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道朝天 > 第三十章皇位继承的问题
    走到侧院没有几步路,井商低着声音、拣着自己觉得重要的事情说了说,比如几位官员尝试交好自己、前年皇上召见了自己一次,再就是这些年顾家暗中送来不少银钱,顾清每年还会让人送来丹药。

    井九没有对前面那些事情发表意见,说道:“顾家送来的钱可以用,那些丹药可以吃。”

    不是因为师徒关系,而是因为顾清办事他很放心。

    井商知道井九喜欢清静,把他送到门前便回了。

    推门进屋,井九看着那位年轻的鹿国公世子,略有些意外,说道:“你父亲呢?”

    鹿鸣恭恭敬敬说道:“父亲有事外出,我已经通知他回来。”

    井九说道:“我有些好奇,国公府里一直有人等着?”

    ——等着那只名贵的瓷器被一颗圆石珠砸碎。

    鹿鸣老实说道:“父亲很少上朝,大部分时间都在家里,最开始那些年很是接了些奏章。”

    鹿国公怠于政事,在朝歌城非常出名,只是再如何被攻击,神皇也不理会,官员们自然渐渐品出了味道。

    “当然他不会一直在府里,还有专人负责听声音。”

    鹿鸣接着说道。

    井九看着他的脸,想到很多年前鹿国公也是这样年轻,说道:“他都告诉你了?”

    “是的。”

    鹿鸣的声音有些微微颤抖,显得很紧张。

    他是国公世子,身份尊贵,修行者见得多了,不会太过在意,哪怕是青山宗的仙师。

    问题在于井九不是一名普通的修行者,而是国公府过去及未来都需要好生侍奉的主人,是一切的源头。

    井九说道:“现在是什么局面?”

    无论在雪原还是青山,他都没有关心过朝廷的局面以及皇族的动静。

    因为皇帝的寿元还有些年头,以他的能力自然能够控制好一切。

    鹿鸣知道他最想了解什么,直接说道:“一切如常。”

    一切如常,便不寻常。

    井九知道景辛没有被送去果成寺,本以为是皇帝想缓缓行之,现在看来却似乎另有内情。

    果不其然,随着鹿鸣接下来的讲述,他才知道景辛非但没有被废,而且声望渐隆。

    如果是鹿国公亲自讲述,或者会说的更隐讳些,鹿鸣终究年轻,而且有些紧张,所以说的非常直接。

    “中州派的态度非常明确,而且支持的力度越来越大。”

    井九有些不解,说道:“洛淮南不是已经死了?”

    当年在旧梅园里,他与赵腊月已经看穿了景辛与洛淮南之间的关系。

    问题是洛淮南已经死了多年,为何中州派还会继续支持景辛?

    鹿鸣没想到他居然不知道中州派与大皇子之间的关系,解释说道:“景辛皇子的母妃是白真人爱徒,当年难产而死。”

    井九没有听皇帝说过这件事情,想来必有隐情。

    如果此事为真,洛淮南原来只是执行宗派的意志,不管他活着还是死去,都不会影响到中州派对景辛的支持。

    中州派对朝廷的影响非常大,就像是果成寺对皇族的影响。

    关于皇位继承,果成寺不会发表任何意见,中州派的态度便显得特别重要。

    井九忽然问道:“一茅斋呢?”

    除了中州派与果成寺,对此事具有影响力的便是那些书生。

    景氏皇朝能够对抗雪国兽潮,能够维持统治,真正依靠的是一茅斋。

    那些书生在军队、普通官员以及百姓心里的地位非常崇高。

    “斋里的先生没有发表意见,但胡贵妃生的那位皇子……”

    鹿鸣苦笑说道:“先生们明确表示反对。”

    现在宫里只有两位皇子,一茅斋反对胡贵妃的皇子,与支持景辛还有什么区别?

    井九说道:“看来那位胡贵妃的日子很不好过。”

    鹿鸣说道:“不过……也不算太难过。”

    井九说道:“何解?”

    鹿鸣看了他一眼,说道:“五年前赵家忽然进宫给胡贵妃送了年礼,此后便一直没有断过来往。”

    赵家,就是赵腊月在朝歌城的家。

    这件事情在朝歌城里引发了很多议论,而且影响一直持续至今。

    当年很多人都以为因为竹贵、竹介两兄弟的事情,胡贵妃仇恨难解,才会有赵腊月被暗杀一事。

    谁能想到局面会忽然变成这样。

    胡贵妃被中州派放弃,一茅斋又明确表示反对,面对如此大的压力,她的日子还不算太难过,便是因为这件事情。

    从来没有参与过朝堂之事的青山宗……忽然表明了自己态度!

    中州派与一茅斋再如何强势,底蕴深厚,也必须重视。

    ……

    ……

    鹿鸣从地道里离开,请父亲去安排井九今夜进宫的事宜。

    看着屋子里与几年前完全一样的摆设以及桌上那盘棋,井九的心情稍好了些。

    他取出竹椅躺下,白猫从袖子里钻了出来,很熟练地趴到他的胸口,然后有些嫌弃地转过脸去。

    井九没有注意这些细节,想着刚刚知道的这些事情。

    杀洛淮南时,赵腊月与胡贵妃有过合作,而且她隐约知道胡贵妃是井九选中的人。

    他不理会这些事,总要有做事的人。

    只用了很短的时间,井九便想清楚了此事,也明白柳词与元骑鲸的默认背后隐藏着怎样的想法。

    真是麻烦。

    井九伸手揉了揉猫,心想真应该把顾清带着。

    ……

    ……

    夜色最深的时候,井九来到了皇城某处,鹿国公把他迎了进去,整个过程非常简单。

    井九很平静,就像是回家一般自然。

    藏在他袖子里的白猫则有些紧张。

    作为青山的镇守神兽,它的境界实力深不可测,但在这里依然有些警惕甚至不安。

    朝歌城有大阵保护,皇城里的阵法更是由七大宗派联手布置,便是破海上境的强者,在这里也撑不过片刻。

    鹿国公把井九带到御书房前,便转身望向身前的广场,光线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长。

    御书房里传出一声叹息。

    鹿国公看着地面上自己的影子,眼皮微耷,困意十足,像是什么都没听到。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御书房的门被推开,井九走了出来。

    鹿国公睁眼醒来,带着他向皇城外走去,低声说道:“陛下想谋千世太平,所以不容易。”

    井九说道:“带我去看看那位小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