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道朝天 > 第四十章春天正是读书天
    井九说道:“如果我随身带着雷魂木,这时候拿出来做两把躺椅,倒是不错。”

    冥皇知道他已经猜到了自己的想法,叹了口气说道:“何止不错,简直快活。”

    井九说道:“你想的这个方法确实不错。”

    他自然不是在说驱蚊的方法,而是冥皇想到的脱困之法。

    那人拿到雷魂木后,用了冥部的转魂之法,借由一名冥部妖人逃出了剑狱。

    冥皇对转魂之法的研究自然更深,如果他拿到雷魂木,说不定也可以借由第二层的那些囚徒逃出去。

    他把那人关进剑狱的时候,冥皇早已在镇魔狱里,自然不知道那人用的方法。

    冥皇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想到这种方法,只能说明他的智谋水准并不逊于那人。

    井九问道:“像你这般聪明冷静的人,怎么会被他骗到地面来?”

    冥皇感慨说道:“当然是因为他很能骗人,而且我确实很想上来看看。”

    没有修道者不想飞升,没有冥部的人不想来到人间,虽然两者的难易程度还是有很大差异。

    普通的冥部强者还可以通过各种方法,来到地面晒晒太阳,但……

    冥皇淡然说道:“我不能上来,登基之后就更加不行,所以我想趁着登基之前上来看看。”

    井九明白他的意思。

    神皇不可能去雪原,冥皇也不能来人间。

    臣民们会以死相谏,或者干脆先让你死,免得你被敌人抓住,最后拿来羞辱以及威胁我们。

    皇帝再重要,也不如整个国族。

    井九问道:“你应该很清楚此行的危险,为何最后还是会被抓住?”

    冥皇说道:“因为我输给的不是计谋,而是力量。”

    说完这句话,冥皇便沉默了,不再说当年的事情。

    井九也沉默了会儿,说道:“你还想赶蚊子吗?”

    冥皇说道:“当然。”

    井九教了他一道风雨道法。

    风雨道法乃是大泽绝学,青山宗与大泽交好,也有所接触,虽然不是最高阶的那几种道法,但已经够用。

    冥皇是何等人物,虽说修行体系与人族不同,这种低阶道法自然难不住他。

    没过多长时间,他便把这种风雨道法学会,一时间青翠的山谷里乌云密布,狂风拂面,似有暴雨将至。

    感应到风雨的气息,冥皇身边的蚊子似有些不适应,渐渐飞散,但并未走远,依然停留在数丈外。

    冥皇看着天空里的阴云,皱眉说道:“威力太小,而且维持太累,与我用魂火赶蚊子有何区别?”

    井九说道:“你可以把道法刻进阵图里。”

    冥皇明白他的意思,摇头说道:“这里与天地隔绝,若要阵图长时间运转,阵图威力必然极为微弱。”

    井九说道:“有风雨便好。”

    冥皇没有再说什么,把道法刻进了阵图里。

    就在阵图运转的一瞬间,天空里乌云便开始急剧缩小,风也变小了很多,刚落下的雨水变得极为稀疏。

    片刻后,阵图稳定下来,云雨变成了很小的一块,静静悬在井九与冥皇的头顶,只有数丈方圆。

    那些蚊子已经适应了环境的变化,再加上这片云雨实在太小,纷纷飞了过来。

    冥皇没有说什么,看着井九等着下一步的安排,他确定这个青山弟子心思缜密,必有后着。

    井九从破烂的袖子里取出一个铃铛,有些犹豫。

    “品阶不错。”

    连冥皇都赞了一声,这铃铛自然很不普通,乃是瑟瑟赠给井九的礼物。

    若让瑟瑟知道井九把她精心挑选的铃铛用来做这种事情,一定会非常生气。

    那样的话,将来她要井九办的事情肯定会麻烦很多。

    井九也是想到此节才有些犹豫,万一将来她要自己去杀光悬铃宗的长老们怎么办?

    不过将来的事情将来再说,想来她也不会知道这个铃铛被自己留在了镇魔狱里。

    铃铛离开他的掌心,自行飞入阴云里。

    那些蚊子已经重新飞回冥皇的身边,发出极其低微的嗡嗡声,奇怪的是并没有落下吸血的意思。

    阴云里响起一声清鸣。

    不愧是悬铃宗最高阶的清心铃,铃声回荡在山谷里,青草更加挺拔,花瓣更加娇嫩。

    井九与冥皇都觉得心神清明了几分。

    最奇特的变化在声音起处。

    那片阴云随着铃铛的震动而流转起来,里面出现了一道闪电。

    那道闪电很小,约摸手指粗细,如筷子一般长。

    那道小闪电与地面的距离太近,自然无法发出轰隆的雷鸣,只是发出了咔嚓一声轻响。

    就像谁的筷子被折断了,而且不是相对坚硬的木筷,是竹子做的。

    华盖般的云。

    筷子般的闪电。

    餐桌上的声音。

    一切都是那样的可爱,就像那只在云里时隐时现的小铃铛。

    ……

    ……

    可爱,自然没有太多杀伤力,但用来赶蚊子已经足够。

    冥皇至少在这点上没有说谎,那些蚊子确实惧怕雷威,纷纷飞散,避入山谷的石缝与草根里,不敢出现。

    井九望向冥皇。

    冥皇面露微笑,看来是很满意效果,然后笑容骤敛,没有任何预兆便开始讲课。

    “魂火并非自生,而是我们入冥河试炼,寻找到自己的冥火,就像你们青山弟子寻剑一般。”

    “把冥火纳入体内,同样也是冥河试炼的一部分,我们称之为拥火。”

    冥皇说道:“其后便是最紧要的一步,如何把冥火融入血脉,生成魂火。”

    朝天大陆与冥部之间的通道一直存在,接触自然难免。

    最近两千年没有什么大战发生,双方仇恨渐解,各种偶然与必然的联系慢慢增多。

    魂火的来历与修行方法,已经不再是冥部的秘密,尤其是对井九这样的人来说,更是如此。

    但他还是听得很认真,没有打断对方的说话催促。

    冥皇说道:“既然你不是想修魂火,这些对你没有什么意义,那就随便说说好了。”

    井九说道:“请详细说来。”

    当年师兄对他说过冥部的修行法门,但终究不及一位冥皇亲自解说,这种机会实在太少。

    冥皇既然答应了教他,自然也不会嫌麻烦,把接下来的魂火境界及修行法门都详细地讲述了一遍。

    井九神情专注地听着。

    世间万事,他只关心一种。

    所以他看着懒散,其实修行在这件事情上非常认真。

    清脆的铃声不时响起,与冥皇的声音一起在青翠的山谷里回荡。

    青草更绿,紫花更紫,微风更软。

    大好春光。

    怎能不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