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道朝天 > 第一百二十章此事无关真假
    (这章本来应该是一屋暗灯,照不穿我身的最后一章,好在这个章节名我也是很满意了。)

    ……

    ……

    在大殿上,陈大学士和一名武将曾经带着嘲弄的意味说过,就算井九能把这些官员困在宫里也没有用。

    井九根本没有想过这样做,而是直接把他们都杀了。

    数十名官员倒在了血泊里,他也付出了些代价。

    那些武将有些本事,而且陈大学士事先已经做了准备,请了几位修行强者冒充官员进了殿。

    朝阳照在他苍白的脸上,他望着皇城外远处的天空,想到很久之前以及很久之后的一些事情。

    历史总是在不停地自我重复,唯一的差别是他在这里的境界实力有些低。

    那名小太监带着还活着的几名官员,沿着大殿角落里走了出来,看着满地血泊,想着先前那些残忍血腥的画面,那些官员的腿有些发软,勉强走出殿外,看着浑身是血、提着剑的皇帝陛下,哪里敢直视,啪啪数声便跪了下去。

    “如果还能走路,就去把事办了。”

    井九的声音没有什么情绪。

    那些官员哪里敢耽搁,用手撑起身体,用最快的速度向宫外走去。

    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他们去做,安抚禁军是第一步,从诏狱里把那些大人救出来是第二。

    皇城外稍微有些骚动,很快便平静下来,没有过多长时间,宫门再次被打开,数十名官员来到殿前,跪到井九身前。

    这些人刚刚离开诏狱,身上还穿着囚服,看着极其狼狈。

    裴大将军与周太守跪在最前面。

    前者是张大学士最信任、在楚国威信最高的名将,后者的身份地位差很多,却是张大学士为井九准备的日后宰辅。

    他们从那几名同僚处听说今日殿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根本无法相信,直到此时,看着数十名太监宫女在几名太监的指挥下,不停向殿里泼洒清水,看着那些血水像瀑布般从殿里流出,顺着石阶淌下,才震惊地确定原来那是真的。

    陛下把朝堂上的官员都快杀光了。

    井九看着裴将军说道:“你去城外的大营,都城里如果有什么问题,直接扑灭。”

    裴将军神情微变。周太守担心陛下不知道当前局面的复杂程度,说道:“都城大营不会听裴将军的令,都城里各府都早有准备,那些王公更是绝对不会安分,说不定便会趁乱兴风作浪,陛下……”

    “你们是大学士选中的人,如果这种小事都处理不好,他的眼光也未免太差了些。”

    想着死在殿里的陈大学士和昨日死去的金尚书,井九发现张大学士的眼光确实不如何,除了看明白了自己。

    “总之这种小事不要来烦我,今天不要,以后也不要,这方面你们要向他好好学习。”

    说完这句话,他转身向冷宫走去。

    卓如岁打了个呵欠,跟着他离开。

    ……

    ……

    被锈死的锁已经被除掉,平日送杂物的侧门则被封死,除此之外,冷宫没有什么变化,还是那样冷清。

    井九把那柄破损严重的剑扔进池子里,换了件衣裳,倚回榻上,浑身的血水自然早就干净了。

    卓如岁站在榻前,说道:“如果不是那次断臂,也许我现在已经把外面的事情忘了大半。”

    井九说道:“要争仙箓,青天鉴自然不会让你忘了这件事情,别的事情忘了也无所谓。”

    卓如岁说道:“师叔你到底准备怎么做?”

    井九说道:“你呢?”

    “我还是以前的想法,就在这里修行杀人。”

    卓如岁理所当然说道:“把别的问道者全部杀死,仙箓自然是青山的,就算不成,也没有虚度这数十年。”

    井九说道:“我差不多。”

    青山弟子行事就是这样干脆利落,有着相似的布局也不为奇。

    卓如岁只是有些不明白,既然是要修行,是要杀死别的问道者,你天天躲在皇宫里做什么?

    他知道就算自己问,也不可能有答案,没看当年童颜死的多么无奈,举手随便行了一礼,便准备离开。

    井九说道:“去哪里?”

