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道朝天 > 第七十九章冷山里的热血少年在看着你
    千年前,血魔教是邪道共主,势力极其强大,哪怕后来被中州等正道宗派联手剿灭,影响力一直延续至今。

    血魔教还有很多法器、秘法也流传了下来,成为现在很多邪道宗派的镇派法宝与隐修之法。

    这些宗派声称自己是血魔教的正统传承,仿佛这样才能让自己在黑暗的世界里拥有更高的地位。

    柳十岁当初得到的那颗鬼目鲮妖丹上附着的秘法,便是流失在世间的血魔教秘法之一,而且是最高级的血魔功。

    这种血魔功可以完美地遮掩妖丹气息,帮助他的境界在短时间里提升无数倍,确实厉害。

    可以想象,如果他真的叛出青山,应该会受到很多邪道宗派的欢迎。

    玄阴宗改派称教,难道是想成为第二个血魔教?

    数百年前玄阴宗确实极盛,称得上邪道第一大派,但后来在与青山宗的争斗里惨败,祖坛被毁,三代老祖变成了不见天日的遁剑者,其后便一直低调蛰伏,为何忽然变得如此嚣张?

    如果说是想以此立旗,带领势衰多年的邪道群魔重振声威,难道玄阴宗就不担心被正道宗派群起而攻之?

    酒楼里的人们从震惊里醒来,纷纷议论起此事。

    “如果要称玄阴教,那教主是谁?还是苏七歌吗?”

    “苏七歌早就废了。”

    “说起来苏宗主当年走火入魔确实有些蹊跷。”

    “蹊跷?谁不知道那是魔胎长大成人之后,为母报仇,偷袭成功,最终把自己父亲变成了一个废人。”

    “噤声!称那位为魔胎,你是不想活了?”

    “你也真是胆心,现在都什么时节了,还用担心这些?”

    如果放在往年,即便是在风刀教坐镇的居叶城里,在满是酒香与肉味的酒楼里,依然没有人敢直接称苏子叶为魔胎,因为怕让玄阴宗的妖人听着,在暗中给害了。

    但现在苏子叶已经被逐出玄阴宗,去了西海,改邪归正,居叶城里的人们哪里还会怕他?

    “不知道苏少宗主在西海知道这件事情后会有怎样的反应,新教主想必就是传闻里那位,真是神秘的狠呢……”

    有人感慨说道。

    井九在楼上听着这些事情,沉默不语。

    如果过冬是他猜想的那位,那才是真正的神秘。

    火锅里的白汤快要熬干了。

    大葱段斜斜地搁在锅沿,有些发软,边缘微焦,看着就像神卫军打废了的灵气炮。

    看着这幕画面,井九明白了过冬想做什么。

    童颜、苏子叶、益州、宝通禅院、改邪归正、这些词语就像最细微的水滴,在他眼前飘了起来,变成一团雾。

    一条道路在雾里若隐若现。

    ——原来你们想杀剑西来。

    井九摇了摇头,望向顾清说道:“裴白发最近在哪里?”

    顾清怔了怔,说道:“云台一役后,裴先生一直在万寿山静修。”

    青山宗与无恩门世代交好,他自然知道这些消息,只是不明白师父为何会忽然关心此事。

    井九沉默了会儿,还是摇了摇头。

    摇头不是感慨,不是惋惜,不是嘲弄,只是否定。

    剑西来是杀不死的。

    就算加上裴白发,还是杀不死。

    ……

    ……

    居叶城外,铁剑破空而起。

    顾清坐在后面,紧紧抱着白猫,问道:“师父,我们要去玄阴宗吗?”

    井九说道:“不,我们去西海。”

    想要从雪原到西海,最近也是最方便的道路便是由居叶城穿过冷山,直低海畔,再沿海岸线南下。

    如果他的目的地不是西海范围里的海州城,而是西海剑派所在的群岛,那么到时候只需要继续向大海深处而去。

    黑色的铁剑在夜色里仿佛隐形一般,没有带出任何剑光,悄无声息前行,但还是惊动了某些人。

    数十道刀意在夜色里渐渐显现出来,如一道锁链,离开居叶城向着荒原而去。

    风刀教知晓玄阴宗立教的消息后很是重视,竟是派出了这么多高手。

    别的正道宗派就算知道这个消息,也无法在短时间里赶过来。

    不是所有人都能像井九这样飞,高速的罡风是真的可以吹死人的。

    星光微暗,刀光如雪,一名身材瘦削的风刀教强者在夜空里显现出身形,沉声问道:“来者何人?”

    井九闭着眼睛,没有理会。

    以如此快的速度驭剑,便是他也需要凝聚心神。

    顾清站起身来,取出剑牌,说道:“青山弟子过路。”

    感知剑牌上的青山剑意,那位风刀教强者有些意外,还是让开了道路。

    只是瞬间,铁剑已经便去了数里之外,越过了那些刀意,消失在黑夜里。

    顾清连一声多谢都没来得及出口,只好坐回剑上。

    铁剑入荒原渐深,地势渐不平,前方群山险峻显于星光之下,正是传闻里的冷山。

    冷山面积极大,生活着无数邪魔外道与心狠手辣的散修强者。

    事实上如果不是邪道势衰,加上内部纷争不断,毫不团结,风刀教未必就能守得住居叶城。

    尤其是刀圣一直在白城的情况下。

    夜空里偶尔可以看到带着煞气的魔影黑烟,显得极其嚣张,与朝天大陆别的地方完全不同。

    越往冷山深处去,这种情况越是常见。

    邪道宗派的山门大阵与地脉相连,很难被攻破,最麻烦的是,那些地脉深处往往会有缝隙与深渊相连,甚至可能出现冥部妖人。所以除非是破海境的强者,正道修行者很少会单独进入冷山,以免遇到危险。

    铁剑在冷山边缘飞行,应该不会出事。

    顾清第一次来到传闻里的冷山,有些紧张,更多的是好奇,为了看清远方一道黑烟,甚至不顾寒冷探出半个头。

    白猫在他怀里很是不满,心想你看归看,为何要把我抱这么紧,真把我当暖炉了吗?

    忽然,顾清的眼里露出一抹惊意。

    远方的群山里忽然生出无数火焰,把那道黑烟直接烧成了虚无!

    不管那道黑烟是哪家邪道宗派的强者或是散修,都必然死了。

    那些火焰究竟是什么东西,居然如此厉害,哪怕隔着千里之远,依然能够感受到恐怖的威力。

    在如此深沉的夜色里,那些火焰就像真实的太阳那般刺眼。

    “是烈阳幡。”

    井九睁开眼睛,向那边望去。

    顾清这才知道原来那里便是玄阴宗的山门。

    作为曾经盛极一时的邪道大派,玄阴宗虽已凋蔽,底蕴依然深厚,烈阳幡便是明证。

    这个传闻里用了数千名童男火祭才炼成的极恶魔器,即便是通天境的大物也很难降服。

    井九看着远方的玄阴宗山门,警意微生。

    他的警惕不是因为烈阳幡。

    很多年前他便与烈阳幡打过交道,虽然真正出手的师兄。

    他的警意来自于一道杀意。

    玄阴宗山门那边,有人正在看着他。

    那人非常想要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