到了这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