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道朝天 > 第一百三十三章神使现身
    (昨天说到何霑行走在海面,如倒行在天空里,想起王小波的话,如果何不穿衣服,岂不是什么会倒吊下来,经读者提醒我才想起来,他是太监啊……想了半天想不到合适的章节名,真是苦恼,就这么样吧。)

    ……

    ……

    山风吹入庙里,有些微凉。

    秦皇看着身前的井九,脸色苍白至极,这时候他已经冷静了些,但还是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楚国被灭三十余年,皇宫里的那场火甚至已经被世人遗忘,谁能想到,这个人还活着,而且居然躲在不周山的庙里!

    小庙是神使的居所,除了他这个有资格问鼎的天下共主,没有任何人能够跨过那道门槛。

    他盯着井九的眼睛,满脸荒谬问道:“你凭什么在这里!”

    井九说道:“我一直都在这里。”

    秦皇愤怒至极,说道:“不可能!这些年我派了无数死士过来,没有一个能回咸阳,神使凭什么对你网开一面!”

    井九这才知道那些不时前来打扰自己修行与清静的家伙来自何处,说道:“他们是被我杀的。”

    秦皇再次怔住,看着他的眼睛不确定说道:“是你杀的?那神使呢?”

    井九说道:“这里没有神使。”

    秦皇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望向小庙四处,却确实什么都没看到。

    ……

    ……

    那年井九在皇宫里放了一把火,趁乱离开楚国都城,便来到了不周山。

    别的问道者或者还需要通过传说,或者某些线索,来寻找传说中的青铜鼎在哪里,他有青鸟帮助,自然不需要。

    在这里,他看到了青铜鼎,却没有看到神使。

    时机未到,这只是一个普通的青铜鼎,不管对它做什么,都没有什么反应。

    井九确认后,没有再理会它,但也没有离开,就在这里住了下来。

    按照青鸟的说法,这里应该是禁地,那么青鸟找不到他的踪影,对外界也有了一个很好的解释。

    他在这里住了很多年,准确来说是躺了很多年。

    他砍了些竹子做了个竹椅,寻常日子便躺在庙外的空地上,落雨的时候便会搬进庙里,当然不会忘记把庙门开着。

    春天的时候,满山青翠,秋天的时候,满山红叶,冬雪落下时,又换了白衣,盛夏之时,还有溪水可以清心。

    不管雨雪天气,还是晴空万里,不管是躺在竹椅上,还是把脚泡在溪水里,他都在修行。

    就这样,他在这里过了几十年,就像在神末峰一样,很是简单甚至枯燥。

    只是最近这些年,隔段时间便会有人来到庙前,然后被他杀死。

    神使依然没有出现。

    鼎还是那个鼎。

    他明白了些什么。

    那年秦皇坑杀齐国书生的时候,他就在崖畔看着咸阳城。

    以他当时的境界实力,想要杀死秦皇,有些困难,但并不是完全做不到。

    可是他没有去咸阳,哪怕现在境界更强,他还是没有离开这里的意思,只是静静等着秦皇自己出现。

    昨日不周山下传来动静,他知道时间到了。

    秦皇在山脚下沐浴更衣、焚香清心的时候,他也在做着类似的事情。

    他去溪边洗了个澡,用手抹掉了长须,换了件新衣裳。

    作为一名天生的修道者,他对很多事情都很淡然,但毕竟在这个世界生活了数十年,即将离开的时候,还是表现出来了难得的认真。

    ……

    ……

    “你真的很聪明,居然躲在这个地方。”

    秦皇盯着他的眼睛,声音很是阴沉愤怒:“但神使怎么可能允许你这样做!”

    “我说过这里没有神使。”井九说道:“我只是在等你。”

    秦皇的声音更加冷厉:“等着杀我?”

    “不止于此。”

    井九的手握住了剑柄。

    那把剑很短小,剑鞘居然是木头做的,难道剑身也是同样的材料?

    秦皇眼瞳骤缩,厉声喝道:“护驾!”

    出声之前,他的脚已经重重蹬在了地上。

    啪的一声碎响。

    石板碎裂。

    巨大的反震力让他的身体弹向庙外。

    就像狂风卷落叶一般。

    庙外的秦国强者早已做好了准备,一部分拦在了秦皇身前,另一部分向着井九杀了过去。

    无数道强大的气息笼罩了峰顶,凌厉而可怕。

    那些迸射的石砾与烟尘忽然静止在了空中。

    那些轻轻晃动的树梢也静止在了风中。

    那些强大的气息仿佛也变成了冰柱静止在了时间里。

    数十道虚影出现在峰顶,看着就像是同时出现,又似乎有某种先后顺序,只是无法分清。

    那些虚影都是井九。

    苦修数十年的他实在是太过强大。

    在青天鉴幻境里问道者是神魂状态,幽冥仙剑的速度可以达到难以想象的程度。

    静止的空间与时间恢复了正常。

    山风乍起,先响起的是无数道清楚至极、无比密集的剑斩声。

    擦擦擦擦!

