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道朝天 > 第一百一十五章皇帝轮流死
    青儿没听明白井九的话,认真地想了想,还是没有想明白,于是便放弃了,问道:“你真的不担心秦国和赵国?白千军与那个死太监真的很可怕,更何况小早儿还一直在幻境里。”

    井九说道:“别人的事情与我没有关系。”

    青儿想起十几年前,就在这张榻上的画面,叹息说道:“她可是真的很喜欢你呢,我本来以为你们之间会发生很多故事,谁想到你竟是这样的无情。”

    井九说道:“都是假的。”

    青儿睁大眼睛说道:“可你说过,这个世界正在变成真的。”

    井九说道:“对任何一个世界来说,将来注定会离开的人都是假的。”

    这句话有深意,明显说的不止是青天鉴里的世界,也包括外面的真实世界。

    青儿看着他看了很长时间,忽然问道:“那你来这个世界做什么?”

    井九说道:“我要仙箓。”

    每个进入青天鉴幻境的问道者,目的都是长生仙箓。

    这是一个很俗气的答案,也可以说简单,那么就很纯粹。

    青儿看着他认真问道:“你确定自己可以成功?在我无法帮助你的情况下。”

    井九说道:“我与他们选择的方法不同,道路不同,到最后才会知道谁正确。”

    ……

    ……

    当人们回首往事、试图厘清记忆的时候,往往会选择一些重要事件做为时间节点。令人悲哀的是,那些重要事件一般都不是喜事,而是丧事,比如家里哪位长辈在竹椅上闭上眼睛,又比如哪位亲人葬礼上的白幡被风吹倒了好些根。

    对民众而言,丧事的规格要更高,死人的份量要足够重,他们的集体记忆才能足够深刻,继而成为他们的精神纪年,比如皇帝驾崩。当然单就这件事情而言,丧事与喜事很难明确地分清,因为老皇帝驾崩便意味着新皇帝登基。

    秦国皇宫里。

    病榻上的老人满脸皱纹,满头白发枯干的像深秋忘了烧掉的霜草,两眼深陷,呼吸微弱,眼看着便要死了。

    太子白昼,也就是白千军的脸上看不到任何悲痛的情绪。因为他会是秦国新的君王,也因为他对这位老人没有太多感情,哪怕二十几年的岁月消磨了很多记忆,至少这件事情他记得很清楚,对方并不是自己真正的亲生父亲。

    病榻上将死的老皇帝本来只是一个偏远的宗室子弟,凭着接人待物的先天本事与偶尔迸发出来的一次激情,远赴北海郡袭了郡王,甚至得了太守实职,在与北方野蛮人长达数十年的对峙里,他怯懦的性情被掩饰的越来越好,更是积攒了极深厚的实力,最终借着天下大势所趋,成为了秦国新的皇帝。这段历史可以称为中兴,甚至可以说是开国,老皇帝本应在史书上得到更浓墨重彩的书写,只可惜他生出了一个更加光采夺目的儿子。

    当年的少年武神,现在已经变成能止小儿夜啼的北国杀神,就算在秦国皇宫里,也没有人敢直视他的眼睛。

    “我不喜欢被称作神,因为我知道自己不是,我也不喜欢被人称为太宗,或者什么宗,因为我觉得不管你还是以前的那些皇帝,都没资格排在我的前面,所以我决定登基之后就叫皇帝,以白为姓,你觉得白皇帝这个名字怎么样?”

