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道朝天 > 第五十二章钟声因何而鸣
    第五十二章钟声因何而鸣

    按道理来说,老人应该去镇魔狱下层亲自查看,问题在于潭水里的毒性与腐蚀性太强,他自己也觉得有些麻烦。

    更麻烦的是,就算是他自己去往那处,也会觉得有些恶心。

    他摸了摸肚子,觉得没有什么不舒服,便在崖边坐了下来。

    那只鬼如果想要离开镇魔狱,便必须从这里出来。

    老人在崖边看着下方的碧潭,看了好些天。

    他觉得有些无聊,又有些饿,抬首望向上方,隔空遥遥一抓。

    镇魔狱第一层的山崖间,狂风呼啸,说唱声再次消失。

    某间囚室的门开启,一名瘦高男子被震飞出来,重重落在地上。

    这名瘦高男子乃是一名邪道高手,修为极强,奈何被元气锁所缚,根本无力反抗。

    黑暗的世界里出现一道无形的力量,就像一只看不见的手,抓住那名邪道高手快速倒退。

    不知道用了多长时间,那名邪道高手落下山崖,越过酷热的沙原,来到崖边那名老者的身前。

    老者伸手捏了捏那名邪道高手的上臂,感觉颇为紧实,满意说道:“筋肉不错,邪气饱满,算得上一顿正餐。”

    那名邪道高手隐约知道镇魔狱里最大的忌讳,厉声喝道:“你这妖怪,要杀便杀,休得羞辱我!”

    老者并不理他,双手微微用力便把那名邪道高手的右臂整根撕了下来。

    鲜血迸溅,那名邪道高手痛的脸色苍白,却只闷哼了一声。

    因为断臂,元气锁稍有松动,他调集真元便向脑中轰去,只求速死。

    崖畔出现一道极为霸道的力量。

    老者扼住他的咽喉,看着他面无表情说道:“纵是好汉,死肉也不好吃。”

    说完这句话,他便把那名邪道高手扔落崖去。

    老者挥手之间,那道霸道至极的力量透过指尖,进入邪道高手的体内,封住他的气漩,让他无法动弹。

    那名邪道高手落入极深处的碧潭里,溅起一片绿水,浮沉数次后,便开始血肉销解,沉入潭底。

    老者站在崖畔,看着潭水里的画面,手里拿起那根断臂,像吃萝卜般,吭哧吭哧几口便嚼碎咽下。

    他摸了摸肚子,打了个饱嗝,觉得终于有了些饱意,心情也变得好了很多。

    这时崖下的碧潭里又有动静,一道如白鱼般的身影无声无息地向上游动,破开密密的青萍游到潭边。

    那人在潭底带出一样事物,形状有些怪,像是被雷劈过的树枝,又像是长形的礁石。

    看着这事物,那人说了一句话,背对着崖上的老者站起身来,身躯微震,剧毒潭水便被蒸发成烟,消失无踪。

    那人取出一件白衣穿在身上,接着右手在脸上拂过,用剑罡遮住自己的真实容颜,这才转过身来。

    老者站在崖边沉默不语。

    此人究竟是谁,居然他都无法看穿这层剑罡?

    更令人不解的是,此人居然能够无声无息潜入镇魔狱下层,没有被他发现,而且还能安然回来,视潭水如无物。

    此人的气息境界并不如何强大,为何能够做到这些?

    那必然是在别的方面很强大。

    这样很好。

    越强大的鬼越好吃。

    这只鬼的身体看着如此完美,想来灵气也极为干净饱满,味道必然不错,而且肯定大补。

    若是能吃了这只鬼,自己说不定又能多活好些年。

    想到此节,老者的眼里流露出贪婪的神情,唇角淌下口涎,散发出令人作呕的腥恶味道。

    ……

    ……

    果成寺律堂静室里,玄阴老祖放下手里的佛经,望向身边的年轻人。

    他发现阴三有心事。

    这是很罕见的事情。

    不是说阴三很少想心事,而是阴三哪怕正在想怎样毁灭这个世界,世界也往往毫无察觉。

    阴三把心事写在脸上,说明这事很大,或者说对他很重要。

    即便当初雪国女王生孩子的时候,他也没有这样。

    老祖蹲到阴三面前,小心翼翼问道:“怎么了?”

    阴三说道:“我送了一封信进镇魔狱。”

    老祖知道阴三正在通过不老林办一件事,却不知道这件事情与镇魔狱有关。

    他很吃惊,神情却是平静如常,就像以往很多次那样。

    但紧接着他发现自己的应对有问题,赶紧流露出震惊的情绪。

    他用余光注意到阴三应该没有察觉,松了口气,说道:“那可是镇魔狱啊……”

    玄阴老祖记得很清楚,那天阴三收拾行李准备离开,难道便与镇魔狱这件事情有关?

    阴三的境界太低,如果暴露身份会非常危险,所以他很少亲自出手。

    当初云台覆灭这样的大事,他也只不过去了趟雾岛,与西王孙说了几句话。

    什么样的大事需要他亲自出手?

    阴三没有再说什么,向静室外走去。

    穿过松林留下的阴影,来到塔林里,他从袖中取出一卷佛经,放进一座石塔里。

    恰在这时,果成寺响起了晚课结束的钟声。

    在悠远的钟声里,阴三走出寺庙来到菜园外,看着暮色里仿佛燃烧的宅院,想起地底那条燃烧的冥河,沉默了很长时间。

    镇魔狱的蚊子已经三年没能带回冥皇的魂火,冥河两岸已经隐有哭声。

    但他认为冥皇没有死,反而是证实了他当初的猜测——井九为了解决剑鬼的问题去了镇魔狱。

    从猜想井九进了镇魔狱的那一天开始,他便开始布局。

    这一次他做的更少,更简单。

    他让不老林送一封信进镇魔狱。

    景辛只要不是太傻,便一定会把这件事情告诉中州派。

    不管中州派如何想法,一定都会查那封信,这封信也就等于送进了镇魔狱。

    院墙后传来争吵声,还有油烟的味道,那名胖僧人不知又偷吃了什么,阴三心想世间美味,谁能忍住不吃?

    那条龙一定会想办法吞了井九。

    但难以下咽。

    到时候便会乱起来。

    朝歌城必然会迎来一场地震。

    井九死。

    苍龙绝。

    冥皇出。

    这便是他想要看到的画面。

    他知道那条龙的贪婪,对井九有信心,唯一的问题就是,他不清楚太常狱的情形。

    果成寺的钟声再次响起。

    他看着最后的暮色,心想只能靠你自己了。

    除了我,人间没有谁会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