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两位读者猜到了这一章的章节名,然后……我能咋办……还是只能这么写啊,默默转身。)

    ……

    ……

    那位秦国官员是位女子,神采飞扬,眼神明亮,有种自然之美。

    她一句话便能把所有秦国官员、尤其是那几名沧州旧人赶出殿去,在咸阳的地位自然极高,而且与童颜有旧。

    这便确定了她的身份,当然她也没想过在井九面前隐瞒自己是谁,不然她何必冒险来这里。

    看着从廊柱后面闪出来的卓如岁,白早微微偏头,有些不解问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卓如岁无精打采说道:“现在什么都做不成了。”

    她想着卓如岁的话,隐约猜到了些什么,有些不确信地望向井九,说道:“你在等他?”

    井九说道:“是的。”

    白早很是不解,说道:“他是秦国皇帝,现在楚国已经无力反抗,他为何要冒险来这里?”

    井九说道:“你师兄是个很骄傲的人,应该很乐意来到这里,欣赏我投降时的模样。”

    白早摇头说道:“骄傲不意味会得意忘形。”

    井九说道:“据我推算,他可能不会得意,但已经有些忘形。”

    这句话明显另有深意。

    白早沉默了会儿,说道:“你是怎么猜到的?”

    井九说道:“推演计算不是猜。”

    白早看着他的眼睛说道:“但最终你还是算错了。”

    卓如岁在旁边用力地点了点头。

    井九说道:“如果你不来,或者他就来,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事情。”

    白早想着在咸阳宫殿里与师兄的争吵,沉默了会儿,说道:“如果他来了你们想做什么?”

    卓如岁莫名其妙说道:“难道请他吃饭?当然是宰了他。”

    白早看了他一眼,说道:“你确定你们能杀死他?”

    “我很强。”卓如岁说道:“而且这里不是咸阳,他没有三千甲兵当龟壳,必死无疑。”

    这句话里没有提到某个人,他与白早都清楚,那就是井九也很强。

    白早说道:“现在我来了,你们可以杀了我。”

    如果她只是前朝的落难公主,杀她自然没有意义,但如果她真只是如此,那些秦国官员为何会听她的话?

    井九早就想到,秦国在天下的布局应该便是出自她与童颜的谋划,最近这些年,秦国南下的方略更应该是由她一手安排。她在秦国的地位以及作用非常重要,那么杀死她或者用她威胁白皇帝,对楚国来说便有了意义。

    只是他没有说话,也没有出手。

    “我开始就说过,既然来的是你,那就完了。”

    卓如岁恼火说道:“虽然我在天光峰顶闭关,也知道你们之间的关系,他怎么会杀你?”

    不管是闺阁小姐,还是仙女般的修道者,听着这种议论往往都会有些不喜,或者说羞恼。

    白早却心生欢喜,偷偷向着卓如岁伸出一根大拇指,表示赞赏。

    看着那根葱似的手指,卓如岁更加无奈,转身望向井九说道:“这些年我在外面杀人,你在楚国掌权,两个对付两个,怎么看都很有搞头,但现在你的国要亡了,我在这里也渐渐老了,接下来该怎么办?”

    井九想了想说道:“我也没想好。”

    卓如岁说道:“现在来看,你那一套是错的,至少没有足够的时间来证明,我得按自己的方法去做。”

    说完这句话,他转身向着殿外走去,微风拂动空荡荡的衣袖还有头发,里面居然夹着数茎白发。

    卓如岁的身影消失在晨光里,殿里安静了片刻。

    白早走到井九身前,看着他的眼睛问道:“他说的那一套是指什么?”

    井九说道:“你这么聪明,应该能猜到。”

    最了解你的人往往不是你的爱人,也不是所有的敌人,而是那些有资格做你对手的人。

    在青天鉴的幻境里,最早猜到井九想法,并且有能力阻止他践行此想法的人就是童颜。

    那年井九宁愿把沧州送给秦国,也要杀了童颜,便是要争取多一些时间。

    他争取了十年时间,可惜的是还是没有成功。

    白早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说道:“你想在这里破境?”

    井九没有说话,转身向殿后走去。

    白早跟在他的身后,说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你是绝世天才,不愿意走寻常路,但规则就是规则。”

    井九还是没有说话,来到寝殿里,取下束发的发带,坐到榻上,拿出几张纸。

    黑发如瀑般散开,与雪般的白纸形成鲜明的对照。

    白早看着这幕画面,微微一笑,坐到榻上,说道:“不管你怎么想,终究是我赢了。”

    井九看着她的眼睛,平静说道:“不见得。”

    白早觉得脸有些发烫,却勇敢地没有避开眼神。

    很多很多年前,他和她还是两三岁的小娃娃时,就是在这张榻上相见。

    现在他们都大了,这张榻自然变小了很多,彼此就在眼前,真的有些近。

    井九把手里的纸递了过去,说道:“我的条件。”

