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道朝天 > 第五十章时间洪流前的对话
    如果有人伏在地面去看,应该能看到井九的鞋底与地面其实并没有完全接触。

    冥皇伸手指了指他的脚底,井九醒过神来,向下落在实处,变矮了些。

    此时的他多了些存在的感觉,仙意犹在,只是不再那般飘忽,不着痕迹。

    井九望向冥皇,也发现了他身上的改变。

    冥皇的气息变得强大了很多,如漆黑宝石般的眼瞳更加宁静,面部的肌肤依然苍白,却不再那般透明。

    之所以如此并非他的脸皮变得更厚,而是因为他身体的流光消失无踪,也可能是藏在了衣服遮掩的身体里。

    微风自断崖处来,吹动他的黑色衣袖,显得他的气度越发深沉,如夜如渊,仿佛可以吸噬一切光线。

    冥皇的境界实力为何便恢复了如此之多?虽依然不及全盛时期的十分之一,但与三年之前已经是截然不同的两人。

    为了剑鬼之道,井九与冥皇进行了长时间的讨论,想来会让冥皇有所感悟,但肯定有更重要的原因。

    铃声响起,然后是喀嚓一声轻响,阴云里生出一道闪电。

    井九的视线落在那处,然后望向阵图与那些藏匿在清风里的蚊子,明白了原因。

    “原来你并非觉得用魂火驱赶蚊子太过麻烦,而是因为你的魂火对这些蚊子无用。”

    他对冥皇说道:“更准确地说,你没有办法对付这些蚊子,所以三年前才会让我帮忙。”

    冥皇眯了眯眼睛,问道:“你何时知道的?”

    井九说道:“最开始的时候就知道。”

    这是很简单的推理。

    这里是镇魔狱,冥皇可以说是人族历史上最重要的囚犯,居然会有蚊子出现在这里,自有深意。

    如果冥皇能够杀死或者轻易赶走这些蚊子,那深意便会荡然无存,那么就不应该有蚊子。

    “不错,这些蚊子是太常狱的一部分,专门设计用来吸噬我的魂火,所以我没有办法解决,而你可以。”

    冥皇说道:“这些蚊子每天都会从我的身体里吸走一粒魂火,然后通过罡门进入深渊,送到下界。”

    井九说道:“如此他们才能确认你还活着。”

    冥皇说道:“不错,你们既然要用我威胁我的臣民,那么总要证明我还活着。”

    井九说道:“蚊子没有送你的魂火入冥,难道他们不知道?”

    “我不喜欢冥师,但他很聪明,知道应该如何做,至于那些蚊子……”

    冥皇望向山谷里某处,说道:“那条龙自己都不清楚,云梦山自然也不知道。”

    井九沉默了会儿,说道:“现在冥部已经三年没有拿到你的魂火,他们自然认为你已经死了。”

    冥皇说道:“不错,他们应该已经准备了三年。”

    井九说道:“准备什么?战争?”

    冥皇摇了摇头说道:“不会,他们会推选出新的冥皇,断绝与你们的往来,再不用成为你们人族阴谋家手里的棋子,从此过上平静而幸福的生活。”

    在朝天大陆的传闻里,不天见日的冥部险恶而且无耻,是人族最大的危险。

    谁能想到,像冥师弟子这样的强者对某些人族强者来说也只是受其摆布的打手。

    拥有冥皇处置权力的云梦山和神皇六百年里又从冥部获得了什么好处,更是无人知晓。

    “这么多年来我们总是艰难地来到地面,然后惨淡地被赶回地底,从来没有赢过你们一次,为何人间还是怕我们?因为你们需要子民对我们的畏惧来维持修行者的崇高地位,需要一个敌人来维持你们对朝天大陆的统治。”

    冥皇盯着井九的眼睛说道:“不管是何种方式。”

    井九说道:“但每次都是你们来我们这里,我们没有想过去你们那里。”

    冥皇微讽说道:“如果是你在下界,你会不会想上来?”

    井九没有用沉默来表达态度,直接说道:“会,所以人族与冥部之间的战争不会停止。”

    冥皇说道:“如果你们足够强大,战争就会停止。”

    “我明白你的意思,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你希望冥部甩掉你这个包狱,选出新皇,从此轻装上阵。”

    井九说道:“但你会被你的臣民遗忘,成为遗落在人间的孤魂野鬼,就此死去。”

    冥皇说道:“这是朕身为冥皇应该为臣民们付出的代价,或者说补偿。”

    井九说道:“还是那句话,我瞧得起的人不多,你算一个。”

    冥皇笑了起来,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说道:“你清楚我们打不过你们,所以并不在乎让我完成心愿。”

    这句话有深意。

    井九忽然说道:“我曾见过数万把飞剑在星辰之间燃烧起火,而所有这一切都会消失在时间的洪流里。”

    这段话无头无尾,不知从何而来。

    冥皇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那画面一定很好看。”

    井九说道:“我会代你多看几眼。”

    冥皇看着他的眼睛说道:“以前曾在何处看过?”

    井九说道:“也许是梦里。”

    说完这句话,他收起竹椅。

    冥皇知道他要离开了,说道:“不要忘记答应我的事。”

    井九说道:“既然冥部会另立新皇,我还要去做什么?”

    冥皇说道:“没有玉玺也没有魂火之御,又算什么新皇呢?”

    井九说道:“好。”

    冥皇说道:“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你准备怎么离开。”

    青翠山谷之外,是没有时间与空间概念的黑暗。

    井九说道:“我自有办法。”

    他学会魂火之御后,其实便可以离开这里,但世间又有什么地方比镇魔狱更安静、更适合静修?

    井九望向山谷外的那片夜色,忽然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能找到你吗?”

    冥皇说道:“因为你是太平的传人?”

    井九说道:“中州派不会告诉他镇魔狱的秘密,但他用了很长时间打听消息,最后做了一个很完备的计划。”

    冥皇眼神微变,说道:“什么计划?”

    “救你出去的计划。”

    井九说道:“所以我很确定,当年你从冥部来到人间然后被抓,并不是他的阴谋。”

    冥皇沉默了会儿,说道:“但他当时终究什么都没有做。”

    井九说道:“他那时候还很年轻,没有足够的能力,当他有能力的时候,又被我关进了剑狱里。”

    冥皇说道:“你为何要告诉我这些?”

    井九说道:“我希望你能够得到最终的平静。”

    冥皇微微一笑,说道:“多谢。”

    冥皇道谢是因为井九告诉他太平真人当年的真实想法,也是因为井九先前说的那句话,或者说那个画面。

    井九向青翠山谷外走去。

    冥皇静静看着他的背影。

    井九走到断崖处,忽然停下脚步,转身望向冥皇说道:“送我一个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