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道朝天 > 第一百零三章一夜长如岁
    如果这幕画面让楚国的百姓,尤其是朝堂上的那些官员看到,必然会震惊无语。

    跪拜皇帝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哪怕是个白痴皇帝,但这可是张大学士啊!

    柳十岁自然知道这场谋杀的主使者是谁,也知道这位大学士在楚国意味着什么,却觉得这很正常。

    他对井九请示道:“杀了?”

    张大学士神情不变,就像是没听到这句话,也没有转身逃跑。

    他单身进殿,便已经表明了态度。

    “别胡闹。”

    井九摆了摆手,示意大学士起身。

    张大学士说道:“陛下,这不是我的意思。”

    井九说道:“我知道。”

    张大学士沉默了会儿,说道:“陛下,如果您想亲政,我随时可以……”

    “不想。”

    井九没有让他把话说完,说道:“这件事情就当没发生过,后续你自己处理干净。”

    ……

    ……

    张大学士离开皇宫去处理那些后续,没有忘记让人把那些宫女太监找回来,陛下总不能少了人服侍。

    宫门紧闭,禁军在外面围得水泄不通,不要说是刺客,便是新闻到血腥味道赶过来的乌蝇都无法再进去。

    那些太监宫女们很是害怕,不知道何时宫门便会开启,迎来一场屠杀,瑟瑟发抖了一整夜。

    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

    宫门开启,禁军撤走,皇宫在晨光里明亮至极,世事如常,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当然还是有了一些变化,比如年富力强的礼部尚书忽然被夺官,几名青壮派官员被贬、被逐、被雾瘴毒死在更南方的山林里……

    张大公子被赶回老家为祖父守坟,直到很多年后才被朝廷的骑兵押回都城。

    皇宫里也有一个很小却很引人注意的变化。

    陛下身边多了一个小侍卫。

    那个小侍卫无时无刻都守在陛下身边,寸步不离,夜里的时候则会守在殿外,仿佛从来都不用睡觉。

    ……

    ……

    问道大会进入到新的阶段,最明显的标志便是开始有问道者死去,离开了幻境。

    回音谷深处的洞府里,清风徐徐,在青铜材质的古鉴上缓缓抚过,一名修道者睁开了眼睛。

    看着眼前的画面,他的眼神有些茫然,渐渐才清醒过来,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青天鉴的幻境里他停留了十五年时间,睁开眼睛才发现原来真实的世界没有过去多少天。

    那位修道者望向身前的青天鉴,发现与进去时已经有所不同。

    清风就像一只无形的手,缓缓推动着青天鉴以极慢的速度转动。

    从洞顶落下的天光照在上面,不停变幻,上面那些如芝麻一般的小人,仿佛要活了过来。

    那位修道者的视线在青天鉴上移动,本能里想要找到齐国的位置,想看看那些自己认识的人。

    忽然他醒悟过来,那些都是假的,可是……如果那十五年只是一场梦,为何记忆却那般鲜明?

    他有些怅然。

    这种感觉很复杂,难以用言语形容,若让普通人经历,大概会发疯,或者就此沉浸,很难摆脱出来。

    修道者要相对好些,依然很难在短时间里便完全清醒。

    但通过这个过程生出的感悟,如果能够消化吸收,便能令道心更加坚定,便是问道大会的目的。

    又有几名修道者睁开眼睛,陆续醒来。他们经历了与前面那位修道者相同的过程,用了一段时间才接受了现实,开始讨论在幻境里的遭遇。然后他们才发现,原来自己这些人都是被一名境界高深、战力惊人的黑衣刺客所杀。

    那名黑衣刺客究竟是谁?

    他们望向那些还没有醒来的修道者,在心里猜测着那些人在幻境里的身份。

    井九应该便是那位楚国皇帝,白早真是那位落难的秦国公主吗?还有那个人……

    他们的视线落在卓如岁的身上。

    卓如岁闭着眼睛,仿佛在沉睡,与平时看起来没有什么不同。

    但不知道为何,有道极淡的杀意正从他的身体里缓缓溢出。

    那几名修道者对视一眼,露出一抹苦笑,猜到了那名黑衣刺客的身份,心想自己死得不冤。

    这位青山宗的小怪物,在幻境里面不想着王图霸业,却一心一意杀人,那有几个人能挡得住?

