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道朝天 > 第九十三章满天火花问你行不行
    瑟瑟的意思非常清楚,何霑却不赞同。

    卓如岁随随便便一站,便自有一方天地的感觉,强的不像话。

    井九境界停滞近十年,哪里可能是他的对手。

    水月庵少女望向童颜,请教道:“童颜公子您怎么看?”

    童颜是棋道大家,聪慧无双,眼光自然极准。

    何霑也望向他,想知道他怎么看,比如井九能撑多长时间。

    童颜想也未想,说道:“当然是井九赢。”

    何霑很是不解,那位水月庵少女也很吃惊——卓如岁自幼闭关,如此年轻便入了游野境,真可以称得上是修行界上的怪物,比赵腊月都更胜一筹,井九的剑道天赋再高,又如何能够弥补双方境界间的差距?

    白早认真问道:“师兄为何比我还有信心?”

    童颜沉默了会儿,说道:“因为井九的算力天下第一,如果他没有必胜的信心,根本就不会出现。”

    这个推断很符合逻辑,至少听上去很有道理。

    当年梅会那局棋后,井九的算力震惊了整座大陆,如果没有把握,他为何会同意与卓如岁战这一场?

    那位水月庵的少女有些不服,又问瑟瑟为何如此看好井九。

    瑟瑟说道:“很简单啊,因为那个人做事从来都不肯吃亏的。”

    何霑想了想这些年井九的故事,发现好像还真是如此,

    瑟瑟看着山谷里那两道身影,忽然笑了起来,说道:“青山宗果然喜欢玩这一套。”

    何霑等人顺着他的视线望去。

    夜色渐深,繁星渐盛,山谷里被镀上了一层银色,视野也变得清楚很多。

    卓如岁耷拉着眼皮,抱着双臂,看着地面。

    井九背着双手,看着山崖里的树林。

    就像误入山谷的两名旅行者。

    他们并不相识。

    一个人走的累了。

    一个人还有赏景的闲情逸趣。

    何霑同意瑟瑟的说法,点头说道:“别的不服,就服这个,太能装了。”

    白早想起向晚书等人后来转述的雪原脱困场景,微笑想着,还确实有点这个意思。

    水月庵少女忽然睁大眼睛说道:“他们准备就离这么近吗?”

    众人这才注意到,井九与卓如岁相隔不过数十丈,而且也没有驭剑离开的意思。

    青山剑修最忌讳的便是与对手近身,如果可能的话,都会尽量拉远与对方的距离。

    这场青山同门间的剑争,为何二人会站得如此之近?

    何霑看了童颜一眼,说道:“卓如岁如此放松自信,甚至让了这么多,你还觉得井九有机会?”

    童颜有些不确定说道:“也许井九就是算到了这一点?”

    何霑摇头说道:“那未免太无耻了些。”

    卓如岁是游野初境圆满,高出井九很多,如果他拉开距离,今夜这场剑争便会成为单方面的攻击,井九必败无疑。

    现在二人之间的距离表明,卓如岁不想占境界的便宜,只想用剑道修为战胜井九,这是骄傲还是骄傲呢?

    如果井九是算到了卓如岁的骄傲,才会应战,那么这是无耻还是无耻呢?

    ……

    ……

    “就算这样,你还是不行的。”

    卓如岁看着落在脚背上的一只蚂蚱,忽然说了一句话。

    井九就像是没有听到,从身后解下铁剑,除掉裹剑的布。

    卓如岁还是没有抬头,却像是已经看到了他的铁剑,说道:“你的剑也不行。”

    井九说道:“这只能说明你的眼光不行。”

    ……

    ……

    没有谁喊开始,更没有倒数,那块裹剑布落在地面的瞬间,便开始了。

    井九身前出现一朵极微渺的火花。

    他的脸被照亮,星夜便不再那般夺目。

    那朵火花还未消逝,又有第二朵火花在不远处亮起。

    紧接着,越来越多的火花出现。

    有的在高空,有的在地面,有的在山林,有的在溪边。

    只是瞬间,便有无数朵火花盛开,就像前些天寒食谷里一夜盛开的牡丹海般。

    整座山谷都被照亮。

    井九与卓如岁站在满天火花里,剪影清楚,衣袂轻飘。

    画面无比美丽。

    瑟瑟发出一声惊呼:“好美。”

    水月庵少女的眼神也在说着相同的话。

    白早的眼神很明亮,就像水一般。

    在水畔看花火,是件很美的事,但她知道,那些火花里蕴藏着多少凶险。

    那些火花是井九与卓如岁的飞剑相遇、然后撞击留下的痕迹。

    一朵火花便是一次相遇。

    无数朵火花,便是无数次相遇。

    只是瞬间,山谷里便出现了漫天火花,说明二人在极短的时间里,出了无数道剑。

    他们的剑到底有多快?

