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道朝天 > 第一百一十六章今年到张家
    正明门是皇宫的偏门,与名字不同,并不如何明亮,阴暗幽静,看着有些可怕。

    小皇帝看着眼前那条幽长的通道,想着先前宫人的传话,脸色有些苍白。

    按照他的性情,这时候恨不得转身就走,回到河间府去做自己的世子,但五年前母亲便对他说过,如果去了京都,别的任何事情都无所谓,只需要牢牢记住两件事情——对皇后娘娘孝敬以及不要得罪何公公。

    他不明白那个太监究竟有什么可怕的地方,为何整个赵国在他的面前都噤若寒蝉,更不明白自己如果当了皇帝,为何还要在一个太监面前伏小做低,想不明白无所谓,母亲用了一种很极端的方式让他记住了这件事情,再难忘记。

    五年前说完这句话后不久,他的母亲便病死了。

    谁都知道,那是因为她必须死。

    一国不可有二主,皇帝也不能有两个母亲。

    想着这些事情,少年的脸色更加苍白,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走进了宫门。

    看着这幕画面,那些官员们终于放松下来。

    史书记载,在新帝登基的过程里,何霑公公只说了一句话,这当然不是真的。

    只是他说的那些话除了小皇帝再没有人能听到。

    文华殿侧殿的光线有些阴暗,何霑的脸藏在阴影里,小皇帝的心情更加紧张,下意识里望向殿外。

    随他进宫的河间府旧人在殿外候着,没有被赶走,没有被换掉。

    这个事实并不能让他稍觉安慰,这只能说明宫里的这些人有着控制自己的绝对自信。

    何霑说道:“当年陛下应该以太子的身份进宫学习政务,结果被人拦了下来,流言里说是我,其实不是。”

    听着这句话,小皇帝产生了某种错觉,以为何公公是害怕了,想要表达对自己的忠心,脸色变得有些奇怪。

    好在何公公的下一句话来的很快,避免了因为误解而发生新君只当了一天的闹剧发生。

    “我不是害怕,也不是解释,只是想告诉陛下,我知道五年前是你自己不想进宫。”

    何霑说道:“但终究还是到了今天,不想也不行,那就在宫里好好过吧。”

    他的语气很平和,语调很从容,语句里的用词与态度却让小皇帝感到了极度的愤怒,然后生出极度的恐惧。

    愤怒源自无能为力,自然会心生惧意,小皇帝嘴唇微抖,想要说几句话,终究什么都没能说出口。

    “河间府这五年偷偷送进京的那些人,今天凌晨都已经被抓,相信这时候已经都死了。”

    何霑的语气依然很平静,说道:“陛下以后不会再被那些心怀不轨的反贼骚扰。”

    小皇帝的脸色变得异常苍白。

    河间府做了很多准备,五年时间里不知道输送了多少金银与死士还有谋士进京,就是想要保证他能够坐稳皇位。

    谁能想到这些事情一直都在缉事厂的掌控之中,只需要一夜时间,便扫荡的干干净净。

    “我带进宫的这些人……也要全部杀死吗?”

    小皇帝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盯着何霑的眼睛,愤怒说道:“公公,难道你一点颜面都不想给皇家留!”

    何霑说道:“自然不会,要知道从今天开始,你便是先皇的儿子,是赵国的君王,我会给予你充分的尊敬。”

    叙述的顺序是很重要的事情。

    ——你要记住你是先皇的儿子,与河间府再没有任何关系。

    如果记不住这一点,那么还会有很多人死去,甚至你也可以不是赵国的新皇帝。

    小皇帝沉默了很长时间,带着挫败与嘲弄的情绪问道:“那今后我该如何称呼公公你呢?”

    何霑说道:“私下的时候,我允许你称呼我为叔父。”

    说完这句话,他向着文华殿外走去。

    看着那个黑暗的背影,小皇帝的脸上满是震惊与荒谬,最终再次归于恐惧。

    ……

    ……

    元宫是皇后娘娘的寝宫。

    今天皇后娘娘已经变成了太后娘娘,但还是住在这里。

    太后娘娘与先帝的感情很好,后党被扶植五年,那么与何公公的关系自然不好。

    何霑走进殿来,神情有些疲惫,看着他这副模样,太后娘娘心里的悲痛少了些,无声冷笑。

    “我与陛下谈完了,谈的还可以。”

    何霑说道:“就像我们以前商量好的那样,娘娘您垂帘于后,我就不出面了。”

    “是不出面还是不方便出面,你心里清楚。”

    太后说道:“太监终究没办法站到明处,我就不明白你还撑着做什么,本宫一道旨意就可以赐死你。”

    “娘娘应该自称哀家。”

    何霑面不改色说道:“世间再无墨公这样的人物,朝廷在我的手里,天下无人能赐死我,就算能,娘娘您也不应该这样做。”

    太后微微抬起下颌,骄傲说道:“没有哀家,你什么事情都做不成。”