    又有一名修道者睁开眼睛醒了过来,一身文士打扮,正是昆仑派那位自视甚高的弟子。

    这位昆仑派弟子望向四周,眼神很是迷惘,忽然悲痛至极的哭了起来。先醒来的那几位修道者没有露出嘲弄的神情,因为他们感同身受,而且他们刚醒过来时,表现的也好不到哪里去。

    用了段时间,那位昆仑派弟子终于接受了现实,停止了哭声。

    一位与他相识的修道者关切问道:“丘道友,你是如何出来的?难道也是被一名黑衣刺客找到了?”

    那位昆仑派弟子姓丘名成道,闻言微怔,说道:“什么黑衣刺客?”

    那位修道者有些吃惊,问道:“如果不是被那个小怪物找上门去,以道友的本领,为何这般早便离了幻境?”

    丘成道叹息一声,说道:“我降临在罗国的镇国大教七神教中,辛苦修行,刻意经营,好不容易得了教主信任,被选进宫助皇帝炼丹,原想着在宫里停留数十年,收服皇帝,将来成为一教之主,再以教立国,谁曾想本来正在进攻秦国章郡的北海郡大军忽然折道南下,与楚国靖王私军两相夹击,不过二十天的时间,两国大军便杀进了都城,皇宫烧成一片废墟,我运气不好,没能逃出来,当然就算能逃出来又能如何?想来七神教山门只怕也被毁了。”

    这些修道者们在幻境里生活了十五年时间,骤然听闻五国之一的罗国居然就这样覆灭了,不禁生出极大感慨,沉默不语。只有一名修道者惊呼出声:“什么?罗国居然被灭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丘成道看了那人一眼,问道:“你何时出来的?”

    那位修道者算了算,说道:“比道兄先出来一个时辰。”

    丘成道说道:“那便是你离开之后不到三十日,两国大军便杀了过来。”

    那位修道者闻言微怔,想着还在幻境里的那些亲人挚交,眼里隐有痛苦之意。

    丘成道问道:“你是罗国人?”

    那位修道者行礼说道:“说来惭愧,死时我也只是朝中一名普通官员,倒是道友在宫里的大名我早有所闻。”

    一位帮助皇帝炼丹的少年道士居然享有大名,自然不可能是什么好名声,他不便说得太明白。

    丘成道却毫无惭愧之意,反而轻捋短须,显得有些得意。

    很快那些得意便消失了,变成了愤怒,因为他发现自己竟然是第六个出来的。

    还有二十名问道者在幻境里,自己天赋卓异,手段了得,为何这么早被淘汰了出来?

    丘成道看着那些依然闭着眼睛沉睡的人们,眼里满是痛苦与愤怒,喝道:“这不公平!凭什么他们进去就是靖王世子、北海公子、白痴皇帝,我们却要从最下层开始攀爬?”

    听着这句话,醒来的修道者们脸上都露出了同样的情绪。

    想着这十五年在七神教与皇宫里的艰难与羞辱,丘成道冷哼一声,道袖微卷,带起一阵清风便向某处袭去。

    井九闭着眼睛坐在那里。

    要说丘成道最嫉恨哪位问道者,自然是楚国的那位白痴皇帝。

    相信大部分问道者都是这样想的。

    他当然不敢杀井九,只是刚从幻境里醒来,精神还有些恍惚,羞怒之余,总想发泄一番。若让他的袖风落在井九身上,井九在青天鉴里的神魂必然受到干扰,说不定便会出大事。

    忽然有清脆的铃声响起。

    一个小巧的琉璃铃铛出现在井九的身前,把那道袖风化于无形。

    这时青儿从青天鉴里飞了出来,扇动透明的双翅,带起一道狂风,卷起丘成道的身体从洞顶扔了出去。

    天空里传来他的惨叫声,不知道最终他会落在哪里,被摔成什么模样。

    青儿望向其余五名醒来的修道者,眼神冷漠至极。

    那五位修道者敛神静气,表示这件事情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

    青儿没有理这些人,望向井九身前那个琉璃小铃铛,神情微异,心想这人真是奇怪,身边居然有这么多好东西。

    ……

    ……

    青儿姑娘重新回到青天鉴,变成那只青鸟,在北秦与南楚之间来回飞着,偶尔会去赵国看几眼。

    时间就在它的飞行里慢慢流逝,转眼又过去了三年时间。

    三年时间里发生了很多事情,得到胡骑与靖王的暗中帮助,北海郡造反终于成功,大军杀进了咸阳。

    北海太守正式登基为帝,发布的第二封诏书便是立白昼为太子。

    这件事情没有超出人们的意料,少年武神白昼排行第二,但在起兵起到了最重要的作用,立下无数功劳。

    他的那位兄长早在起兵之前便主动要求留守北海,明确表示了放弃或者说退让,只是令人有些心寒的是,就在立太子诏书颁行后不久,此人还是死了。说的是病死,但谁知道是自杀还是被杀呢?