    那些秦国强者保持着防御或是进攻的姿态,身上平空出现了很多道笔直的剑痕。

    下一刻,那些秦国强者变成了方正的肉块,散落在地面。

    井九站在原地,手握着剑柄,仿佛没有动过,实则已经出了无数剑。

    他的剑实在太快,血水都还来不及从那些秦国强者的身体里喷出,直至落到地上,才溅出来了些。

    当年在楚国皇宫,他提剑杀死陈大学士与那些武将、高手时还费了些力气,现在则是如此轻描淡写。

    秦皇脸色苍白,想要御空而走,忽然左腿上出现一道血线,齐膝而断。

    曾经救过他性命的那件珍贵软甲,这一次没能起到任何作用,直接崩裂开来。

    井九的剑在他的身上划开一道极长的血口,从肩一直斜伸到腰间。

    无数鲜血喷射而出,变成雾般,把庙里的白墙喷红。

    青铜鼎上也落了些血珠。

    井九白衣胜雪,没有沾上一滴。

    秦皇惨叫一声,跌坐在地。

    井九第一次真正抽剑。

    他的动作很缓慢,剑身与鞘发出清楚的摩擦声。

    这剑居然真的是木头做的。

    木剑极轻,如纸一般。

    只有这样,才能配合幽冥仙剑的速度。

    井九握着木剑搁在秦皇颈边,只需要微微用力,便能砍断他的头颅。

    哪怕是木剑,隔得如此之近,还是会很冷。

    秦皇顾不得断腿处涌来的痛苦,声音微颤说道:“不要杀我。”

    井九静静看着他,等着他的下一句话。

    “神使一直没有出现,是因为你没能成为天下共主,没有资格问鼎。”

    秦皇脸色苍白说道:“只有朕才有这个资格。”

    井九平静说道:“是的。”

    秦皇眼里生出决然的神色,说道:“让朕活着,待朕拿到仙箓,与你共同感悟,仙气也分你一半!”

    青铜鼎上的那些血珠忽然滚动起来,然后开始生起细泡,就像是沸腾一般。

    没用多长时间,那些血珠便干了,留下的斑驳痕迹很像是用朱砂写成的某种怪字。

    血珠渗进鼎里,青铜鼎表面的纹路如水波一般流动起来,生出数道青烟,青烟里有个小人若隐若现。

    那个小人高约两尺,手里拿着笔与纸,穿着史官的衣服。

    “神使!”

    秦皇苍白的脸上生起兴奋的红晕,厉声喝道:“看到没有!朕才是天命所归,只有朕的血才能请出神使!”

    井九没有理他,看着青烟里的那个小人,心想你终于出现了。

    他就是在等这件事发生,不然早就一剑杀了秦皇。

    现在神使已经出现,那还等什么呢?

    秦皇看着井九的侧脸,感受着颈间木剑传来的寒意,猜到了他的想法,脸色再次苍白。

    “你就算杀了朕,依然无法得到神使的认可。”秦皇眼里出现一抹狠色,说道:“杀了我,谁都得不到仙箓,你好不容易藏到了今天,难道要冒这种险吗?放了我,我给你三分之一的仙气!”

    井九依然没有理他,只是看着青烟里的那个小人儿,也就是所谓的神使。

    神使拿着笔在纸上写着什么,感应到他的目光,抬起头来说道:“是的,他说的没有错。”

    井九说道:“原因。”

    “天下共主才能问鼎,你只是个废帝,有什么资格让我认可?

    神使面无表情说道:“你在这里几十年,我都没有出来见你,你心里应该有数才是。”

    井九说道:“我现在可以杀了他。”

    神使说道:“你就算杀了他也没用,史书上那些刺驾成功的人们又有几个成为新的皇帝?”

    听着这番对话,秦皇的眼神越来越自信,看着井九说道:“如果你再不答应朕的条件,朕便只能给你四分之一。”

    井九还是不理他,看着神使说道:“你只是个死物,有什么资格判断问道的胜负。”

    “我是青天鉴的规则,没有生死,我的判断便是最后的决定,你只能接受。”

    神使把手里的纸翻转过来,说道:“而且我相信没有人会质疑我的公平,因为一切有据。”

    那张纸上写着无数个字,记载的是问道者们进入幻境后的经历与事迹。

    井九没有去看那些东西和那个榜单,静静想着某些事情。

    不远处的树枝上,青鸟灵动的眼眸里有满地血水、旧庙铜鼎,还有担心。

    她曾经对井九说过——她是鉴灵,并非规则。

    井九没有忘记这句话。

    他知道自己如果想要做成那件事情,无法得到她的帮助,只能自己去面对。

    直面规则。

    “我知道你对自己排名如此之低肯定不服,但你生而为帝王,却自我放逐,无论政绩、民生、民望都是一塌糊涂。”

    神使指着纸上的记载点评道:“看看你做的这些事,不服也不行。”

    井九忽然收回木剑。

    秦皇颈间一轻,以为他准备答应自己的条件,眼神微变。

    他想着如何争取更多好处,却没想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井九提着剑走到青铜鼎前,看着神使说道:“按照你们中州派的标准或许有道理,但我是青山弟子。”

    神使说道:“既然参加问道,那么青山弟子也应该……”

    井九没有让他把话说完。

    “我在这座山里等了你几十年,不是为了等你说这些废话,而是等你把鼎交给我。”

    秦皇扶着庙门站起身来,听着井九的话,脸上露出荒谬至极的神色,心想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神使静静看着他,看了很长时间,忽然说道:“如果我没有听错,你似乎是在威胁我?”

    井九说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