    看着眼前的火花盛景,何霑眼神微惊,心想这两个人好强。

    童颜的眼睛一眨不眨,专注看着谷间,眼里有无数光点出现,然后渐渐淡去,完美地映照出所有细节。

    他在计算井九与何霑的出剑速度、剑行轨迹、以及更多的东西。

    何霑忽然说道:“井九不行。”

    童颜没有说话。

    他已经计算出来,井九确实居于劣势。

    漫天火花看似笼罩整座山谷,其实还是有疏有密。

    东面的火花越来越稀疏,西面的火花越来越密。

    就像是有阵无形的风,把那些火花吹向井九站立的地方。

    这说明两道飞剑相遇的位置离井九越来越近。

    攻守之势非常明显。

    忽然有无数声音在山谷里响起。

    那些声音很轻,就像无数个琉璃瓶同时碎裂。

    何霑等人神情微松。

    有剑鸣声响起,说明双方暂时停剑。

    满天火花逐一消失,山谷重新变得幽暗,先前发生的一切就像是场梦。

    何霑插在地上的火把,照亮周遭,微有风声。

    一道飞剑静静悬在空中。

    剑身是灰色的,看着很是寻常,却又隐隐散发出一种极强大的感觉。

    卓如岁耷拉着眼皮,说道:“师叔,你比我想象的强很多,但你的剑确实不行。”

    井九的铁剑在青山很出名,承自适越峰的莫师叔。

    但铁剑的名声更多来自于那个故事以及他拿到铁剑的方式,并不代表这把铁剑本身很强。

    事实上这把铁剑的品阶很普通,而且过于沉重,在雪原燃烧了六年后,更是变得难看至极。

    卓如岁能够感觉到井九的剑法精妙,不在自己之下,但铁剑太重,品阶普通,运剑势必会受到极大影响。

    先前他能够一直主攻,便是因为这个原因。

    “我说过,你的眼光不行。”井九说道。

    卓如岁感知着自己的飞剑,发现剑意运转有些凝滞,似乎受到了什么影响。

    井九忽然转身望向山谷外的远方,又看了白早一眼。

    白早也感受到了,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能一直用阵法把那些师长挡在外面。

    井九望向卓如岁说道:“快点。”

    卓如岁说道:“那你认输好了。”

    话音方落,火花再现。

    这一次火花没有在山谷别的地方出现,比如崖间,比如溪边,只是出现在二人之间。

    他们相隔数十丈,如此多的火花同时出现在这里,密密麻麻一片,几乎变成一面光镜,有些刺眼。

    瑟瑟与那名水月庵少女用手捂着脸,可爱地露出眼睛。

    何霑神情凝重,发现如果是自己绝对接不住这般狂风暴雨的攻击。

    卓如岁真的很强,如此年纪便已经掌握了青山的剑道真意,剑元充沛,剑法狂暴,确实就是个怪物。

    问题在于,井九为何还能应对?

    白早有些担心井九,因为井九的剑确实很吃亏。

    卓如岁是青山掌门的关门弟子。

    他的飞剑看似寻常,实则品阶不凡,只怕还要在过南山的蓝海剑之上,是真正的上品仙剑。

    就算井九的剑道修为不弱于卓如岁,那把丑剑又如何承受得住如此高频的打击?

    无数火花在童颜的眼眸里出现。

    他怎样也推算不出井九有反击甚至获胜的可能,不禁有些不解。

    ……

    ……

    “白师侄,请解了阵法。”

    上方的夜空里忽然传来一道浑厚而冷冽的声音。

    白早听出是越千门长老的声音,没有办法,只得撤了山谷外的阵法。

    阵法撤除,便听到了密集的破空声,看到了数十道光毫,照亮了夜空。

    事先便得到过提醒,但井九没想到小孩子的剑道水平居然真的很不错,最终还是惊动了云梦山。

    中州派与青山宗众人,还有水月庵、昆仑派、大泽的与会者都闻讯赶到了这里,从高空望向地面。

    山谷里的画面落在所有人的眼里。

    满天火花,井九与卓如岁站在其间。

    阵法撤除,风从谷外涌入,带起那些火花向着高处飘去,看着是像数万只萤火虫同时飞起。

    众人自然知道这些火花是井九与卓如岁斗剑的痕迹,很是震惊。

    这两个人居然强到这种程度吗?

