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道朝天 > 第十八章花前,星下,尸狗
    为了消除那份有些难堪的感觉,她就着刚才顾清说起的话题继续问了下去。

    赵腊月为何如此重视这间酒楼?

    “我只知道这里是师姑第一次杀人的地方,别的就不清楚了。”

    顾清说道:“她当时杀的是位冥部弟子。”

    小荷的脸色忽然变得苍白起来。

    顾清摇了摇头,说道:“你不要乱想,我们没有杀你的意思。”

    小荷依然不敢放松,盯着他的眼睛说道:“任谁来看,我都是柳十岁的麻烦。”

    如果碧湖峰左易的事情解决了,柳十岁的前途便会一片光明。

    但如果他身边一直带着一只罪孽深重的狐妖,自然会受影响。

    而且以柳十岁的行事风格,这件事情无法解决,除非那只狐妖彻底消失。

    难怪小荷知道这里是赵腊月第一次杀人的地方,会生出如此强烈的警惕与不安。

    “柳十岁没有把你当成麻烦,所以你就不是他的麻烦,同样的道理,柳十岁也不是我神末峰的麻烦。”

    顾清微笑说道:“不过现在看来,我神末峰倒确实会成为青山的麻烦。”

    那是因为青山里有些人把神末峰当成了麻烦。

    在小荷眼里,顾清的笑容不再那般可恶,自信可爱起来。

    ……

    ……

    九天之后,太阳照常落下。

    上德峰的太阳都仿佛要比别处走的更急些,刚入夜山间的温度便急剧降低,崖间的松树上渐渐凝出了冰霜。

    毕竟已经几年没来,元曲踩着冰雪行走在山道上,感受竟有些不适应。不过那些道路他还记得很熟,没有花多少时间便找到了上德峰弟子的居所,把玉山师妹喊了出来,没有惊动任何人。

    玉山师妹有些心疼地把他衣服上的冰雪掸掉,忽然想到些什么,赶紧拉着他避到崖后一处极偏僻的地方,一脸紧张说道:“你偷偷过来做什么?想救人可没有可能。”

    元曲看着她焦急的模样便觉得可爱,故意逗她说道:“为什么不能?不是有你带路吗?”

    玉山师妹有些恼火地瞪了他一眼,说道:“想什么呢?通往剑狱只有一条幽深恐怖的通道,我连禁地洞府都不能靠近,怎么带你过去……不对!不对!就算可以我也不能带你去啊,那里可是剑狱!”

    元曲心想不就是一口井吗,描述的如此夸张。紧接着他又有些意外,玉山师妹居然知道禁地洞府,还知道那口井的事情。要知道普通的上德峰弟子根本无法接触到这些,更不要说她进入上德峰才几年时间。

    因为各种原因,越来越少弟子愿意承剑上德峰,更不要说女孩子。

    玉山师妹竟是数十年里,上德峰新收的唯一一名女弟子,自然极为受宠。

    元曲没想到这些,发现玉山师妹似乎在上德峰过的很不错,高兴之余不知为何竟有些吃醋。

    玉山师妹没察觉他的神情变化,有些紧张问道:“你到底来做什么?”

    “我也不知道。”元曲有些茫然说道:“师叔让我来这里找你,我就来了。”

    玉山师妹怔住了,说道:“井九师叔这是什么意思?”

    元曲说道:“不用管那么多,师长们想事情,我们听话做事便好。”

    玉山师妹心想也是这个道理,只是师兄你不便进洞府喝茶,如此寒夜接下来做些什么?

    元曲带着她向崖那边走去,穿过一片小树林,来到一块突出积雪的黑石上。

    黑石正对着星空,下方生着一片耐寒的野花。

    玉山师妹正奇怪为何师兄会对上德峰的道路如此熟悉,忽然看到这片奇异的美景,顿时忘了那些问题。

    花前星下,那就随便说说话吧。

    ……

    ……

    元曲对上德峰很熟悉,有人比他更熟悉。

    井九在这里生活了很长时间,仔细算来,甚至可能要比后来在神末峰上生活的时间更长。

    那时候师祖与师父都还在,只不过为了准备飞升常年闭关,师兄在上德峰做峰主,他自然在这里修行。

    那时候他还很年轻,就像刘阿大一样,对很多事情还保有着兴趣,尤其是他的修行境界提升太快,在某些必须需要时间的阶段一定会多出很多空闲,于是他时常在上德峰间行走,把所有风景都看遍,也查到了很多条隐藏很深的通道。

    甚至师兄与元骑鲸都不如他清楚这些。

    他还是不喜欢这里,因为这里太冷,无论内外都是冰寒一片,还有些潮意。

    这种由外而内的冷,自然是因为剑狱的存在。

    他对剑狱也很熟。

    但他从来没有想过瞒着所有人把柳十岁从剑狱里救走。

    因为有人是瞒不过的。

    哪怕他现在能够瞒过天地,依然没有办法瞒过对方。

    无论从哪条通道进入剑狱,都会被对方发现,离开剑狱自然也会被它发现。

    所以他一直很想知道,十七年前师兄逃离剑狱的时候,它究竟做了些什么。

    一道星光从极高远的天空里落下。

    从下方望去,那处的井口看着就像一个小点。

    井底深处是极空旷的大洞,干燥至极,略带寒意。

    星光落下,如同一道光柱,照在那只巨大如山的黑狗身上。

    青山镇守,尸狗。

    井九随着星光落下。

    他自然不是从井口落下,而是从崖壁间的一条隐秘通道。

    他飘落地面,衣袂如莲叶垂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他没有呼吸,似乎也没有心跳,没有体息,甚至就连存在感都没有,就像一块没有生命的石头。

    哪怕面对一位破海境的修行者,只要对方闭着眼睛,他便能确定对方不会发现自己。

    但他知道尸狗肯定已经发现了自己。

    尸狗看过太多死人。

    哪怕是真实的、没有温度的尸体,依然无法逃过它的感知。

    尸狗睁开眼睛,与他静静对视。

    星光洒落在他们的身上。

    尸狗的眼神很平静,看似没有任何感情,就像是无波的古井。

    只有井九能够在它的眼神最深处,看到那抹最深沉的暖意。

    那抹暖意不是对他的,而是它先天便有的。

    井九说道:“这些年辛苦你了。”

    尸狗的眼神很淡然。

    “我本以为你会喜欢那个孩子,愿意教他一些东西。”

    井九说道:“现在想来这确实是妄念,哪怕再像,他终究也不是师兄。”

    尸狗转头望向那条幽深的通道,表示同意以及……怀念。

    “没有两片完全一样的叶子,也没有完全一样的人。”

    井九沉默了会儿,继续说道:“师兄说的对,我们不可能踏进同一条河里。”

    尸狗同情地看了他一眼。

    它知道井九冒着被发现的风险来见自己,除了带那个弟子离开,必然有话要问。

    “师兄是你放走的吗?”井九问道。

    尸狗静静看着他,用神识给出了自己的回答。

    “不是。”

    “但他离开的时候,你没有阻止他。”

    “当年你把他关进这里的时候,我也没有阻止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