    白早没有接过那些纸,只是看着他的脸,强忍羞意说道:“都听你的。”

    不是胜利者炫耀自己的宽容,而是她知道井九自然决定投降,必然不会提出太苛刻的条件。

    她在心里对自己这样解释。

    窗外枝头的青鸟,早已转头望向远方。

    某间不起眼的商行库房里,卓如岁正在剪发,把头发绞的极其凌乱而短,然后开始仔细地给自己安装一根铁臂。

    ……

    ……

    和谈很快结束,因为秦国方面同意了楚国的绝大部分条件,但既然是投降,那些条件只不过是细枝末节而已。

    国号肯定要改,军队肯定要打散重编,楚国都城会改为南都,由沧州军镇守。

    靖王被封为南王,可能会住进皇宫里。

    楚国方面真正得到的好处是在税赋,以及律法管辖权等方面,也就是说,好处都归于百姓。

    以白皇帝的残暴之名,最终谈判能够得到这样的结果,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但当谈判结果开始在楚国都城以及更远的地方开始流传的时候,依然引起了极大的动荡,因为终究这是亡国,这是很少人能够承受的羞辱与痛苦。

    被封为临山王的井九,成为了丢脸的具体象征,被天下人嘲笑。

    楚国都城里到处都是哭声与骂声,所有的文人才子都开始尽情挥洒自己的才华,书写诗篇,描述亡国的悲痛,以及对无能昏君的愤怒。大概就连他们自己都没有感觉到,在那些诗篇的背后隐藏着某种如释重负的情绪。

    ……

    ……

    流云馆是楚国都城最红的青楼,叶韵姑娘是流云馆里最红的姑娘。

    能够让她陪宿的必然是最有钱、或者最有权的公子哥。

    今天晚上她陪的是成郡王府里的世子爷。

    那位世子爷喝了很多酒,借着醉意,点评了半夜朝政之事,其中百分之八十的时间都用来指责皇帝陛下昏庸无能,把祖宗留下来的大好江山拱手让人。

    如果换作以往,哪怕皇帝陛下向来有白痴之名,幽居深宫,从不理事,也没有人敢这样评价他,但现在情势已然不同,谁都知道楚国将亡,万岁爷只怕再活不了几年,谁会在意这些小事。

    那位世子在醉倒之前没有忘记提起自己家与靖王的亲戚关系。

    算起来都城里的王公贵族与靖王都是亲戚,但按照他得意洋洋的说法,他的父亲成郡王,乃是与靖王爷一道长大的好兄弟,相交莫逆,哪怕靖王叛到秦国之后也没有断了联系,日后新朝之上必然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叶韵姑娘看着沉睡中的世子,沉默了很长时间,忽然取出一把小刀,直接割断了他的脖子。

    然后她拿出毛笔,蘸着他的血,写了一首小诗。

    那首诗讲述的是亡国之痛与对满朝文武及楚皇的恨意。

    其中有一句是:“更无一个是男儿。”

    郡王世子被一个妓子杀害。哪怕是国破家亡、天翻地覆之时,也是震动京都的大事。

    叶韵姑娘被押入大狱,哪怕那首诗,尤其是那句话在京都很快流传开来,她也逃不过被凌迟处死的下场。

    便在这时,一个太监悄无声息进了大狱,把她带了出来。

    太监带着她坐着马车连夜离开京都,经过数昼夜的疾行,来到西大营外,投了赵军。

    那辆马车被直接送到了中军帐。

    披着黑色大氅的何霑公公,走到车前,掀起车帘,看着那个面色苍白、眉眼似画的妓女,皱眉不语。

    ……

    ……

    这些都是小事,楚国亡了才是大事。

    井九本来就是著名的白痴皇帝,现在更是明确了自己昏君的身份,当然他最无法摆脱的名号当然就是亡国之君。

    楚人擅文,一时间涌现出来无数痛骂他的诗词歌赋,那些文字真的是精彩绝伦、慷慨激昂,痛快至极,就连遥远的齐国学宫都写了几篇大赋,痛斥其非,间而隐喻赵国之事。

    令人吃惊的是,云栖先生却并不如此认为,反而给予了楚皇极高的评价,甚至可以说是盛赞。

    秦国使团早已暗中回了咸阳。

    又过了数十日,在一场秋雨的陪伴下,靖王带领着秦国大军来到楚国都城外,准备正式接受朝政。

    这个时候,城外的人们忽然发现城里冒起一道黑烟,看着应该是皇宫的方向。

    周大学士眼前一黑,直接昏死过去。

    靖王眯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是的,就在凄冷秋雨连绵不绝的时候,当年陈大学士与金尚书怎样也无法点燃的火,在皇宫里熊熊燃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