    何霑说道:“彼此,就靠娘娘家的那几位白痴国舅,不出十年,朝堂便会易手,娘娘您会被请入冷宫,家族被诛杀一空。”

    那棵遮阴的栗子树还在皇宫里,依然是彼此利用的关系。

    太后沉默了会儿,说道:“今次的事情,不会如此简单的平息。”

    谁都明白正明门与西华门的区别,更加明白少年天子与何公公的关系,朝堂上那些勇于“任事”、擅长投机的官员,怎么会错过这个机会?以御史台为首的言官开始试探性地发起攻击,太学学生与万松书院的书生们,反应更是激烈,而据缉事厂查得,这些事情的背后隐隐有着齐国学宫的影子,所有线索都指向了那名叫做云栖的书生。

    数十日后,对何霑的攻击进入到了新的阶段,无论是朝堂上的大臣还是皇宫里的太后娘娘都没有任何反应,哪怕他们也是被那些书生们攻击的一方。

    只要何霑亲自出面镇压此事,无论最后结果如何,他的名声都会变得更臭,露出更多的漏洞。

    何霑没有理会这件事情,也没有出面,等着缉事厂拿到那些东西后,深夜入宫求见太后娘娘。

    太后想要拖时间,表示天色已晚不想见他,但那些宫门与侍卫又如何拦得住何公公?

    看着依然出现在面前的何霑,太后紧了紧身上的衣裳,愤怒到了极点,喝道:“你究竟要做什么?”

    何霑没有说话,把那些卷宗放到她的身前。

    太后看了两眼,更加愤怒,说道:“你想构陷哀家?”

    “这是娘娘家里的事情,娘娘并不知情,而且并非构陷。”

    何霑说道:“强占良田,逼死县官,欺男霸女这些都是小事,通齐却是大事,如果让百姓知晓娘娘家里这些年一直都是被齐国商人养着的,会有什么反应?”

    说完这句话,他便离开了皇宫,连那些卷宗都没有带走。

    太后对着那些卷宗沉默了一夜时间,第二天清晨终于做出了决定,召数位顾命大臣进宫,接连颁下数道旨意,阁臣领命,御史台被清洗了一遍,该下狱的下狱,该流放的流放,万松书院被封,太学因为重建明堂而暂时停课……

    这些事情都很惊心动魄,最惊心动魄的当然还是皇宫外的杖责声。

    有的官员铁肩担道心,有的官员铁骨铮铮,但是屁股终究是软的,十余大杖下去,官服如何能不被染红?

    事态渐渐平息,虽说缉事厂的密探与何公公一系的官员,在整个过程里什么都没有做,但依然止不住天下人把罪恶归在他的身上,就像过去那些年里一样。

    何公公的名声更加糟糕,仿佛变成了真正的魔鬼,对那些夜啼的顽童来说,威慑力甚至已经超过了可怕的秦国白皇帝。

    赵国新帝年龄还小,太后垂帘听政。

    整个天下都知道,站在阴影里的何公公才是真正的掌权者,人称九千岁。

    ……

    ……

    像何霑这样权倾朝野,把皇帝玩弄于股掌之间的臣子,历史上有但不多,而且这种臣子往往会死的很快,很少能像他这样把持朝政如此多年。

    在青天鉴的世界里,何霑却并非孤例,还有一位同行者,那便是楚国的张大学士,也就是世人尊称的少岳先生。

    楚皇被幽冷宫已经十年,甚至已经快要消失在世人的记忆里。

    对很多孩童来说,更是只知大学士,不知皇帝。

    张大学士治国水准依然无双,只是脾气越来越怪异,手段越来越强硬,即便无人敢反对,怨怼之心却是越来越多。

    某天傍晚,大学士批完奏章,觉得眼睛有些花,站起身来走到窗边,看着渐要落下的夕阳,生出一种明悟。

    前代秦皇已经死了快二十年,那位北海郡的秦皇死了十年,那位年轻的赵皇都已经走了五年。

    大学士去了皇宫。

    这个消息震惊了整座都城,甚至很快传到了赵国与秦国。

    太监宫女们跪在正殿不远处,看着眼前的画面,有些茫然失措,不知道该做什么。

    紧闭的宫门斑驳如画,铁锁已经锈死,墙那边的檐角上到处都是年久失修的痕迹。

    看着这座已经废弃多年的宫殿,张大学士心里生出极其复杂的感觉,整理衣衫,缓缓拜倒。

    “臣请陛下赐见。”

    一道清冷的声音从宫殿里传出:“我说过无事不要来扰我。”

    对很多太监宫女来说,这是他们第一次听到皇帝陛下的声音,表情有些复杂。

    张大学士说道:“臣有事。”

    那道清冷的声音说道:“何事?”

    张大学士对着宫门庄重行礼,说道:“臣已经老了,要死了。”

    那道清冷的声音沉默了会儿,然后再次响起:“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