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道朝天 > 第八十四章山居以观白骨及沧海
    (昨天那章最后有句话把吕师写成莫师了,向大家报告一下,不好意思。)

    ……

    ……

    神末峰顶,薄雾渐散。

    顾清跪在赵腊月身前。

    不管井九还是赵腊月都不喜欢弟子跪来跪去,但今天他必须跪,因为他是一个人回来的。

    赵腊月看着崖畔的空地,想着以前那里的竹椅,沉默了会儿,问道:“这是几天前的事情?”

    顾清说道:“七日前。”

    元曲站在一旁,有些焦虑想着师叔云游三年,刚出来,结果又失踪了?

    赵腊月问道:“他有没有交待什么事情?”

    顾清本想说没有,忽然想起铁剑过冷山时发生的那件事,说道:“师父说要查出玄阴宗现在的宗主是谁,然后能杀的时候就去杀了。”

    赵腊月说道:“那就去查清楚,准备一下。”

    顾清心想师父的意思应该是他自己去杀,转念一想,师父这次可能是真的回不来了,不由难过至极。

    那天碧海蓝天里的一剑,他看得很清楚。

    面对西海剑神的全力一剑,谁能活下来?

    峰顶的气氛有些低落,但不是所有人都像顾清这样难过。

    白猫趴在玉榻上抱着寒蝉在睡觉,闭着眼睛,发出轻微的呼噜声。

    这次离开青山,它没能与苍龙战上一场,也没有机会偷袭剑西来,就是在朝歌城里哄了几年小孩子,确实没什么意思。

    井九是死是活,它完全不关心,如果死了更好,要知道它恨不得那对师兄弟赶紧死掉,而世间像它这样想的人应该还很多。

    它忽然睁开眼睛,想起那五段雷魂木还在上德峰底,不由眼瞳微缩,心想井九你还不能死啊……我可没办法把雷魂木从那条死狗处拿回来。

    元曲也不如何难过,只是有些担心,因为他并不是很清楚西海剑神的一剑意味着什么。

    赵腊月的平静则有些令顾清担心。

    崖边没有竹椅,有个人。

    何霑失魂落魄地坐在那里。

    裴白发的遗体今日由方景天亲自送回无恩门,不知道到时候万寿山会是怎样的画面。

    苏子叶是他信任的朋友,所以他才会在益州城出手相救,又介绍给童颜认识,才有了这样一个针对西海剑神的杀局。

    谁能想到,苏子叶早就已经暗中背叛了他们,西海剑神提前就知道了这个局,又怎么会出事?

    裴先生死了,桐庐死了,过冬生死未知……这些都是他的错。

    何霑坐在崖边,看着眼前的雾气,眼里也蒙上了一层雾气,声音沙哑而低沉。

    “都是我的错。”

    赵腊月走到崖畔,背手站在他的身后。

    顾清与元曲以为她准备劝慰何霑。

    谁也没想到,她忽然一脚把何霑踢到了崖下。

    听不到废物的碎碎念,世界终于清静了些,她心里的郁结也稍微疏散了些。

    “适越峰说那件叫做浣溪纱的法宝应该出自水月庵。”

    赵腊月望向愣住了的顾清,说道:“你把他押回去。”

    崖下传来何霑夹着痛意的喊声:“我不要去尼姑庵!”

    赵腊月没有理他,转身进了洞府。

    元曲才知道原来师父的心情非常糟糕。

    顾清的感受更清楚,哪里敢说什么,赶紧喊猿猴去崖下捞人。

    ……

    ……

    云梦山就像是真正的仙境。

    崖畔青松望远,高台入云不见,仙鹤翔于其间,掠过彩虹,去远方摘回一些仙果。

    童颜站在高台畔,看着眼前的画面,沉默不语,本就极淡的眉毛,在天光的照耀下,仿佛要消失了一般。

    青松微动,缎带如云,然后敛于袖间。

    白衣少女在松上出现。

    她应该在朝歌城,不知因为何事,匆匆赶回了云梦山。

    “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早盯着童颜的眼睛问道。

    西海深处发生的事情已经传至大陆。

    无恩门主裴白发为报当年之仇,在海上再次挑战西海剑神,失败而死。

    其后水月庵弟子过冬意图再次刺杀,依然失败,被一名青山长老救走,半道被西海剑神一剑斩中。

    桐庐与此事有涉,弑师未成,绝望自杀。

    白早知道这件事情与童颜有关,甚至可能就是他布置的。

    童颜当初不肯对她说,她就不问,但现在情形不同。

    她隐约猜到救走过冬的不是什么青山长老,而就是井九。

    前些天在朝歌城井宅里,她与井九说起过冬的时候,就觉得井九的反应有些奇怪。

    她必须回云梦山问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是我们在宝通禅院定好的局,第一层便是现在世人看到的这样。”

    童颜沉默了会儿,说道:“过冬前辈不相信苏子叶,认为他会叛,但剑西来太傲,必然会赴局,所以她隐身其后,成为局里的一个变数。”

    白早说道:“这是第二层?”

