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道朝天 > 第五十九章镇魔狱里走了一只鬼
    朝歌城的地震还在继续。

    越千门心情更加焦虑,强行要求进入镇魔狱查探情况,却被金明城带着神卫军拦在了外面。

    向晚书等人也赶到了太常寺,神情很是沉重。

    更沉重的当然还是清天司指挥使张遗爱,朝廷高官与中州派弟子两个身份就像两座大山夹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鹿国公在此刻展现了天子近臣应该拥有的素养。他毫不犹豫地丢下太常寺,用最快的速度进了皇宫,把情形报给了神皇陛下,请示道:“如果地震再不停歇,中州派的人肯定会发疯,到时候怎么办?”

    “镇魔狱固然重要,满城百姓难道就不重要?”

    神皇说道:“让中州派的仙师们去帮助朝廷撤离民众,云梦山号称以天下为己任,这种时候怎么能不出力?”

    这话要说道理也没错,但中州派怎么可能放下自家老祖宗不管,去理会那些世俗凡人?

    鹿国公心想如果传话的是自己,只怕会被越千门直接拍死。

    所以去太常寺传旨意的并不是他,而是另外一位皇家供奉。

    “辛苦牛先生了。”

    鹿国公微微躬身送牛供奉驾云离开,看着消失在皇城那边的云驾,心情终于放松了些。

    两大皇家供奉同时登场,便是中州掌门真人来了也应该能拖会儿。

    “传谕诸派,镇魔狱有事,速速来援。”

    神皇的声音再次响起。

    鹿国公有些吃惊地看陛下一眼。井九潜入镇魔狱三年的事情陛下肯定知情,镇魔狱今天的异动也只怕与井九有关,为何陛下还主动要求各宗派来援,难道不怕他事泄被擒?

    神皇面无表情说道:“云梦山离朝歌城太近。”

    鹿国公顿时明白了,擦着额头上的汗,赶紧向皇宫深处跑去,准备传书诸派。

    胡贵妃一直就在旁边,完全不懂陛下与鹿国公的对话,但隐约听出来陛下并不喜欢中州派。

    这个发现让她有些高兴,更多的还是吃惊与不解。

    景氏皇族向来与果成寺亲近,治国却是靠中州派与一茅斋。

    她进宫这些年里,陛下对一茅斋表现的颇为尊重,对中州派则是表现的相当信任……难道这些都是假的?

    最根本的问题是,陛下为何不喜欢中州派?

    “你可知道为何中州派始终是天下人心里的第一玄门正宗?”

    神皇转身看着她问道。

    胡贵妃觉得自己先前的喜悦被陛下看穿了,有些不好意思,说道:“想来是因为他们强大,两个通天呢……”

    中州派与青山宗一直竞争着天下正道领袖,这说的是修道界内部。

    但在世人心里,中州派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只有天南百姓不怎么想。

    为何会有这样的认知?关于此事有很多答案,比如中州派地近朝歌城,与国朝关系密切,在官员与民众心里的地位自然更高。有人说是因为最近数十年中州派年轻天才更多,声势更盛,但这个答案在洛淮南死、赵腊月、井九展露锋芒之后已经没有说服力,而且要知道在最近的年轻一代修道天才出现之前,这个认知便一直存在于世间。

    胡贵妃给出的答案最为常见,也最有说服力。

    青山剑律元骑鲸前些年才破境通天,中州派两大通天已经出现了好些年。

    神皇说道:“元骑鲸早就已经通天。有些人说他是故意瞒着青山掌门,其实是瞒着云梦山。只是不知道那对夫妻之间是真有问题,还是太能忍,两个打柳词一个的局面下居然始终没有出手,多年过去,元骑鲸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再瞒下去。”

    胡贵妃第一次听到这些秘辛,惊得声音都颤抖起来:“那……那……为啥呢?”

    神皇说道:“因为千年前最后飞升的那位是中州派当时的掌门,叫做白刃。”

    当时的中州派何等强大。

    随着岁月流逝,世间再无几人知晓白刃的姓名,凡人更是听都没有听说过。

    但那位飞升仙人的影响依然留在了朝天大陆里,甚至可以说是世间万民的意识深处。

    “可是……可是青山宗不是有景阳真人吗?”

    胡贵妃很认真地说道:“陛下,那可是景尧的师祖。”

    神皇没有说什么。

    景阳真人当然了不起,他与太平真人引领着青山宗全面复兴,把曾经险些衰落的青山宗一举提升到与中州派平齐而坐的水准。只是……飞升仙人用何种方式回到世间,带给这个世界的影响完全不同。

    但不管如何说,景阳真人对青山来说都无比重要,对景氏皇族来说更加重要。

    所以他一定不能出事。

    已经有数道强大的气息正在往朝歌城赶来。

    最近的那道气息来自云梦山。

    神皇望向太常寺,发现那边有情况,神情凝重说道:“还没出来?”

    井九还在镇魔狱里。

    神皇心想如果真是如此,自己只能亲自出手了。

    数百年前第一次梅会,父皇与七大宗派定好的规则,将会被他亲自摧毁。

    朝天大陆或者将变成一片混乱的模样。

    但这是他应该做的事情。

    ……

    ……

    太常寺四周的房子已经完全塌了,只有主建筑完好无损,黑色的檐角在微微的烟尘里若隐若现。

    越千门的脸色难看的想要吃人,越发觉得朝廷的反应很诡异。

    来自地底深处的震动越来越频繁,向晚书焦急喝道:“如果龙神出事,谁承担得起!”

    金明城胖圆的脸上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说道:“如果龙神出事,就凭你我进去有什么用?陪葬吗?”

    这话自然有道理,但中州派众人难道能眼睁睁看着自家老祖宗出事不管?

    越千门举手示意向晚书等弟子不要再说,沉声说道:“掌门真人就快到了。”

    听着这话,向晚书等弟子安心很多,心想掌门真人亲至,世间再大的麻烦也会平息。

    这时众人脚下的地面再次传来震动,只不过比前面数十次地震要轻微很多。

    不知何处忽然传来啪的一声轻响,就像吹满气的纸袋被顽童用手指捅破,又像是寒蝉从刘阿大的头顶滑落到寒榻上。

    太常寺某处地面出现了一个洞。

    那个洞不是很大,大概刚好能容纳一个人,边缘极度光滑,就像是用最锋利的剑割出来的一般。

    淡淡的腥臭味道伴着刺骨的寒意从那个圆洞里溢出变成雾气。

    这是怎么回事?

    镇魔狱里出来了个什么东西?

    “在天上。”

    越千门喝道。

    众人纷纷抬头望去。

    碧蓝天空里出现了一个小黑点,隐约能被看到。

    如此短的时间便成为视野里的一个小黑点,这究竟是有多快?

    这是哪位强者的飞剑?

    更令众人震惊不解的是,那个小黑点忽然消失,再次出现时便到了数里高的天空上。

    这明显不是飞剑。

    那是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