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大将军的死直接改变了天下的局势。

    秦国铁骑连续击溃楚国军队的数道防御,很快便过了白河郡,都城遥遥在望。

    大军之所以突进的如此顺利,除了秦军实力太强,楚军战力不足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

    ——秦军先锋是靖王的军队,他们对楚国太过了解,而且对朝廷充满了仇恨。

    在赵国的沉默攻击下,西大营也没能坚持太长时间,曾经的百战精锐失去了主心骨,崩溃的速度超过了所有人、甚至是何霑与赵国将领的想象,当楚国残军逃散撤离的时候,军营里甚至还挂着裴大将军死时的白幡。

    无论是从白河郡还是西大营往楚国都城去,都是万里平野,土地肥沃,却无险可据,至此楚国大势已去。

    前方的战情不停传回都城,空气里弥漫着紧张而绝望的气氛。

    百姓们站在街头,看着告示,神情麻木而茫然。朝堂与诸部里的官员们眼神飘忽,不知道看着哪里。书院的书生们再也没了那些意气,失魂落魄地拿着书卷望着远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青楼的生意反而变得极好,每天夜里河湖岸边的楼里灯火通明,到处爆满。

    值此国族存亡之际,悲痛绝望当前,只好夜夜笙歌,只求醉生梦死,对楚人来说似乎是很值得理解的事情。

    青鸟从都城的夜空里飞过,俯瞰着这些离奇的画面与人类,落在了皇宫最深处。

    殿里没有点灯,很是幽暗,能够清晰地看到皇宫外那些灯火落在夜空里的模样。

    青鸟踱至宽榻尽头,看着井九的眼睛说道:“你没时间了。”

    井九嗯了一声,没有说什么。

    如果没有秦赵齐等诸国,楚人可以自己活的很好,但强敌环峙,那么总是会出问题的。

    张大学士如果还活着,这一天可能会再晚一些时间到来。

    但他死了,现在连裴大将军也死了。

    生死这种事情,没有谁能控制,井九也不行。

    就算是在青天鉴外的真实世界,他也只能尽可能争取控制自己的生死,而无法影响到他人。

    朝歌城里的井家一家人,比如小山村里的柳氏夫妇,总有一天也会死去。

    青鸟静静看着他的眼睛,没有变成小姑娘。

    很快它便要再次离开,替外界的修行者们去看看秦国大军南下的壮阔画面。

    井九沉默了会儿,手指轻弹,廊柱上的油灯被点亮。

    片刻后,殿外传来脚步声,那名小太监跪在地上,等着吩咐。

    井九说道:“告诉宫外的人,我会参加明天的朝会。”

    ……

    ……

    连蒙蒙亮都谈不上,天空一片漆黑,只有某处还残留着欢愉与绝望的灯火残迹。

    道路上响着车轮碾压青石板的声音。很多车轿自南城而来,渐渐汇集到皇城前的直道上。

    有些车轿停下,官员们掀起窗帘对视无语,或者低声议论,猜测着彼此的想法,以及更重要的陛下的想法。

    事实上在当前的局面下,很多官员包括民间的书生百姓,心里都已经生出了那个念头,那就是投降。

    在秦赵二国的夹攻下,楚国不可能支撑下去,更何况现在连最后的凭峙西大营都没了。白皇帝残暴异常,何太监阴冷变态,如果楚国真的坚持下去,激怒了这二位,只怕会迎来血流成河的画面,屠城这种惨事都可能发生。

    如今秦国前锋是靖王的部队,里面很多都是楚人,向他们投降总比直接向异国人投降要好些,靖王与他的部属总不可能做的太极端。秦国方面甚至还要帮着楚人挡住西大营那边的赵国轻骑,如果他们还想着统一天下的话。

    怎么看投降都是楚国当前唯一的选择,而越早投降结果也就越好。

    这个想法盘桓在所有官员的心里,挥之不去。

    但他们没有对同僚说,也没有对朋友说,哪怕最亲近的人也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因为谁先提出投降,谁就将是楚国历史上的罪人,没有人愿意带着这样的名声死去——那还不如直接就这么死在青楼的酒缸里。

    还有个最重要的问题,那就是皇帝陛下怎么办?

    与靖王谈判投降对楚国来说是最好的选择,但靖王肯定要杀了陛下给自己的儿子报仇……

    怀着各种各样的想法和对帝王心思的猜测,官员们像快要窒息的鱼儿一样沉默走进皇宫,在殿上列成两行。

    最高处的皇椅上,那个男子穿着明黄色的皇袍,黑发被布带简单地束在脑后,露出那张清美的脸。

    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看到的画面,让某些大臣想起五年前的血腥宫变,有些因为恐惧而脸色苍白,有的人则是因此生出希望,苍白的脸上出现两抹红晕,比如快被政务、战事耗干心神、五十天没有回家的周大学士。

    井九的视线在众人的脸上扫过。

    他看到了畏惧,那是害怕被点将的兵部官员,他看到了激动,那是以为他准备御驾亲征的御史大夫,他还看到了恐惧,那是怕血腥故事再次重演的、心怀不轨的家伙,他看到最多的是麻木,那是绝望认命之后的无趣。

    大殿很安静,没有任何声音,直到他开口说道:“拟旨吧,朕准了。”

    大臣们很吃惊,对视无语,不明白陛下的意思,这是要拟什么旨,您要准什么事?