    童颜说道:“不错,只有我与过冬前辈知道这一层,我反对过,她没有听。”

    白早看着他的眼睛,问道:“那么……第三层呢?”

    童颜平静说道:“没有第三层。”

    白早说道:“师兄,我们自幼一起长大,我比谁都更了解你,你想事情从来不会这么简单……”

    童颜沉默了会儿,说道:“第三层意思其实很简单,我与苏子叶还有裴先生都认为剑西来无法杀死,他太强了,就算师父出手也不见得能做到。所以这次的西海之局其实只是前半段,我们只想让苏子叶真正得到剑西来的信任,至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需要等着去看。”

    白早难以置信说道:“死了这么多人,只是要让苏子叶得到信任?你也说剑西来太强,就凭他怎么能成功?”

    童颜说道:“苏子叶向我保证,他绝对有办法能够杀死剑西来,在这种情况下我只能相信他。”

    白早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你们把桐庐骗了,把过冬前辈骗了,把裴先生也骗了……”

    童颜说道:“裴先生当然知情,如果他无法战胜剑西来这便是最好的选择,至于桐庐……如果剑西来真的死了,他一定会自杀相殉,那么只是早死晚死的区别。”

    白早说道:“过冬呢?如果她真是你说的那位前辈的话,你怎么敢算计她?”

    童颜看着远方在云海上翱翔的那只白鹤,说道:“她既然想我们走她的道,就会理解我的做法。”

    “可是现在井九也死了……”

    白早说道:“他并非我们的同道人。”

    “救过冬前辈的那个人是井九?”

    童颜微微挑眉说道:“这不可能。”

    白早说道:“相信我,那个人就是他。”

    童颜沉默了会儿,说道:“那他可能不会死。”

    白早颤声说道:“你为何这么说?”

    童颜收回视线,伸手抹掉师妹颊畔的泪水。

    说到井九死时,白早便哭了。

    童颜看着她微笑说道:“当年我们也以为你和他死在了雪原,后来呢?”

    白早说道:“师兄,像你这样精于棋道的人真的这般无情吗?”

    童颜说道:“你要记住,棋道说的是生灭死活,容不得多情,我如此,井九同样如此。”

    ……

    ……

    海风穿过树林后便小了很多,干燥的泥路没有变得尘土飞扬,但行走起来依然极为困难。

    井九提着过冬一路行来,在路边看到了一些破损严重的房屋,烂成絮状的渔网,还有些家畜被啃食后的骨架,就是没有看到人。微冷的星光照耀着这些事物,生出一种衰败而恐怖的感觉。

    很明显,这里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人居住,想来应该是不远处有厉害的妖物。

    想到这种可能,井九并不担心,反而觉得终于有了目的地。

    他现在身受重伤,无法驭剑,但普通妖兽又如何能伤得了他。

    离开泥路,循着那些痕迹走到不远处的山中,没有走多远,便在乱石长藤间发现了一个石洞。

    石洞很宽阔,而且干燥,深处有一大堆骨头,可以看出来大部分是鲸骨与鱼骨。

    洞壁上残留着清楚的、铁扫帚刮过般的痕迹。

    这是一只毛发坚硬、擅长入海的妖兽,不知道是熊怪还是何物。

    井九把过冬放在那堆骨头上,拄着铁剑慢慢走回洞口,向着山下望去。

    此时夜色已深,星光正盛,以他的目力可以看到很远的地方。

    数里外,一只山般的妖兽正向着海边移动,将要入海的时候,回头看了山洞一眼。

    那只妖兽明显有些不舍离开,却因为莫名的恐惧不得不离开。

    看着那只妖兽消失在海水里,井九有些遗憾,他本想着这只妖兽的级别如果够高,可以取出妖丹让过冬吃掉。

    昨夜在海滩上,过冬已经服过水月庵的丹药,但对她此时的伤势,更鲜活的药材往往更有效用。

    没想到那只妖兽居然如此警惕敏感,早早便跑掉了。

    井九有些不解,心想自己伤重,而且气息无丝毫外泄,为何会把这只妖兽吓走?

