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道朝天 > 第六十八章不甘心的刘阿大以及某些隐意
    黑暗的镇魔狱里,只有老者一个人。

    如果有人能看到这幕画面,一定会觉得非常奇怪。

    老者在与自己对话,在与自己争吵。

    他时而愤怒,时而绝望,时而畏惧,时而怨毒,有些时候却又平静的近乎漠然。

    接下来老者开始伤害自己。

    他用了无数神通想要斩开自己,就像农村里那些无知的妇人,想要挖出自己身体里的鬼。

    他甚至再次施出了壶中天地,把镇魔狱变成了一个小房子。

    天地变色,雷电交加,大地震动,烟尘无数,最终一切归于平静。

    老者浑身是血,跪在地面,抱着头,面容不停变化,就像两个人在布幔里不停挣扎,凄厉地喊叫着。

    “你不能杀我!不要杀我!求求你!我才活了几万年,还没活够……”

    ……

    ……

    就在不远的地方忽然响起一道声音。

    “杀了它。”

    那声音有些虚弱,但很平静。

    又有一道声音响起。

    “请杀了它。”

    那声音很平静,但很坚决。

    紧接着,越来越多的声音在四周响起。

    这些人都是镇魔狱里的囚徒。

    镇魔狱变小了很多,他们便都来到了近处。

    不愧是曾经的邪道高手与可怕的妖修,经历了壶中天地的巨变,居然还能活着。

    他们都在说杀了它。

    只有一位冥部强者说的内容不一样。

    他只希望冥皇陛下能够活下去。

    哪怕他就像镇魔狱里所有囚徒一样,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换来苍龙的死亡。

    “杀了它!”

    囚徒们的喊声汇在一起,极有节奏感,就像是愤怒的战歌。

    ……

    ……

    朝歌城里再次迎来一场剧烈的地震。

    洞里正在下降的水面忽然涨高,无数道瀑布从那些裂缝里喷射而出。

    布秋霄与越千门飞到高处向地底望去,神情凝重,其余的人早已退到极远的地方。

    天空里的那些强大气息也离朝歌城更近了些,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有些令人震惊的事情正在发生。

    太常寺废墟里,刘阿大还是蹲在那块石板上,尾巴竖得极直,盯着镇魔狱所在的那个地洞。

    污水蔓延开来,地面一片狼籍。

    它的眼神极为锐利,就像一道剑般,盯着某个不起眼的地方,尾巴微微摆动,随时准备出击。

    在废墟的某个角落里,有条很细的黑蛇正在那里扭曲挣扎,鳞片剥落,满是伤痕。

    无论是布秋霄与越千门,还是更远处的那些通天大物们,都没有发现这一点。

    刘阿大轻提前爪,悄无声息向前踏出一步,便要偷袭对方。

    一只手忽然从旁边伸了过来,抓住它的后颈,把它拎了起来。

    战斗状态里的白猫非常可怕,就算来的是中州派白真人它也会向对方脸上挠去。

    看着来人它却没有出手——当然不是因为那张脸生得太漂亮。

    刘阿大很是震惊不解,心想那条蠢龙现在变成了一条小黑蛇,为何你不让我赶紧上去把它切成数截,然后你我分着吃掉,却要阻止我?

    井九没有说话,把它抱在怀里,往满是雨水与烟尘的地底走去。

    镇魔狱四周的地底都有阵法,而且极为坚硬,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竟没有触动阵法,走了进去。

    消失于地底之前,他回头看了一眼那条还在泥泊里挣扎的小黑蛇。

    ……

    ……

    那条小黑蛇弹离地面,来到数百丈高的天空里,扭曲挣扎,迎风一摇而涨。

    十余息后,小黑蛇便变回了苍龙的本体。

    朝歌城上空忽然出现如此巨大的事物,带来无数狂风,不知吹掉了多少建筑的屋顶,卷起多少烟尘。

    黑色的巨龙横亘在天空里,长约数十里,就像远方黑色山川在天空里的投影,又像是一道极阴沉的雨云。

    苍龙继续挣扎滚动,显得极为痛苦,偶尔会有鳞片脱落,落到朝歌城里,砸出深坑,击毁房屋。

    布秋霄飞至更高处的天空,看着下方这条巨龙,神情凝重。

    越千门亦是避到了远处,更是目眦尽裂,想要上去帮助龙祖老祖,却无法近身。

    苍龙的痛苦挣扎还在持续,眼神里的挣扎与痛苦却渐渐淡去,变得有些木然。

    忽然,龙尾在南城附近摆动击碎一片云团,调转身形,似乎便要往北方离去。

    “诸位道友,出手吧。”

    青山掌门柳词平和而坚定的声音从天空里落下。

    包括他在内的很多大人物都已经看出来,苍龙的神魂已经被冥皇控制,再无理智。

    如果任由苍龙离开朝歌城,冥皇说不定还真有秘法逃走。

    这是朝天大陆人族无法允许的事情,为了避免冥皇逃走,便是连苍龙一道镇杀也是不得已的事情。

    莲云深处,禅子宣了一声佛号。

    青帘小轿里,水月庵太上长老保持着沉默。

    布秋霄保持着沉默。

    中州派掌门谈真人也保持着沉默。

    沉默不代表相同的看法,水月庵的沉默是默认,布秋霄的沉默是为难,中州派掌门真人的沉默自然是反对。

    苍龙乃是中州派镇山神兽,被中州派弟子视为老祖,他怎么可能让它在自己眼前出事?

    忽然有一道冷冽而略显木讷的声音响起:“先前有人从地底遁走,那是怎么回事?”

    听着这声音,柳词微微挑眉,没有再说话。

    莲云里的禅子也沉默了。

    布秋霄微微自嘲一笑,没有说什么,心想原来白真人也到了,那自己这些人的态度还重要吗?

    白真人境界神通举世无双,是与青山掌门等人齐名的大陆最强者。

    她还有一个身份,就是中州派掌门的道侣。

    整座朝歌城都因为白真人的忽然出现而沉默。

    因为她的身份与性情,也因为她说有人刚从地底遁走。

    地面忽然传来一道充满威严的声音。

    “真人难道是想说冥皇从地底遁走了吗?”

    一道金光从皇宫里生起来到天空之上。

    金光夺目,其间又自然蕴着几分慈悲的禅意。

    光线渐敛,露出神皇的身影。

    中州派掌门等人与他见礼。

    无论如何神皇也是朝天大陆名义上的统治者,而且他的境界也并不比到场的这些修道大物弱。

    柳词笑了笑,似乎觉得神皇陛下出现的时机很有趣。

    神皇望向西方某处,对着一直隐而未现的白真人说道:“如果冥皇并未逃走,那便还在苍龙体内,苍龙神魂被迷,如果让它逃离朝歌城,天下苍生便要遭难。”

    白真人没有现身,也没有回答神皇的话,明显非常不满意。

    朝歌城上的苍龙已经缓缓调转了方向。

    高空里的大物们却还是无法得出意见。

    气氛很是沉默,有些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