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道朝天 > 第一百零八章就算天空再深看不出裂痕
    墨公是这个世界里境界最高的人。

    这个事实是如此的清楚,就像他此时一身黑衣站在覆满白雪的皇宫里,一眼便能看到。

    按道理来说,他不应该站在这里,但他就站在了这里,无人敢问。

    雪地上留着一些爪印,那是青鸟在天空里飞过的痕迹。

    墨公不再看天,看着那些爪印,若有所思。

    皇城墙外的值房里,张大学士看着杯里热气渐无的茶水,同样若有所思。

    一名官员站在他的面前,表情有些紧张。

    禁军统领推开房门,带着雪粒走了进来,神情凝重说道:“沧州的人都盯住了,只是担心那些死士会不会提前混进了宫里,再就是聚拢在宫外的那些百姓书生,如果不尽早驱散,只怕会被有心人利用。”

    大学士用食指把茶杯轻轻推到离桌子边缘稍远些的地方,说道:“陛下宫里如果有动静,禁军便动吧。”

    听到这句话,那名官员神情大变,啪的一声直接跪到了他的身前,急声说道:“大人,万万不可!”

    大学士深深看了此人一眼,没有说话。

    那名官员声音微涩说道:“陛下乱命召靖王世子进京,朝廷局势顿时不稳,民意汹涌,如此好的机会怎能错过?”

    这句话没有说明,但意思已经非常清楚。无论是皇帝陛下想杀死靖王世子,还是靖王世子想要弑君,朝廷都可以趁乱做很多事情,而且事后不需要承担任何的罪名。怎么看这都是大学士最好的机会,甚至可以说是完美的机会。

    就连禁军统领都有些动摇,望向大学士,紧张地等着他最后的决定。看张大学士依然沉默,那位官员生出些希望,再次苦劝道:“就算陛下真有什么准备,但墨公就在宫里,只要他出手……什么事情不能解决?”

    “墨兄此生行事只为天下公义,怎会为了你我的私心出手?”

    张大学士起身走到窗畔,望向看不到的皇宫深处,想着那位相识数十年的友人,再次陷入沉默。

    以靖王世子的智谋与能力,既然能带着墨公进宫,自然便能说服墨公出手。今天的机会确实太好,就算陛下再如何大智若愚,深不可测,也没有办法抵挡这场风雪。但他为何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

    他的视线穿过宫墙与风雪,仿佛看到了墨公站在雪地里的画面,感觉到那里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正在发生。

    墨公站在风雪里,还有很多人也站在风雪里。

    汇聚在宫门外的那些百姓与书生,顶着风雪不停哭喊,求陛下一定要保证靖王世子的安全,以免楚国陷入可怕的战火,比如那些在背街处整装待发的骑兵,还比如那些时刻准备闯宫的沧州强者。离正殿不远的地方,几名早在十年前便自阉进宫的太监穿着羽衣,借着风雪的遮掩,悄悄靠近。除了童颜与他们自己,没有人知道他们是沧州送进宫的死士。

    今日楚国都城里的这些事情和这些人,就像是青鸟故意留在雪地里的那些爪印一样,东一处西一处,看似并无相干,实则有着极其隐秘而玄妙的联系。

    这些事情最终会演变成什么模样,这些人最终是生是死,都要等着那局棋的结束。

    但那局棋这时候正处于暂停之中。

    童颜看着远方的风雪,浓眉像剑一般挑起。

    这里是青天鉴的幻境,并不是真实世界,这里的修道者无法飞升,为何会有天劫?然后他想起很多年前初进此间时听到的那句话——这个世界里的修行境界最高也只能到金丹圆满至初婴,也就是游野初境,再也无法提升。

    之所以会有天劫的征兆,难道便是因为这个世界有人触碰到了初婴之上的境界?

    这样的事情以往在青天鉴里应该也发生过,这里的修道者并非真实的生命,想必都已经被抹杀。

    可是这次……童颜感受着风雪那边的气息变化,情绪有些复杂,因为他知道将要破劫的那个人是谁。

    墨公是大文士,也是大书家,更是数百年来境界最高的修行者。

    他是童颜的忘年交,也是张大学士的挚友,他今天来楚国都城,并不是为了杀皇帝,而是为了天下的和平。

    但就像张大学士想的那样,童颜既然能劝说他来都城,便一定有办法劝说他对井九出手。

    只是童颜这时候很犹豫。

    如果墨公选择破劫,必然是身死道消的结果,对他的局会带来致命性的影响。

    无论站在墨公立场,还是他自己的立场,似乎他都应该想办法让墨公选择不应天劫。

    问题在于童颜是一位修道者,他很清楚那种大道在前的感觉,所谓朝闻道,夕死可,便是这个意思,他不想墨公因为自己错过这个机会。

    “你会怎么选?”

    童颜忽然望向井九问道,这问的自然不是下一步棋,而是墨公的选择。

    井九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在他看来这不是需要选择的事情,生命本来就应该往那个方向去。

    风雪越来越疾,皇宫里的画面越来越模糊。

    时间缓慢地流逝。

    墨公站在雪地里,依然没有动作。

    井九动了。

    他拈起一枚黑棋搁到了棋盘上。

    咔嚓!

    一道极粗的闪电忽然从天空里落下,穿过无数雪片轰在了皇宫里!

    皇城内外响起无数惊呼,骚乱起来。

    童颜的身体变得有些僵硬,不知道这是巧合还是什么。

    井九说道:“去看看。”

    柳十岁看了童颜一眼,撑着伞走出宫门,来到皇宫广场里。

    封宫的旨意已经下了,哪怕天雷落下,宫外已经混乱不堪,依然没有人进来。

    如白毡的雪地上出现了一个破口,就像被灯火烧破了一般,四周出现了数道裂口。

    墨公的衣服边缘有些焦糊,沉默看着天空,眼里没有惧意,只有战意,右手已然落在了剑上。

    柳十伞静静看着他,等着他做出最后的决定。

    ……

    ……

    羽翅破雪,青鸟飞来,轻轻落在桌上。

    它没有去看雪地里的墨公,所以回音谷外那些现实世界的修行者没有看到那道天雷落下的画面。

    它也没有看棋盘上的那些棋子,而是望向了井九,眼里满是探询与困惑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