    白千军说道:“登基大典已经准备好了,所以你今天晚上就死,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说完这句话,他向着殿外走去。

    老皇帝盯着他的背影,眼里满是怨毒与痛悔的情绪。

    咸阳皇宫里有无数座宫殿,以数量而论,只有齐国学宫能够与之相提并论。

    那些宫殿在夜色里就像是无数只蹲着、准备出击撕咬猎物的猛兽,被星光照亮的时候,更加狰狞。

    白千军走到最深处的那座宫殿里,挥手赶走所有的人,循着琴音找到了那个人。

    一方池塘在廊下倒映着灯火,少女在那里轻轻弹着琴,白裙随夜色轻轻起拂,就像塘里的残荷。整个画面有种孤清可怜的感觉,很符合落难公主被幽禁冷宫的想象,但事实上她的眼神平静,根本没有这些多余的情绪。

    “明天我就要登基了。”白千军走到她的身前,居高临下看着她,眼神里却满是宠溺与疼爱的情绪。

    “恭喜师兄。”白早抬起头来,看着他微笑说道。

    白千军眼里的那些情绪早已消失,说道:“齐国那边有确切消息。”

    听到这句话,白早神情微变,很明显比起秦皇驾崩,改朝换代,她更关心齐国的那件事情。

    进入幻境的二十余名问道者,现在已经死了很多,还活着的基本上也都已经确定了身份,只有一茅斋弟子始终没有现身。那位叫做奚一云的书生,自始至终都没有被人发现过,没在幻境里留下任何痕迹,就像是没有来过。

    这是童颜最想知道的事情,但直到他被井九杀死、逐出幻境,也没想明白奚一云是如何做到的。

    白早也很关心这件事情,让秦国的谍报组织查了很多年,终于在春初的时候查到了一些线索。

    “他在这里叫云栖,当年曾经求学于墨公,后来去了齐国学宫,管理典籍,前年开始出来讲学。”

    白千军说道:“这些年他没有与外界接触过,只是前段时间收的一个弟子与赵国万松学院的书生有所来往。”

    听到讲学二字,白早大概明白了这位一茅斋弟子想怎么做,但还是有很多不解。

    “他是如何能把自己的身份隐藏的如此之好?”

    白千军的神情变得有些复杂,说道:“因为……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

    白早微怔说道:“你是说他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白千军点了点头。

    白早有些吃惊,说道:“你确认?”

    白千军说道:“我派了七批人去试,确定他真忘了自己的问道者身份,一心只想着救苍生,行大道。”

    白早看着琴上的那些弦,沉默不语——在幻境里生活的时间太长,被红尘所惑,问道者真有可能忘记所有前尘往事,但奚一云明显不是那种,更像是主动的遗忘,他为何要这样做?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她轻声感慨说道:“真是高妙至极。”

    白千军也持相同的看法,说道:“应该如何处理?”

    “一茅斋的先生们不修道,道心却坚若磐石,难以动摇。”

    白早说道:“现在就想办法杀了他,不然日后会是极大的麻烦。”

    白千军忽然说道:“我也忘了一些事情,只要不去想,便很自然地忘了,但有些事情不想忘,就忘不了。”

    再平静的视线也会被感受到,更何况平静的背后隐藏着热度。

    白早没有抬头,说道:“童颜师兄出去了,你怎么看?”

    白千军缓缓收回视线,望向池塘上那些并非真实的灯光倒影,声音有些微冷。

    “我本来就反对他去楚国都城,师妹你和他都太重视井九了。”

    白早淡然说道:“师兄死了,证明井九如我所说值得重视。”

    白千军沉默了会儿,说道:“师妹你始终都是对的。”

    白早静静看着他的侧脸,说道:“是的,有什么不妥吗?”

    “没有不妥,一切都在按照你与童颜的想法进行,仙箓最终会落在我们手里。”

    不知何处有夜风穿宫而过,把视线所及之处的灯影搅碎。

    白千军静静看着那处,说道:“我只是忽然很想再多忘记一些事情。”

    说完这句话,他转身出殿,去准备明日的登基大典。

    白早望向水面,没有说话。

    她明白他的意思,觉得很没意思。

    池塘水面残破的灯影缓缓凑回一处。

    她想到楚国那边传的消息。

    下了罪己诏后,井九被那位大学士幽禁进了冷宫。

    罪己诏肯定不是他自己写的,被幽禁进冷宫倒是他自愿的,就像她一样。

    想着这些巧合,白早莞尔一笑,觉得好有意思。

    ……

    ……

    又过去了五年。

    秦国白皇帝行事暴虐,横征暴敛,强命洛西三千豪户入咸阳,一时间怨声载道,旋被镇压,只能道路以目。三万铁骑在他的亲自指挥下,如最锋利的剑锋,横扫整个大陆北方,所向无敌,就连那些野蛮部落也畏惧的连连退却。