    那些年轻弟子们都在想,如果这时候是自己站在山谷里,只怕早已被飞剑斩成了无数段。那些修为深厚的前辈师长则是在回想自己这般年纪的时候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水平,然后感慨万分地摇了摇头,心想差得太远了。

    卓如岁不愧是青山掌门真人的关门弟子,不愧是胜了赵腊月的怪物,真是强的不可思议。井九也不愧是景阳真人的再传弟子,居然能够抵挡住对方的狂攻,但都说他的境界停滞了十年,这哪里看得出来?

    ……

    ……

    井九感受到了天空里的那些人的到来,微微挑眉。

    他已经习惯了被别人看,但不代表喜欢,无论脸还是剑。

    他决定结束这场战斗,于是松开了一直背在身后的双手。

    铁剑忽然在夜空里现出身形,飞回身边,深深插进地里。

    这是进攻的最好机会。

    卓如岁却没有动。

    这一刻,他终于抬起了头。

    望向井九。

    感受到山谷里的天地气息变化,他毫不犹豫疾掠而退,退至百丈外的林畔不远处,盘膝坐下。

    他闭上眼睛,左手掌心向上伸出,右手并指捏了一个剑诀。

    那道飞剑在夜空里现出身形,然后再次消失。

    井九衣袂微飘,也在原地消失。

    星光落在山谷里,悄然无声,却隐藏着极大的凶险。

    风继续吹着,拂动林梢与野草,任何线条仿佛都变成了剑光,森然至极。

    不知是风灌入崖间的洞,还是树叶的摩擦,山谷里回荡着凄厉的鸣叫。

    卓如岁的脸色变得越来越苍白。

    森然的剑意,充斥着整座山谷。

    瑟瑟等人再也无法站在原地观看,退到崖上。

    何霑的神情有些黯淡。

    夜空里的那些修行者、主要是那些年轻弟子也承受不住,退到十余里之外。

    那些凄厉的风啸叶动,忽然消失不见,变成一声哀切的剑鸣。

    井九出现在卓如岁的身前。

    卓如岁的飞剑被他踩在脚下。

    井九点向卓如岁的胸口,指尖带着一道剑光。

    卓如岁睁开眼睛,看着越来越近的那根手指,仿佛看到世间最锋利的那道剑。

    他松开剑诀,不再试图重新控制飞剑,十指带着残影散开,便要用锁清秋的方法锁住井九的手指。

    当年在青山试剑大会上,两忘峰顾寒便曾经尝试用这种方法锁住井九的剑,但他失败了。

    卓如岁知道这件事,但他认为师兄做不到的事情,自己一定能够做到。

    剑光闪过。

    卓如岁的手落在了井九的衣袖上。

    井九的手指落在他的胸口。

    啪啪啪啪。

    无数极轻的闷响在他的身体里回荡。

    数十道白烟从他的剑衫里冒出。

    卓如岁被震退到树林里,撞到一棵树上。

    那棵树喀喇一声断开,然后倒成两截。

    白烟渐散,他的身上出现数十道剑痕,隐有血渍渗出。

    ……

    ……

    山谷里一片死寂。

    夜空里同样如此。

    天地无语。

    无数道视线落在井九的身上,有的震惊,有的敬畏,有的热切。

    井九用的究竟是什么手段?

    他的身法那般玄妙难测,便是中州派的天地遁法只怕也莫过于此。

    众人心里生出无数疑问,然后想起来那个传闻。

    “贵派门下有这么多天才弟子,真是可喜可贺,只是……藏得也够深啊。”

    越千门看着方景天与南忘说道,语气谈不上苦涩,倒是试探的意味居多。

    方景天沉默不语,看着山谷里的那道身影,若有所思。

    南忘淡然说道:“就是个先天无形剑体,难道我青山还要到处喊去?”

    ……

    ……

    (昨天那章我写了一句,何霑带着瑟瑟去找朋友烤鱼……我在后面用括号写了省略号,其实是当时写下这句话就觉得很好玩,因为烤鱼就是我的朋友啊……虽然他大名是奥尔良烤鲟鱼堡,顺便,他的重燃恢复更新了。今天这章写完我也觉得很好玩,这么多年写了无数场战斗,现在越来越苛求画面和腔调,我喜欢这种调调,阿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