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道朝天 > 第四十二章听碗、玩猫、宣官
    乍暖还寒的时候已经过去,春意极足,正好将息。

    在这段日子里,不要说是朝廷衙门、官私书塾,就连戏院的生意都要差很多。

    出名怠政的鹿国公不知为何忽然变得勤勉起来,虽然还是没做什么正事,只是坐在椅子里喝茶,但连续数十日都没有请病假的他,还是让朝中的同僚以及太常寺的下属们惊奇万分。

    此时看着他在春日下往衙外走去的身影,太常寺的官员吏属们才觉得一切回复了正常。

    鹿国公挥手让送行的官员们散掉,看了眼站在人群外不起眼的井商,想了想还是没有让他上前说话。

    上车后他从抽屉里取出一块晶石握在手里,借着灵气恢复精神,同时平静心情,然后问道:“确认破了?”

    国公府的管事这时候在车外,自然不是他问话的对象。

    鹿国公问的是坐在车子里的一位瞎子。

    那个瞎子头发花白,衣着朴素,已然苍老,却很有精神。

    老人是鹿国公当年在北方从军时的亲兵,受伤后被国公接进了府里,接受了这项枯燥却非常重要的工作。

    “属下听得清楚,碎的是青花盏。”

    鹿国公自然不会由人长时间停留在那个房间里,又要时刻准备,这位瞎了的老卒便成了最好的人选。

    在国公府里,这位老卒表面的职司是负责养鸟,住的离内院很近,谁也不知道他的真实任务其实是听碗。

    ……

    ……

    鹿国公经由地道来到井宅,抬头便看到了一身风尘的顾清。

    身为剑修,居然给人一种风尘仆仆的感觉,可以想见他来的非常急。

    鹿国公却有些不满意,说道:“这都已经多少天了?”

    很明显,他嫌顾清来的太晚。

    顾清也是无奈,他并非赵腊月与井九这样的二代师长,想要离开青山必须提出申请,然后得到批准。

    虽然青山对这种事情查的并不严,他也可以像上德峰的段莲田、两忘峰的简若山那样偷偷离开,但他此行的目的地是朝歌城,井九在信中隐约提到他此行可能会在宫里停留,那如何瞒得过人?

    神末峰再如何孤清,这等流程总还是要走一下,不然会显得太不尊重其余诸峰。

    没想到的是,以往并不在意这种事情的诸峰师长今次却非常认真,到底同不同意顾清去朝歌城,引发了一场很激烈的争执。直至某夜赵腊月从闭关的洞府里出来休息,闻知此事让元曲走了一趟,第二天顾清才得到了许可。

    如此一来时间便被耽搁了很多,等他来到朝歌城,这里已经落了几场春雨。

    顾清解释了一下原因,便问鹿国公自己此行的真正目的。

    井九在信上隐约提了几句,他猜到了些许,只是无法确定。

    听到鹿国公的话后,顾清想了会儿,问道:“夜里能不能入宫?”

    他感觉到了鹿国公的焦虑与急迫。

    此时春日已斜,院子里的海棠树落着花瓣,被暮光照耀的仿佛无数朵火。

    鹿国公想了想说道:“你先好好休息,不急在这一夜。”

    他确实有些焦虑,因为青山宗的争执,说明对于神末峰想做的事情青山内部的意见并不统一。

    如果最后青山宗选择置身事外,井九的安排该如何落实?

    至于井九这时候在镇魔狱里做什么,有没有遇到什么危险,鹿国公更是想都不敢想。

    井九进入镇魔狱的第二天,鹿国公便想办法确认了他已经逃离囚室,那么现在他去了哪里?

    ……

    ……

    星光入窗。

    顾清盘膝坐在地上,闭目静修,却一时担心师父的安危,一时想着明日入宫后的事情,道心难静。

    他站起身来,走到桌边,望向那盘著名的棋局,却又发现怎样都看不懂,只好走到窗前看夜色。

    夜色里不知何处传来一声猫叫。

    猫叫并不凄厉,也不难听,应该不是发春。

    一只白猫像鬼一般出现在窗台上。

    顾清有些吃惊,赶紧行礼:“见过白鬼大人。”

    阿大居然没有随着师父离开,这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也让他更加担心。

    白猫抬头冷傲地看了他一眼,表示有自己看着,怕什么呢?

    它哪里知道顾清并不清楚井九去做什么,正是因为想着井九此次出行居然专门带着它才有些不安。

    顾清目送白猫离开。

    在神末峰上相处久了,他自然不像最初那般畏惧这只猫,但该有的礼数绝不会缺。

    白猫消失在井宅后园,他准备转身,却看见师父的那个侄儿偷偷溜到了院墙下面,不禁有些疑惑。

    那个小男孩叫井梨。

    也许井九自己都不知道,但顾清知道,因为师父的所有事情他都要帮着打理好,包括在凡间的亲人。

    他想了想,跟了过去。

    来到井宅后园,看到眼前的画面,他有些吃惊。

    井梨在园子里寻找什么,低声喊着:“咪咪,咪咪,你在哪里?”

    一只白猫从草堆里慢慢走了出来,一脸嫌弃地看着他。

    这只白猫自然就是那只白猫。

    井梨见着它现身,开心地快要跳了起来,说道:“我还以为你走了。”

    白猫很敷衍地喵了一声,表示老子暂时还不会走。

    井梨上前,小心翼翼地伸手摸了摸白猫的头,说道:“我们来玩吧……”

    听到这句话,白猫的眼睛亮了,伸出右爪从野草堆里扒出一副骨牌,推到井梨的身前。

    忽然它想到什么,转身望向后园某处阴影,眼神锋利如剑。

    顾清正在震惊中,醒过神来,赶紧望天表示自己什么都没有看到,然后敛神静气,悄无声息地离开。

    ……

    ……

    第二天清晨,顾清便随鹿国公一道入了宫。

    井九的意思非常清楚,他们自然不用瞒人,甚至有些刻意地在大朝会之前出现。

    鹿国公与顾清的身影落入了所有王公大臣的眼里。

    青山仙师入宫的消息,顿时传遍了整座朝歌城。

    继而又有新的消息,那位仙师会成为二皇子的先生。

    顾清的身份来历也很快便被弄清楚。

    有些人觉得不妥,因为顾清只是青山的三代弟子,来给皇子做先生似乎身份不够,有些人则是觉得非常合适,因为怎么说他也是景阳真人的直系传人,更多的人则是在关心,从来不理会国朝事务的青山宗……这是想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