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九与卓如岁刚在那个山谷里战了一场,没有什么同门之谊,但终究还是同门,进入云梦幻境必然要并肩作战。

    掌门柳真人同意井九代表水月庵出战,也许便是存着这种想法,青山最强的两个年轻人联手,说不定真能与中州一战。

    卓如岁没能成为下一个过关的人,楼内众人发现何霑的答案也可以后,不由信心顿增,纷纷举起手来。

    青儿看着某个人问道:“三与六十相合等于多少?”

    那人稍加思忖,说道:“是一年。”

    很明显他对自己的答案很有信心,略带傲意看了看四周。

    他的答案与先前何霑的答法是一个套路,但如果他直接答三百六十,便有拾人牙慧之嫌,于是转了个弯。

    一年有三百六十日。

    众人想了想,发现这个思路很有道理。

    没想到青儿直接说道:“错,应该是六十三。”

    错便错了,居然还是这个答案!

    众人的脸上流露出荒谬的神情,心里再次涌那四个字——这样也行?

    那人怔了怔,不服说道:“凭什么?你总要给个道理出来。”

    青儿看了他一眼,说道:“因为你太丑,我不喜欢,我不想让你进去,这便是道理。”

    那人哪里肯服,挥舞着双臂,激动地喊着,抗议自己遭受的不公。

    白早站在一旁,没有理会。

    青儿稚嫩的眉眼里闪过一抹煞意,千只手臂从身后生出,用力拍下。

    如雷般的轰鸣声响彻山谷。

    那人直接从楼里消失,再出现时已经到了回音谷的中段,被震到了崖壁之上,直接昏了过去。

    众人脸色微白,心生惧意。

    青儿喊道:“下一个!”

    这时候人们已经看出来了,这位青天鉴的鉴灵提问根本没有规律,也没有任何规则,似乎完全看她的心情。

    想着先前那名参赛者的惨状,小楼里一片死寂,很长时间都没有人举手,卓如岁的眼皮又重新耷拉了起来。

    童颜已经记住所有参赛者的习惯动作与衣饰细节,走了出来。

    众人有些好奇或者说警惕,青天鉴是中州派的法宝,那么青儿姑娘会不会偏心给他出些简单的问题?

    一张棋盘出现在童颜身前,难道是要下棋?人群微微骚动,心想居然要与童颜下棋,这放水也放的太明显了吧?

    六颗黑棋子与六颗白棋子出现在棋盘上,不是散落,而是叠在一起,随着轻风微微颤动,似乎随时可能垮塌。

    青儿落到棋盘上,小脸上满是跃跃欲试的神情,说道:“下棋我下不过你,我们玩弹珠啊。”

    童颜怔了怔,才知道原来她便是小时候常来找自己玩耍的那个小姑娘。

    当年他以为她是云梦山里的精怪,一直没敢对师父师娘说,谁想到原来她是青天鉴的鉴灵。

    ……

    ……

    随着一颗白子落下,童颜赢了这场弹珠之戏。

    众人看得清楚,这局弹珠看似简单,实则非常复杂。

    修行者对力度与准度的把握远超凡人,想要把叠在一起的棋子依次弹飞也是极难的事情。

    更何况他的对手是青天鉴的鉴灵。

    青儿蹲在棋盘上专注看完童颜的最后一击,垂头丧气地站起来,说道:“好吧,还是你赢了。”

    童颜胜的很险,便是他最后都感到了一丝紧张,他看了这个小女孩一眼,转身向楼后走去。

    卓如岁抓住这个机会,来到棋盘前,耷拉着眼皮说道:“我们也来玩弹珠?”

    青儿这时候正有些失望,看着他比自己还垂头丧气的模样,不禁有些好奇,问道:“你怎么这么没精神?”

    卓如岁说道:“昨天夜里没睡好。”

    青儿心想这种事情也能紧张成这样,看来没啥前途,说道:“好吧,我的问题是……”

    卓如岁有气无力说道:“你的问题我不是已经答过了吗?”

    一片安静。

    青儿怔了怔才明白他的意思,小脸上露出吃惊的神情,说道:“你是说我问你怎么没精神这句?”

    卓如岁理所当然说道:“是啊。”

    人们不禁心生感慨,心想青山宗这些年是怎么了?