    唯一能与秦国争锋的赵国,偏在这时候遇着了一件大事,他们的皇帝要死了。

    这位皇帝陛下英明至极,智慧无双,宽严相济,可惜的就是先天不足,身体太过虚弱,没有子嗣。

    过去的五年时间里,可能便是因为这些问题,赵国朝野间一直弥漫着一种诡异的气氛。皇帝陛下接连颁旨,做出多项人事任免,强力限制缉事厂的权力,大力扶植后党,明显是要对何公公开刀的模样。但不管赵国官员百姓乃至齐国商人如何翘首以待,最终皇帝陛下也没有对何公公动手,甚至依然信任有加,就连喝药也还是只喝何公公亲自熬的药。

    殿里的药味要比往年淡了很多,可能是因为窗子都开着,通风良好的缘故。

    “张大学士比我们要大五十岁,再怎么能熬,也熬不到二十年后。”皇帝喝完药后苍白的脸色没有任何好转,半倚在榻上,喘了两口气,接着说道:“今后的天下,能对付白皇帝的也只有你了。”

    何霑没有说话,也没有劝陛下好生休息,因为谁都知道陛下已经撑不了几天。

    迎着皇帝满是企盼与恳请的眼光,何霑沉默了会儿,拍了拍他的手背,还是没有说话。

    有风从宫外灌进来,随之而入的还有皇后娘娘。

    她满脸泪水走到榻前,有些粗暴地挤走何霑,坐到皇帝身边,牵起了他的手。

    何霑向殿外走去,隐约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幽幽的叹息。

    ……

    ……

    当天夜里,赵皇便死了。

    何霑亲眼看着他断的气,然后平静地开始布置各项事务,直到忙得差不多,才回自己的房间去睡了半个时辰。

    整个过程里,他没有做任何出格的事,没有失礼数的地方。

    皇后娘娘让人问过,知道他没有去御花园后沉默良久,竟不知是应该高兴还是失落。

    天还没有亮,皇宫内外已经站满了浑身素服的大臣,还有很多大臣按照规矩出城去迎。

    河间王世子准备进京继承皇位。

    按道理来说,这是五年前已经确定好的事情,世子早就应该以太子之礼养在宫中,今日直接继位就好。但不知道因为什么缘故,这个提议没有通过,传闻是因为小何公公不喜欢世子,暗中做了手脚。

    时间缓慢地流逝,晨光渐渐照亮宫殿的檐角,然而出城迎驾的官员们还没有回来。

    皇城内外的气氛有些压抑紧张。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长街上响起蹄声。

    快马回报。

    然后层层上报。

    殿前玉石梯两侧的大臣王公们盯着那位礼部官员,仿佛要把他生吞活剥一般。

    那位礼部官员脸色苍白,紧张万分说道:“世子……太子……不……那位不肯走正明门,要走西华门。”

    听到这句话,殿前顿时鸦雀无声,官员们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太子即位走正明门。

    皇帝回宫是西华门。

    事情很简单,却很重要。

    但凡重要的历史时刻,朝廷里总是不会缺少勇于“任事”的官员。

    很快殿前的沉默便被打破。

    一位翰林站了出来开始引经据典,论证陛下走西华门的正确性。

    接着又有数名官员相和。

    大功自然要冒大险,但在场的那些真正大人物始终保持着沉默。

    官员们辩论的声音渐低,所有视线都望向了一个地方。

    那里不是最高处,甚至离玉石梯还有些远,是一片殿角的阴影,有个人站在那片阴影里。

    “如果不想走正明门,那就请回吧。”

    整个新帝登基的过程里,何霑只说了这一句话。

    史书是这样记载的。

    ……

    ……

    (先明确表明态度,大礼议我当然站嘉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