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道朝天 > 第六十五章人间与冥皇的第二次谈判开始了
    胡贵妃在窗后听了半晌,终于忍不住说道:“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说这些?”

    顾清自然早就知道她在偷听,说道:“皇子将来要治理这个国家,自然需要知道这些。”

    知道师父已经逃离镇魔狱,他已经平静了很多,更像皇子的师父。

    胡贵妃很喜欢听这样的话,开心地笑了起来,没有再说什么。

    “当年始立梅会的七大宗派里还有果成寺与水月庵,这两家走的是世间路,修的却是世外道,所以算是中立。”

    顾清转过头去,对景尧皇子继续讲解:“风刀教与西海剑派是新晋势力,但因为刀圣与西海剑神的缘故,声势颇盛,当然后者因为云台一役元气大损,数十年里难以恢复。悬铃宗、大泽以及镜宗,也都各有无上道法,但开派后一直没有出现飞升仙人,通天大物也极为罕见,所以只能算作是次一等的宗派。”

    景尧皇子望向天空,认真说道:“我是青山弟子,将来必然与青山关系好,可还是不够,先生说一茅斋可以信任,但听嬷嬷说,那些先生都不喜欢我,那我还应该找谁?”

    晨光照着他的小脸,稚嫩而单纯。

    顾清微怔,说道:“皇族与果成寺的关系向来亲厚。”

    景尧有些不解,说道:“果成寺里不都是僧人?”

    顾清说道:“我不知道原因,长大后你自己问陛下,但在我看来,或者是因为中州派对朝廷影响力太大的缘故。”

    景尧隐约明白了些什么,问道:“我成为青山弟子……中州派是不是很不高兴?”

    顾清说道:“神皇就是要做让各宗派不高兴的事。”

    这句话很有深意,甚至可以说直接说清楚了当年梅会之盟的用意。

    七大宗派与景氏皇族都认同这一点。

    景尧像大人般叹了口气,说道:“也对,我要与皇兄争皇位,反正中州派也不会喜欢我。”

    对话到这里便无法再继续。

    胡贵妃也再无法听下去,直接把顾清从窗外抓了回来,故作神秘说道:“你来,我给你看样好东西。”

    她准备把朱雀玉卵捧起来给他看,却发现顾清正静静看着自己。

    “你在想什么?”

    胡贵妃怔了怔才明白过来,恼火说道。

    “娘娘在想什么?我是想说你不要总打那位嬷嬷给我看……”顾清看着她的眼睛说道:“如果娘娘真是念旧情,送她回家乡便是,有当地官员照应,比在皇宫里留着强,免得将来怎么死都不知道。”

    胡贵妃沉默了会儿,轻声说道:“知道了。”

    这种时刻还有心情说着宫里的闲碎话,自然是因为心已定,就像所有人一样。

    朝歌城里再次生出数十场小地震,但人族最强者都已经到来,还需要担心什么?

    ……

    ……

    “所有人都来了。”

    苍龙神魂化作的老者看着冥皇的眼睛说道:“今日的阵势比当年抓你的时候还要大,不要说现在的你,就算你父亲当年最强大的时候,也只能束手就擒。”

    冥皇感受着镇魔狱外的气息,感慨说道:“不过六百年时间,人族又多了数位通天强者,真是了不起。”

    老者说道:“事实令人伤感,但必须接受,你任何逃离镇魔狱的企图,都只是给了人族一个杀死你的借口。”

    冥皇说道:“确实是这个道理。”

    话音方落,镇魔狱各处裂口里的魂火都飘了出来,变成小冥皇的模样,静静地悬浮在空中。

    这便是冥皇的诚意,或者说态度。

    老者说道:“你想要什么?”

    冥皇说道:“没有蚊子。”

    老者说道:“如果你愿意自行切割魂火送到下界证明你还活着,本来就不需要蚊子。”

    冥皇说道:“我要一片青翠的山谷,真正的那种,我还要能够与我对话的人,最好是我的族人。”

    这便是谈判的具体内容。

    如果老者不同意冥皇的请求,那些魂火便会再次飞入苍龙的身体里,让它痛苦万分。

    老者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这些条件我没有资格答应你,你需要去外面与那些人说。”

    冥皇笑了起来,说道:“我如果去了外面,还如何能够威胁到你?那些人会直接杀了我,根本不会与我谈什么。”

    老者说道:“那能怎么办?这里罡风太盛,神识无法过来。”

    冥皇说道:“你让那些人选个代表到这里来,嗯……不要云梦山的人,如果青山来了人,就要他。”

    老者无奈说道:“你觉得这可能吗?”

    通道里到处都是腥臭而污秽的罡风。

    青山掌门真人怎么可能会来这里。

    冥皇心想确实如此,说道:“我肯定不会出去,你想办法。”

    那些小冥皇般的魂火,离苍龙体内的伤口只有数尺距离,随时可能重新钻进去。

    想着先前身体里的极致痛苦,老者的脸色便有些苍白,声音微颤说道:“你随我去上层。”

    在那里冥皇还是可以威胁苍龙,朝歌城上空那些人族强者的神识也可以抵达此处,双方便可以直接进行谈判。

    冥皇同意了老者的建议,负着双手飘向远方。

    老者的神情变得轻松很多,随之而去。

    经过漫长的通道,来到镇魔狱二层与最底层的连接处,上方尽是悬空的乱石,紫花半隐其间。

    从这里左转便是太常狱,顺着乱石间的缝隙向上而去,便是碧潭。

    冥皇背着双手,如流云般飘进石缝,很快便来到了潭底,那是一片透明的、淡绿色的无形屏障。

    啪的一声轻响,冥皇破开屏障进入碧潭。

    他两眼间生出一道魂火,魂火变成薄膜覆盖住全身,没有露出一点缝隙,把剧毒的潭水隔绝在外。

    冥皇向着碧潭水面游去,覆盖身体的魂火薄膜缓慢变薄,衣物和头发暂时没有被潭水腐蚀的迹象。

    幽绿的潭水从身上滑落,他站了起来。

    老者已经提前出现在潭边,脸上带着一丝诡异的笑容静静看着他。

    “你笑的很难看,总会让人觉得不怀好意,似乎随时准备出手偷袭。”

    冥皇停在离潭边数丈远的地方,微笑说道:“如果我不是确认你这个神魂不是我的对手,或者还真的信了。”

    说着不相信,实际上警惕已生,不然他为何会停下脚步?

    老者的笑容更盛,嘴咧的更开,更加难看。

    陡峭的千丈悬崖里忽然迸出无数块石头,然后轰然倒塌!

    黑暗的天空就像忽然失去了支撑,向着地面垮落,同时潭底以及四周的大地则是疾速抬高。

    只是瞬间,本来极为开阔的镇魔狱空间变得极为逼仄。

    这不是倒转乾坤,倒转乾坤是对空间位置的改变,老者是直接把天地缩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