    那位落难公主也被迎进了咸阳城,被新皇封为护国长公主,看似尊贵至极,实则不然。

    咸阳城里所有人都知道,这位前朝公主被幽禁在冷宫里,可能这辈子都无法再出来。

    秦国的局势并没有很快平静下来,多路义军打着拥立公主的名义,前赴后继地向着咸阳城发起进攻。白昼率领大军四处扑杀,军法依然如神,手段则是越来越残暴,动辄屠村坑降,再没有人用少年武神来称呼他,而是称其为杀神。

    ……

    ……

    作为秦国新皇的暗中支持者,楚国靖王也获得了极大好处,罗国的大片沃野归了沧州,困扰那对父子多年的粮草问题,终于得到了解决。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靖王世子最近这些天的心情不错。

    初雪落下时,他让下属推着自己的轮椅来到湖边赏雪。

    事实上他的心情并不是很好,眼底蒙着一层淡淡的阴影与不悦。

    秦国的局势一直在他控制之中,白昼的战功离开他的出谋划策,但他现在却觉得,局势似乎渐渐偏离了方向。不是因为公主被幽禁,这是他们三人商量好的事情,而是白昼最近做的那些事情。在他看来,白师兄现在的做法有伤天和,哪怕这里是幻境,里面的人类并非真实生命,亦是不妥,而且由心见性,白师兄如果稍有迷失,对大局颇为不利。

    初雪的湖上游船没有停,甚至比平日里更多,看来贪看雪景的并非他一人。船上的那些姑娘与客人,看着湖畔那辆轮椅,再看着四周散着的侍卫强者,猜到轮椅中人的身份,惊呼起来,隔着极远便行礼请安。

    那些姑娘更是不停挥着衣袖,无比希望世子爷忽然来了兴致,来船上看看。

    忽然有只鸽子不畏寒冷地飞到湖畔,落在轮椅上,被一只手取走。

    童颜看着船上的那些人微笑致意,说道:“秦太子究竟是怎么对晚书说的?”

    下属解开信鸽带来的消息,神情骤然凝重,说道:“向先生……死了。”

    童颜眼神微变,脸上却依然带着笑容,说道:“秦太子动的手?”

    那名下属说道:“不,应该还是那个黑衣人。”

    童颜心情微松,说道:“越来越近……看来他的下一个目标应该便是我。”

    他当年最先找到的问道者便是自己的师弟向晚书。

    向晚书一直隐藏得极深,专门负责在他与白昼、公主之间通信往来。无论是靖王府还是他自己的谍报组织,都不知道向晚书的存在。那个黑衣人居然能找到向晚书,说明此人并非只是盯着他这边的情报泄露,还有别的情报来源。

    “你专程出府应该就是等着我来杀你,但你难道就不怕我潜在湖水里给你来个惊喜?”

    雪里忽然传来一道懒洋洋的声音。

    王府的侍卫们纷纷拨出兵器,神情凝重,如临大敌。

    这几年里世间出现了一个黑衣人,境界高深,战力惊人,四处挑战高手,杀人无算,而且据说与王府有隙。

    王府侍卫们平时一直防着此人,谁想到还是让对方悄无声息来到如此近的地方。

    童颜神情不变说道:“你从来不搞暗杀那一套,都是正面战斗,我有什么好怕的?”

    “你是靖王世子,与那些可怜的家伙可不一样,我要杀你可不会管那么多。”

    一个戴着笠帽的人从风雪里走了出来,浑身透着懒散的意味,却又有着极锋利的杀气,就像一把鞘中剑。

    童颜看着那个人说道:“我曾经以为你是井九,今天一看你还真有些像他。”

    那人把笠帽掀到身后,露出一张平实无奇而陌生的脸,说道:“你知道我不是他。”

    童颜看着那个人的眼睛,有些不确定问道:“卓如岁?”

    那人觉得很莫名其妙,说道:“还能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