    卓如岁说道:“去赵国杀那名太监。”

    井九说道:“何霑有些变态,小心。”

    卓如岁走后,宫殿里更是冷清安静。

    都城今日必将大乱,也不知道裴将军与周太守等人究竟能不能稳住局势,也不知道最终要死多少人。

    井九坐在榻上,静静看着窗外的天空,保持着这样的姿式,持续了很长时间。

    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事情,应该与都城里的混乱无关。

    天光转移,不时有人来到殿外禀报当前局势,说来有趣的是,传话的人不是那个小太监,而是张大公子。

    可能在裴将军与周太守等人看来,张大公子是最得陛下信任的人。

    井九没有回话,依然看着窗外,沉默不语。

    太阳渐渐落下,暮色之后便是夜色,宫里的光线变得晦暗起来。

    不知何时,殿里亮起了一盏灯。

    扑棱,扑棱。

    青鸟挥动着翅膀飞进殿里,落在榻上,变成那个可爱的小姑娘。

    井九问道:“解决了?”

    青儿说道:“城外大营与禁军的叛乱已经被裴思明镇压,那些大臣的府邸已经被控制,你不用担心。”

    井九说道:“我没有。”

    青儿微嗔说道:“外面那些人喜欢看战乱,才能用那些画面唬弄过去,但我总要放些你的画面给他们看。”

    “我记得你说过,我天天在这里修行睡觉,回音谷外的那些人早就看腻了。”

    “可像今天你在殿里杀人的画面,他们最喜欢看,我没放出去,不知道惹来多少怨言。”

    “无法直接看到的画面,也许更加刺激。”

    “有道理,难怪会有不少好评。”

    “不用谢。”

    “你也不用客气。”

    青儿有些恼火说道:“以后不要总让我做信使,万一惹起白真人疑心怎么办?”

    井九说道:“我会注意。”

    昏黄的灯光落在他的身上。

    因为白天杀人的缘故,他的脸色有些苍白,神情有些疲惫,黑发披散于肩,呈现出一种颓废的美。

    看着这幕画面,青儿有些出神,片刻后才醒过神来,吃惊说道:“你居然点了一盏灯?”

    井九嗯了一声。

    这座宫殿很少点灯,直到前些天,张大学士临终前来了一次,才有了灯火。

    青儿想着这些天发生的事,有些不解问道:“你一心修行,别的事情都不怎么在意,为何这次却愿意出手。”

    井九说道:“修行需要清静地,我做这些事与狗熊除掉洞外的威胁没有什么区别。”

    青儿看着他问道:“真是如此?只是如此?”

    井九说道:“当然如此。”

    青儿撇了撇嘴,说道:“或者如此……可我还是觉得你出手与大学士有关。”

    井九说道:“也许如此。”

    青儿的眼睛亮了起来,说道:“那大学士究竟有何不同?对他来说你是假的,对你来说……好吧,他可能是真的……不对,既然你会离开幻境,而且此生都可能不会再回来,就算来也无法再看到他,那对你来说,他也是假的啊?”

    这句话里有太多真真假假,早已分不清楚真假。

    青儿盯着他的眼睛说道:“按照你的说法,所有离开而不再回来的人,彼此都是假的,那你为何会这样做?”

    井九看着那盏暗灯,说道:“因为世间有很多事情本就无关真假。”

    ……

    ……

    回音谷外一片安静。

    天空里的光幕停留在那个画面里。

    殿里的暗灯渐远,都城里灯火通明,骑兵铁蹄踏过青石板路,哭声渐低。

    青鸟与井九前面的对话没有人听到,但整个故事大家都看到了。

    修道者再如何心如止水,看着画面里的万家灯火,想着过去三十日里看到的悲欢离合,亦是有些怅然。

    瑟瑟的眼眶已经湿了,却不知是为了井九与张大学士而流,还是为何而流。

    童颜站在远处某处崖畔,想着井九最后说的那句话,沉默了很长时间。

    那些都是假的。

    修行者在求大道的过程里都听过类似的话,可能来自师长,可能来自同门,只不过不像井九那样绝对而肯定。

    这种话听得多了,很多修道者往往会产生某种错觉,认清虚妄便能触及现实,断情绝性。但就像井九说的那样,世间很多事本就无关真假,谁又能真的断情绝性?或者说,为何要断情绝性?

    崖后有脚步声响起,童颜转头望去,发现是那名黑瘦的无恩门弟子,忽然问道:“对你家公子的话怎么看?”

    柳十岁很吃惊,心想自己的真实身份居然被看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