    青儿很是无语,却发现他说的有道理,心里生出挫败的情绪,说道:“算你狠,进去吧。”

    卓如岁慢悠悠地向楼后走去。

    青儿飞离棋盘来到空中,看着这画面心情更是不好,心想下个人自己一定要好生刁难一番,方能出了这口恶气。

    井九走了过来。

    青儿看着他的脸,不由怔住了,忘了扇动翅膀,飘落在棋盘上。

    她醒过神来,小脸微红,轻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井九。”

    “真好听。”

    井九就这样通过了考验。

    楼内一片哗然。

    白早无奈地笑了笑,向前走去。

    ……

    ……

    楼后已是回音谷的崖壁深处,上方开着一个石洞,看着就像是个天井。

    井九不喜欢这样的地方,但没有表现出来。

    天光从那个石洞里落下,照亮地面。

    地上是一面约五十丈方圆的青铜阵法。

    如果忽略上面的纹路与裂痕,可以看作一面大镜。

    巨大的青铜镜散发出一道难以形容的气息。这道气息比最淡的香水还要淡无数万倍,却能准确地被闻到,或者说感知到,清新至极,嗅上一口仿佛身体便要轻上数分,与青儿挥袖时的气息有些相近。

    奇妙的是如此清淡的味道,却给人带来无比浓郁的感受,便是最浓稠的牛乳与烈酒都远远不及。

    想来这便是青天鉴。

    井九向四周望去,只见洞里有二十六张蒲团。

    每张蒲团的下方都会伸出一道极线的线,通向青天鉴里。

    如果观察入微,便能发现那些细线其实是一条条河流,河流上有各式船舶。

    那些船上有梢公,有货商,有掀帘观景的小姐,有坦胸喂乳的妇人,栩栩如生,但没有生机,明显不是活物。

    前面进来的人都在闭目冥想,卓如岁也是如此。

    那道极淡却又极浓的气息极可能是青天鉴泄露出来的一丝仙气,在仙气里修行是每个修道者梦寐以求的事情。

    井九看了眼那名无恩门弟子,随意择了张蒲团坐下,伸手招了些风来到脸前,咬了一口,确认是真正的仙气。

    青天鉴是天宝,也被称为仙家法宝,但并没有离开过这个世界,按道理不应该有这种气息。

    难道长生仙箓一直在青天鉴里,或者说是在云梦幻境里?

    难怪当年师兄怎么找也找不到。

    想着这些事情,井九心里那种感觉越来越清楚,依然不怎么好。

    陆续有参赛者来到山洞里。

    白早、镜宗雀娘、一茅斋的奚书生,还有那名昆仑派文士等人,都通过了考验。

    他们看到青天鉴后很是震惊,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坐下开始冥想修行。

    白早当然不会如此,明显可以看得出来,童颜从来没有来过青天鉴,她却对这里很熟悉。

    作为掌门真人与白真人的爱女,她在云梦山里的地位确实特殊,看来有很多在这里甚至是幻境里面修行的经验。

    二十六张蒲团都坐满后,青儿飞了进来,拍了拍手。

    千手残影动,青天有风起。

    众人从冥想里醒来,望向彼此,眼神比先前更加坚定热切。只是青天鉴泄出的一丝仙气,只是冥想修行了片刻时间,他们便明显感觉到了不同,如果能够得到长生仙箓,那该是怎样的造化?

    没有人会放弃这样的机会。

    “稍后青天鉴会接引你们进入云梦幻境,开始时天有些黑,不要害怕。”

    青儿随风而起,飞出洞口不见。

    众人放松了些,视线开始移动起来。

    云梦幻境里应该不是擂台那样的双人对战,而是乱战,那在进入之前便要考虑某些问题——中州派被青天鉴灵淘汰了两人,但还有白早、童颜这样的高手、白千军更是令人生畏,想在这场试炼里走到最后当然要先结盟对付他们。

    青山宗自然是最好的结盟对象,很多视线落在井九身上,然后……移开。

    他很强,但太懒,最关键的是他与白早之间的关系太复杂。

    那些视线又落在了卓如岁的身上。

    卓如岁低着头,耷拉着眼皮。

    无法对视,自然无法交流想法。

    那些视线只好再次移开。

    洞内眼神乱飘,无声却是热闹至极。

    ……

    ……

    青儿越飞越高,破开云雾来到高处。

    崖畔有道石台,雾气深沉,隐约可见十余个身影。

    中州掌门谈真人、青山掌门柳真人,一茅斋主布秋霄,果成寺律堂首席渡海僧,昆仑掌门、大泽令都在这里。

    “有十几名弟子境界不稳,道心不坚,进入青天鉴可能会出事,我把他们留了下来。”

