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道朝天 > 第七十一章早已准备被发现的草蛇灰线
    越千门是中州派排名前十的炼虚境长老。

    他在场间境界修为最高,辈份亦是最高,只有渡海僧与之相提并论,问话时气势自然十足。

    鹿国公神情不变,说道:“任何人都不得进入镇魔狱,哪怕提审也由傀儡负责带出来。”

    事实上被送进镇魔狱里的囚犯早已经被清天司与各宗派压榨得无比干净,很少有提审的情况出现。

    只不过某些邪修境界太高,妖修太强,直接杀死比较困难,所以把他们送进镇魔狱里等死罢了。

    越千门冷笑说道:“当日情形那般凶急,难道都不能破例?”

    “规矩就是规矩,不要说是你我,即便是谈真人亲至,也不能进镇魔狱。”

    鹿国公面无表情说道:“事实上如果不是这么多年都没人进过镇魔狱,世人怎会不知道苍龙居然吃了这么多人?”

    这句反问看似寻常,其实不然。

    众人心想国公不愧是神皇身前第一红人,对着中州派居然也如此强硬。

    越千门喝道:“龙神为大陆安宁牺牲如此之多,吞些邪物算得什么?更何况这本就是协议里的内容。”

    “当年的协议里可没有吃活人这一条,不然朝廷与果成寺还有青山宗谁敢答应?”

    鹿国公静静看着他说道:“便是你中州派……也不敢签字吧?”

    越千门沉默了会儿,说道:“请国公莫绕,这件事情总要有个交待。”

    “事情不是很清楚吗?还要什么交待?”

    鹿国公说道:“苍龙违背当年协议想吃掉冥皇,结果被冥皇控制神魂,最终双方同归于尽。”

    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冥皇临死前的说法,也是能够看到的唯一事实。

    越千门怒极而笑,说道:“真是荒唐,冥皇的话你们也信?那逃走的那人又是怎么回事?”

    渡海僧忽然说道:“镇魔狱之变必然与最开始时逃出来的那人有关,不知道太常寺方面可知道什么?”

    鹿国公有些意外,没想到渡海僧会帮着中州派说话。

    越千门说道:“不错,龙神死前,白真人发现有人从地底遁走,那个人又是谁?冥皇会不会是他放出来的?”

    “逃出镇魔狱的那人境界虽高,但又怎么可能在镇魔狱里不被苍龙发现,还能找到太常狱里的冥皇?”

    鹿国公面无表情说道:“诸位仙师或者不知太常狱里有仙人留下的禁制,除非通天境强者谁能破掉?”

    越千门说道:“但逃走的那人必然有问题,国公为何坚持不同意从镇魔狱的囚徒开始查起?”

    鹿国公说道:“无数年来,朝廷与各家宗派不知道往镇魔狱里送了多少人,难道所有人都要查?”

    越千门冷笑说道:“为何不能查?从最近这些天,一直查到数百年前,任何有嫌疑的对象都不能放过。”

    鹿国公沉默了会儿,说道:“既然越长老坚持查,那便查。”

    越千门忽然觉得有些不对,想再问仔细些,渡海僧已经发话让太常寺开始查以前的卷宗。

    镇魔狱之变里太常寺被直接摧毁成了废墟,好在那些卷宗并非写在纸上,完好地保存了下来。

    那是一件形似玉玦的法器,所有被送进镇魔狱的囚徒都会经由清天司这一关,双方的交接名录便存放在那里。

    清天司方面也送来了大量档案以做对照。

    官员与各宗派的代表,看着光幕上那些向下流动的文字,神情很是专注认真。

    要查那名逃出镇魔狱的人,自然应该从后往前查。

    没用多长时间,很多人便发现了一份档案有些问题。

    幽静的太常寺忽然多了很多声音。

    不是窃窃私语,是移动椅子时椅脚与地面的摩擦声,是放下茶碗时碗底与桌面的磕碰声。

    那名囚犯叫做宋信,据交接名录记载应该是不老林某地的智囊,但关于此人的档案明显有些问题。

    渡海僧传进清天司官员,开始询问清天司缉捕此人时的细节。

    清天司官员很是紧张,他根本不清楚这些事情,只知道这名囚犯是直接送进清天司,由指挥使亲自审理。

    听到这些话,刚有些热闹的太常寺再次变得安静起来,鸦雀无声。

    这时太常寺从玄金傀儡里调取的记录也送到了场间,鹿国公直接翻到相关的页面,眉头微皱。

    和国公问道:“有问题?”

    “这名叫做宋信的囚徒所在囚室的门曾经打开过。”

    鹿国公把手里的傀儡晶核递到渡海僧手里。

    渡海僧用神识感知,神情也渐凝重,说道:“请张指挥使过来。”

    场间变得更加安静,镇魔狱无人能进,除了傀儡之外谁会打开囚室的门?

    有人注意到,自从查到那名叫做宋信的囚徒开始,越千门长老便沉默了,不像开始时那般强硬。

    没用多长时间,在朝歌城里负责组织各宗派重修事宜的张遗爱便被请到了太常寺。

    听到渡海僧的问话,张遗爱沉默了会儿,说道:“那名叫做宋信的囚犯我有印象,他确实是不老林的余孽,至于囚室门为何会开启,应该问太常寺。”

    鹿国公的视线从茶碗里收回,看着他说道:“清天司关于此人的档案有问题。”

    张遗爱直视他的眼睛,说道:“我不明白国公的意思。”

    鹿国公不再说话,低头继续看自己的碗中茶水。

    渡海僧平静问道:“此人是在哪里被抓的,经手的清天司官员是谁?”

    世间万事万物最怕认真二字,再如何缜密的布局,只要查的够细,总能查出问题,总有说不清楚的地方。

    更何况当初中州派送此人进镇魔狱本就是受不老林威胁,事情办的很急,自然有很多疏漏没有来得及抹平。

    越千门的脸色有些阴沉,说道:“大师,为何不先问清楚……”

    渡海僧举手示意他先不要说话,看着张遗爱的眼睛,平静里带着严厉说道:“苍龙惨死,朝歌大乱,这绝非中州派一派之事,若此事真有隐情,还请大人莫要隐瞒。”

    越千门暗道一声糟糕,望向张遗爱,只希望师弟能够想到方法应对。

    张遗爱微微低头,看着脚下的新青砖,不知道在想什么。

    和国公微嘲说道:“那名囚犯叫做宋信……这真是有趣的名字,难道是有人派他进镇魔狱送信?”

    看着场间的画面,无论是太常寺与清天司的官员还是各宗派的代表都有些紧张。

    清天司指挥使张遗爱乃是朝廷里的大人物,此时却被问的无话可说。

    张遗爱忽然抬起头来,说道:“那名囚犯是梁太傅送过来的,别的我不知道。”

    说完这句话,他的眼里出现了一抹释然与放松的情绪。

    越千门盯着张遗爱的后背,眼神微冷。

    ……

    ……

    太常寺里一片死寂,没有任何声音。

    从朝歌城外飞回新梅园的群鸟在天空里经过,鸣声阵阵。

    镇魔狱出事居然与景辛皇子府有关?

    渡海僧沉默片刻,说道:“还请张大人暂时在太常寺里停留片刻。”

    然后他望向鹿国公说道:“今日就先审到这里?”

    鹿国公点点头,起身与堂里众人打了个招呼,便向太常寺外走去。

    所有人都知道,鹿国公这是急着进宫面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