    “怎么谈都可以,但不和沧州方面谈,让咸阳来人。”

    井九说完这句话,便从皇椅上起身,离开了大殿。

    大殿依然鸦雀无声,直到那道明黄的身影消失在大殿深处,官员们才反应过来,自己究竟听到了什么。

    陛下……说的是……投降?!

    官员们震惊无语,生出无数复杂的情绪,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周大学士叹息一声,眼里满是痛苦与歉疚的神情。

    他觉得自己辜负了张大学士的厚望,对不起楚国百姓,让陛下陷入如此狼狈的境地,更是万死莫赎。

    他清楚陛下为何会召开朝会,对着朝廷众臣说出这句话。

    楚国必败无疑,投降是最好的选择,但没有哪个臣子敢做出这样的决定。

    就像历史上的那些故事一样,所有人都知道,两国交战,臣子与百姓可以降,但是皇帝不能降……陛下主动提出投降,便是不想让朝中的大臣承担历史责任,尽快解决当下的乱局。

    这个决定明智而且清晰,问题是有哪个皇帝会愿意这样做?

    周大学士能够想到的事情,朝中这些聪明的官员们谁想不到?长时间的安静过后,大殿上忽然响起数道哭声。

    就算没有哭的官员,这时候也是两眼泛红,满脸歉意,痛苦不堪,虽然不知真假。

    太常寺卿霍然转身盯着这些没用的官员,厉声喝道:“哭丧啊!陛下还活着呢!”

    张大公子的母亲四年前已经辞世,他现在也已是个老人,满头银发,威严却远胜当年,甚至隐有其父遗风。

    在他的厉喝之下,殿上的哭声终于止住,大臣们醒过神来,纷纷望向周大学士。

    周大学士的嘴唇微微颤抖两下,艰难地挤出一句话:“与秦人议和,禁军全数向西大营方向调动。”

    然后他用最严厉的眼光盯着那些官员,寒声说道。

    “谁都不准在外面说,不要跟我说什么瞒不住的屁话,能瞒一天是一天,听到没有!”

    ……

    ……

    一个秦国使团秘密进入楚国都城。

    按照楚国方面的要求,靖王没有出现,但是使团里还是有很多沧州旧人。朝廷里某些官员生出很多想法,想方设法要与那些人拉上关系,不管是同年还是同乡,以求自保,甚至奢望能在日后的新朝里获得一个好位置。

    那些沧州旧人都曾经是楚国的官员,却是靖王世子童颜亲自选的官,他们与朝廷里的官员皮笑肉不笑地接触着,只有在视线落在皇宫处时,才会显露出冷酷与仇恨的意味。

    再秘密的使团也不可能瞒住所有人,消息渐渐在京都传开,风波渐起。以宽仁著称的周大学士,这一次终于有了些当年张大学士的魄力,极其强硬地斩杀了三名大臣,才算暂时稳定住了局面。

    所谓和谈便是投降,楚国方面没有什么底气,秦国方面步步进逼,很难在短时间里谈清楚,但有件事情不需要谈,双方都心知肚明,那就是——楚国皇帝必须退位。

    天无二日,国无二主。

    白皇帝要成为天下共主,自然不会允许井九还坐在皇位上。

    井九将来最好的结局,大概便是得到一个郡王的虚衔,被重兵看守,待楚国百姓渐渐忘记他的时候,再被慢慢毒死或者饿死,或者意外落水而死,就像他的那位父亲一样。

    这个时候,深宫里忽然传出一道旨意,皇帝陛下想要亲自与秦国使团谈一谈。

    旨意一出,很多官员及秦国使团里的那些沧州旧人都生出很多不耻,心想你这个亡国之君难道在这种时刻还想求些什么好条件?更大的宅子还是绫罗绸缎?又或者是十六岁的侍妾与满屋美酒?

    某天清晨,秦国使团里的几位官员进了皇宫,来到幽静的大殿上。

    井九挥挥手,示意所有的太监宫女都退走。

    那些秦国官员想着某些传闻,神情微变,旋即想着就算你把我们全部杀死,又能有什么用?

    这个时候,一名看着很普通的秦国官员忽然说道:“你们都先退下。”

    那些秦国官员神情有些不安,却不敢反对,依言退出了殿外。

    井九看着那名秦国官员说道:“我没想到来的是你。”

    那名秦国官员抬起头来,解除易容,露出那张美丽可人的脸,看着他嫣然一笑。

    “如果这次不来,我想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这下完了。”

    廊柱后方忽然响起一道声音。

    这次不再是懒洋洋的,而是有些气急败坏。

    卓如岁走了出来,看着井九恼火说道:“既然来的是她,那就赶紧收拾行李,走吧。”

    ……

    ……

    (去上海是领了一个奖,网络文学二十周年二十部作品,间客在列,感谢。再就是前两章把火中取栗写成火中取粟了,向那位姓栗的朋友道歉,不过再次证明我用的是五笔,捂额……最后的好消息就是,将夜的电视剧应该是在十月三十一号播出,腾讯视频独家,强烈建议大家关注,我比较有信心……当然,期待与紧张并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