    透明翅膀轻轻扇动,带起雾气如烟,青儿的容颜在里面如梦似幻,美丽而妖异。

    “还有个人应该是血魔教的后人,自幼便投往宗派藏身,我在他身上留下了印迹,你们自行处理。”

    雾里传来谈真人有些木讷的声音:“辛苦了。”

    青儿微微点头,转身消失在云雾里。

    片刻后。

    她出现在某座峰顶。

    峰顶没有台,崖边却有道栏。

    白真人站在栏边,浑身散发着寒意,就像是一座雪山。

    青儿飞到她的身后。

    白真人没有转身,问道:“看出了什么?”

    青儿说道:“井九不是他的名字。”

    ……

    ……

    鉴就是镜。

    青天鉴便是一面镜子。

    对镜可以正衣冠,可以明是非。

    没人能在镜子前隐藏自己真实的样子。

    青天鉴毫无疑问是这个世界上最神奇的一面镜子,它可能不知道谁最美丽,但能知道谁在撒谎。

    她是青天鉴灵,所以会成为今日问道的第一道关口,她提的那些问题,看似无聊,其实都有深意。

    卓如岁很是警惕,想办法避了过去。

    井九没有想到这些,因为当时青儿的神态与反应,让所有人都觉得她提出那个问题很自然。

    而且那个问题太简单,能泄露怎样的天机?

    井九本来就是他的名。

    “奇怪的是,他也没有撒谎,我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青儿说完这句话之后,便再没有说话。

    白真人沉默了很长时间。

    青儿看着她的背影,有些紧张。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井九身上的气息有些熟悉,自然生出亲近之感,仿佛是找到了自己的同类。

    她没有把这个发现告诉白真人。

    这是她出生以来第一次对白真人撒谎,或者说有所隐瞒。

    她不知道的是,直到这一刻,她才算是真正来到了这个世间。

    “那就开始吧。”

    白真人说道。

    她伸手到天空里,摘下那颗还天珠。

    整座云梦山都注意到了,那幕光画消失无踪,谷外的人们议论纷纷。

    云深处传来仙乐声,若有若无。

    青天鉴旁的二十六名问道者,都听到了渺渺仙乐。

    乐声极为遥远,又仿佛就在耳边。

    他们缓缓闭上双眼,进入了黑暗的世界里。

    一只手拈着那颗还天珠,放到青天鉴的正中间。

    还天珠缓缓下沉。

    就如夕阳入海。

    ……

    ……

    云梦山上空,消失不久的那道光幕再次出现。

    修道者们看着光幕,忍不住议论起来。

    光幕将会呈现云梦幻境里的画面吗?

    现在光幕上什么都没有,一片黑暗。

    就像是块黑布,蒙住了真正的天空。

    黑暗里忽然出现一个光点。

    那个光点越来越大,渐渐变成一个圆,散发出无穷的光与热。

    太阳破开无形的屏障,出现在天空里,照亮了那一方天地。

    世界就此醒来。

    这个世界有草原,有山脉,有雪峰,有大海。

    还有沃野,有村庄,有城市。

    村庄里有牛羊,城市里有百姓。

    城郊有庙,宫殿里有太监。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般熟悉,与朝天大陆没有什么区别。

    某座皇宫里一片哭声。

    皇后娘娘难产而死,皇帝陛下悲痛万分,哭得快要昏厥过去。

    宫里混乱至极,刚生下来的皇子无人理会,身上还残留着些血迹。

    下一刻,那个婴儿睁开了眼睛。

    他的眼睛就像一片大海,看似平静澄清,却无比深广,藏着无数风暴与浪涛。

    ?片刻后,他眼里的所有情绪尽数消失,只剩下平静,还有那么一点点倦意。

    他现在的感觉就像很多年前刚在石洞里重新醒来时一样。

    真烦。

    ……

    ……

    (当当当当,要开始了,隐隐期待并兴奋,这一章写的特别舒畅,希望后面的十几章也能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