    他没想到自己在镇魔狱里停留了三年时间,一场大战又沾染了很多味道,才过数日时间,自然还是残留了不少。

    而且他偶尔也会抱抱刘阿大。

    这就等于说中州苍龙与青山白鬼的味道,现在都在他的身上。

    不管是多厉害的妖兽,远远闻着风里的气息,自然都会吓得要死,不逃还能如何?

    ……

    ……

    星光从洞外折射而入,照亮洞里的画面。

    白骨堆里有个茧,茧里有个人。

    过冬的脸露在外面。

    她在沉睡,天真如婴儿。

    这个画面很有意思。

    井九心想如果何霑在就好了,可以画下来。

    他在白骨堆前坐下,盘膝开始调息静养。

    第二天清晨,过冬睁开眼睛,醒了过来。

    被放在白骨堆里,她没有不满,也没有什么不适应。

    就像那天在海滩上说过的那样,她杀过的人太多,见过的白骨太多。

    她知道井九一直醒着。

    “你在想什么?”

    井九睁开眼睛,说道:“我在想是应该把你送回水月庵还是白城。”

    这里离白城要比水月庵近些,但还是很遥远。

    以他们的伤情,根本无法走过去,也没有办法通知山门,如果想要通过别人传递消失,又怕不安全。

    过冬说道:“东南四百里外,有座大原城,城外有家庵堂,我们去那里。”

    这里在朝天大陆北方,不是青山宗的势力范围,但庵堂却是各州各郡都有。

    井九想了想,觉得不错,说道:“我来安排,你这时候应该睡觉。”

    天蚕丝茧是一种类似于冬眠的方法进行修行或者疗伤。

    过冬当然明白,说道:“有事喊我。”

    井九撑着铁剑挪到洞外坐下。

    远方最后那几颗星辰正在隐去,海上朝霞极红。

    无数云气从海面来。

    云气遇着前方一道延绵向北的山脉,渐渐抬伸,有些终于成功地翻越过去,变成无数道丝缕。

    它们将会成为春雨,滋润那边的土地与生命。

    那处将有小溪江河,然后入海。

    如此往复。

    井九有所感。

    因果便是如此,不知起于何处,实则互为指向。

    他缓缓闭上眼睛。

    再睁开眼时,已经是十余日后。

    他用剑识内观,确认伤势再有好转,但还是无法进行剧烈的运动。

    比如驭剑离开,比如持剑杀人,比如跃至数百丈外被雾气浓罩的山崖里,但已经可以做些比较简单的事情。

    铁剑离开他的身边,飘回山洞里,在地面与洞壁上高速移动,发出轻微的磨擦声。

    看似极钝的剑尖,刻下无数繁复而细致的花纹。

    做完这些事情,他起身走回洞里,来到白骨堆前,发现过冬的脸色好了些,有了些红润。

    她的伤势稳定的不错,虽然无法根治,但至少短时间里不会死。

    看着那张平凡无奇的脸,井九沉默了会儿。

    他有想过为何到现在她还猜不出来自己是谁,但转念一想当年在梅会上自己也没能认出对方,便告释然。

    他与她在这方面都有些笨。

    井九把她喊醒,顺手把铁剑收进体内。

    过冬看着这画面,想起那个传闻,说道:“都说你修行遇着问题,停滞不前,现在看来似乎有进展?”

    井九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说道:“我去办点事。”

    过冬说道:“哪里?”

    井九说道:“那边好像有个山村,不远。”

    ……

    ……

    翻山越岭对现在的井九来说是件很困难的事,好在有铁剑帮助,而且只需要翻过一座山岭便看到了那个山村。

    他曾经在柳家的小山村里生活过一年时间,知道该如何与人打交道。

    在某家外摘了顶笠帽戴好,走到村口的大槐树下,他用一片金叶子买到了自己想知道的消息。

    这里是哪里,最近的大城有多远,哪家有车?

    然后他发现自己遇到了一个问题。

    村里唯一有车的人家是县城退下来的一位官老爷。

    就是不远处那座大宅子,据说有好几辆大车。

    那位退休官员不可能借车给任何人,而且脾气很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