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道朝天 > 第三十九章镇魔狱的蚊子
    失去了一切,便再无所失去。

    无所失去,自然无畏。

    冥皇静静看着井九,如深渊般的黑眸里微光流动,那代表着情绪的微妙变化。

    同病相怜还是尊敬?

    冥皇问道:“你说要入冥帮我重建传承,且不说难度极大,便是你真做成了此事,多年之后时局变化,上界或者再难镇压我族,难道你不担心到时候,我的传承者会成为人族的祸害?”

    井九说道:“冥部从来不是或者说不应该是人族的祸害,就像人族也从来都不是仙界的祸害。”

    冥皇说道:“太平当年也是这么对我说的。”

    井九说道:“这些道理确实来自于他,因为我很少想这些事。但我认为他说的有道理,至少在这一段上。”

    冥部民众尤其是那些实力强大的妖人,一生中最想做的事情便是通过深渊、或是爬出通天井来到人间。

    因为人间有阳光有灵气,有更适合生命的环境,还有真正的天空。

    就像人族修道者想要飞升一样,所有生命都向往着更广阔的世界,更高更远。

    这没有什么错。

    就像邪道宗派想要拥有一条灵脉,这也不是错。

    只是人族刚好在这里。

    只是那条灵脉早已经被青山得了。

    对人族与青山宗而言,你要来抢我的东西,自然便是错。

    立场不同罢了,只看你站哪边。

    井九只能站在人族的立场上思考这些事情。

    当年在朝歌城,他曾经与赵腊月说过一次这方面的问题。

    修道者不是普通人,但与普通人之间也不是人与羊的关系。

    同源同种,自然同族。

    ……

    ……

    冥皇说道:“我没有别的问题了,你如果能帮我做一件事情,我就教你。”

    确认杀死井九很难,而且就算杀死他也找不到冥皇之玺,希望便可以降低为期望,回到最初的谈判。

    冥皇的这句话等于已经同意了井九的条件,只是需要一个台阶,那么这件事情想来应该不难。

    这件事情确实不难,但很荒唐。

    万物毁于眼前都不会眨眼的井九,都怔住了很长时间。

    “你不要这样的看着我。”

    冥皇正色说道:“如果你像我一样在这里住了六百年,就能知道天天有一群蚊子在身边是多么烦人的事情。”

    井九很认真地说道:“有蚊子就应该打死,打死了就没有蚊子。”

    这是一句废话。

    很久很久以前就曾经说过,废话往往就是真理。

    那么冥皇解决不了这个麻烦的原因,自然是因为这个题目已经超出了这个真理涵盖的范围。

    镇魔狱的蚊子,是打不死的。

    井九没有听懂。

    冥皇说出了自己苦思六百年后得出的猜想。

    ——太常狱与天地隔绝,没有时间与空间的概念,永世不变,蚊子是太常狱的一部分,自然不变。

    不变,就不会死。

    听到这个猜想,井九沉默了很长时间。

    他还是觉得这件事情太荒唐,太不真实。

    即便那些蚊子是太常狱的一部分,进入到冥皇的小世界后,按道理来说,便应该变回正常的蚊子。

    用果成寺禅宗的话来说,这便是因果成线。

    “那些蚊子每天不停地在你耳边飞,嗡嗡地叫着,真是烦心至极,偏又打不死,急死朕也。”

    冥皇的脸色有些苍白,似乎真有些畏惧。

    井九忽然想起一件事情。

    他准备带着阿大一道进镇魔狱,结果被阿大拒绝。

    阿大给出的理由里最后一条便是镇魔狱里的蚊子太多。

    当时他没有在意,现在想来确实有些问题。

    镇魔狱里环境如此严酷,为何会有如此多的蚊子。

    就算蚊子再多,像阿大这样的神兽又怎么会怕?

    看起来,镇魔狱的蚊子确实是个麻烦。

    只是他还是不明白,心想以冥皇的境界,就算真打不识,闭了自己的感知便是,有何可烦?

    看他神情,冥皇猜到他的想法,说道:“即便你感知不到,它依然在那里。”

    井九曾经与禅子论道百日,很轻松地听懂了这句话,说道:“我可以传你真正的清净观。”

    “不要。”

    冥皇毫不犹豫说道:“你师父带我参观过果成寺,白骨观还能接受一二,真持了清净观,活着还有甚意思?”

    井九心想活着自然有活着的意思,只是并非那些意思。

    这种时候他不会与对方坐而论道,说道:“蚊子在哪里?”

    入镇魔狱已有十余日,除了在黑暗空间里漂流的那段不知时间,大多数时候他都在这片青翠的山谷里。

    为何他没有遇到那些能令冥皇色变的蚊子?

    “你我说话这段时间,我已经用魂火赶走了很多次,那些蚊子没去你那边,对啊……”

    冥皇露出不解的神色,说道:“为何那些蚊子不来烦你?难道你的血是臭的?”

    井九没有理他,说道:“既然你能用魂火赶走蚊子,为何还要犯愁?”

    冥皇微怒说道:“难道我生命里的每一天都要不停重复做这件事情?”

    井九心想那确实太惨,建议道:“你可以做个蚊帐,或者干脆修个房子。”

    冥皇说道:“没用,挡不住。”

    井九不明白,说道:“给我看看。”

    冥皇走到他身前。

    井九听到了嗡鸣,却没有看到什么,两眼微亮向四周望去,终于看到了那些蚊子。

    那些蚊子真的很小,即便他用了剑目,依然只能看到很小的黑点。

    他抬手挥向那些蚊子,却什么都没有触到。

    能够避开他的一挥,这些蚊子真的不简单。

    这些蚊子的身体大小超出了自然界的常理,甚至已经超出了想象的上限。

    不管剑意如何凌厉,不管力量如何磅礴,它就像是一粒轻尘,甚至比轻尘更小,如何能斩中它,碾碎它?

    难怪冥皇都杀不死这些蚊子。

    冥皇看了眼他的右手。

    “既然你这么懒,不愿意用魂火为罩,那便只能用最坚硬紧密的材质做个罩子。”

    井九说道:“陛下或者可以试着烧融山石,然后把自己埋在里面。”

    被魂火烧融的山石,只剩下最纯净的石晶,凝固后紧密至极,没有一点缝隙。

    想来那些蚊子的身体再小,也很难穿过那些凝固的岩浆。

    “如果这种方法能行,我难道不会直接用没有凝固的浆岩包裹住身体?我们打小就会这么玩!”

    冥皇恼火说道。

    井九觉得他变成了小时候的侄儿,无法沟通,有些烦人,心想这与我有什么关系?

    那些是镇魔狱的蚊子,又不是青山的猴子。

    他说道:“你应该让关住你的人来解决这个问题。”

    “刚才说过,这里除了你谁都来不了。”

    冥皇看着他微嘲说道:“你应该很清楚,就算那条龙也没办法到这里来。”

    除了井九谁都不行,风雨都不能进。

    冥皇之玺只有一个。

    大海无法进入一滴水里。

    井九不认同这种说法,如果大海有意识的话,可以让意识进入每一滴水珠,与里面的渺小的生命对话。

    只不过那道意识到底能不能被视为大海本海?

    井九不想继续思考这个问题,问道:“你与它们共处六百余年,有没有发现它们怕什么?”

    冥皇说道:“没有发现,但以前听你师父说过,它们惧怕雷威。”

    青翠的山谷忽然变得安静起来。

    井九静静看着他,看了很长时间,说道:“那他有没有告诉过你,青山有雷魂木?”

    冥皇神情不变,说道:“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