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道朝天 > 第六十九章四大强者锁冥皇
    朝歌城上空忽然发生了一件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布秋霄望向中州掌门所在的那团云,平静说道:“抱歉,真人。”

    说完这句话,一方砚台从他的袖子里飞了出来,迎着阳光便变大了无数倍,让朝歌城外的原野变暗了很多。

    那方砚台形制普通,色泽幽暗,四周砚壁上隐有龙形,垂出一道极大的龙尾。

    正是一茅斋镇派四宝里的龙尾砚。

    看着这幕画面,柳词有些意外,向来与中州派交好的一茅斋居然会第一个站出来,而且竟是要直接对苍龙出手。

    神皇却觉得正常,一茅斋向来论事不论人,任何事情只要威胁到天下万民的安危,斋里书生便一定会出手阻止。

    而且这本是当年梅会达成的协议之一。

    中州派提供镇魔狱,朝廷负责管理,处置权则在一茅斋手中——龙尾砚便是一茅斋专门用来制约苍龙的法宝,不然朝廷当年怎么敢同意苍龙化身镇魔狱,在朝歌城地底一藏便是如此多年。

    看着布秋霄拿出了龙尾砚,天空里传来白真人的冷哼,却没有别的异动。

    龙尾砚破空而起,带着万丈光毫,击中苍龙的尾部。

    此时的龙尾砚已经变得极为巨大,但与苍龙恐怖的巨大身躯相比,还是非常渺小。

    苍龙的尾部就像是被人贴了一张轻飘飘的发光符纸。

    但不知为何,被龙尾砚触着之后,苍龙的身形便凝滞在了空中。

    依然浑噩的苍龙被惊醒,依照本能拼命地挣扎起来,带起无数狂风,又不知摧毁了多少建筑,但无法动弹丝毫。

    朝歌城里就像是多出了一座无形的巨山,把苍龙的尾巴压在山底。

    片刻后,苍龙知道自己无法挣开这件法宝,放弃了挣扎,悬在朝歌城上空,再次变回那道横贯南北的黑云。

    它的眼眸里流露出痛苦迷惘的神情,似乎不知道现在发生了什么事情,最后那些情绪尽数再次归于木然,只残留了一些残暴的意味,微微喘息,腥臭难闻的味道随着风呼啸而出,从远处新梅园处惊起的鸟触之纷纷坠亡。

    西方天空里的那团云飘进了朝歌城,云团里的白色光毫微敛,中州派掌门真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谈真人在修行界的名气大的不能再大,见过他真实面容的人却没有几个。

    他容貌寻常,唯一特异之处便是额头极为宽广,自然生出一种木讷感觉,却又有天地至广之感。

    谈真人看着苍龙的凄惨模样,眼里闪过一丝微怒,喝道:“冥皇,出来受死!”

    苍龙缓缓地眨了一下眼睛,双眼间忽然生出一道血口,一道黑影从里面飘了出来。

    来者正是冥皇,背着双手,眼瞳幽黑,双眉皆无,苍白透明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我是不是很听话?”

    冥皇看着谈真人微笑说道:“就像当年一样,你们要我上来谈事,我就真的上来了。”

    就在冥皇离开苍龙身躯的那一瞬间,至少四道强大的气息便落在他的身上,直接把他锁死。

    其中一道气息自然是谈真人,还有三道气息竟也不弱于他。

    今日的朝歌城真是集齐了人族最强者。

    与之相较,云台覆灭时的阵势真的要小很多。

    上一次出现类似的画面,还是景阳真人飞升的时候。

    四道无比强大的气息同时锁定冥皇,只需要雷霆一击,冥皇必死无疑。

    但无论是中州掌门夫妇,还是柳词与神皇都没有出手,因为他们已经看出来,苍龙的神魂被冥皇锁在了身体里,或者说这本来就是苍龙的神魂所凝实体,只是现在已经被冥皇占据。

    如果他们这时候出手镇杀,冥皇必死,苍龙亦无幸理。

    朝歌城的天空里起了一阵清风,将苍龙喷出的恶息气息一扫而空。

    伴着一道纯正至极的剑意,柳词来到苍龙身前。

    剑袖随风轻飘,他看轻声说道:“陛下难道不想遵守当年的协议了吗?”

    中州派与青山宗乃是修道界毫无争议的两大领袖。

    两位掌门真人当然是朝天大陆最厉害的人物。

    同时面对这两位真人的质问,绝大多数人应该站都站不稳,话都说不齐整。

    冥皇的脸上却没有任何惧意,淡然说道:“这条贪龙想吃我,我难道就要让它吃掉?”

    这句话的意思很清楚,如果要说违背协议,也是苍龙违背在先。

    “善哉善哉。”

    天空里响起一声佛号。

    禅子凌空而至,一双洁白的赤足在天空里分明醒目,就像无凭里生出了两朵莲花。

    “如果真是如此,还请陛下先放过苍龙神魂。陛下神通惊人,若再晚些,只怕苍龙神魂再无法保存。”

    冥皇有些意外说道:“果成寺现在主事的居然是个小娃娃?说话也是天真可爱。”

    禅子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陛下放心,此事果成寺会亲自查,必有交待,何苦玉石俱焚?”

    冥皇大笑说道:“还能如何交待?深表歉意,然后再把我关进镇魔狱里六百年?”

    禅子认真说道:“若真是苍龙理亏,果成寺愿邀陛下前去塔林清修,我保证无人敢来扰您。”

    冥皇沉默了会儿,说道:“果成寺很清静,我很喜欢,我当年与他说过日后真能太平,我就在那里看看佛经……”

    听着这话,谈真人的额头变得明亮了几分,柳词眼神微亮,都有些意动,布秋霄也觉得如此最好。

    他们都已经相信了冥皇的说法。

    冥皇被白先人封进太常狱里,根本无法出来,六百年的沉默便是证据,如果说有谁能进镇魔狱找到冥皇,把他放出来……那当然只能是苍龙——因为苍龙就是镇魔狱,而且它有吃掉冥皇的渴望。

    天空里再次传来白真人的冷哼。

    她不相信冥皇的说法,也不同意禅子的提议,但现在局势如此,她也不想多生事端。

    只有一个人知道冥皇不会答应禅子的提议,那就是神皇。

    因为皇帝不是修行者。

    果不其然。

    “问题在于,被囚在果成寺塔林里与被囚在镇魔狱里有什么区别呢?真实的风景?相同的风景看的时间太长,真假便不重要,而我始终还是你们手里那根锁着下界子民的铁链。”

    冥皇感慨说道:“如此活着,不如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