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玄幻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道朝天 > 第一百三十八章是,师叔
    阴影里那只玉盘大的眼睛,便是中州派的镇山神兽麒麟。

    听到白真人的话,麒麟的眼神更加冷酷,杀意仿佛实质一般,明显想要去杀了井九。

    “仙箓无法被炼化,他便是个死人,你不用亲自出手。”

    白真人淡然说道:“这件事情,你我就当不知道好了。”

    “鉴灵有问题,要不要唤出来问一下?”麒麟用神识说道。

    “都要成妖了,何必多此一问?”

    白真人伸手向夜空里抓出一物。

    那个物体正是青天鉴,只是不知被她用什么道法缩成一个小圆盘,可以握在手里。

    无数道极寒的玄气,从白真人的指间溢出,青天鉴表面渐渐结冰。

    这层玄冰看似极薄,实则无比坚硬,就算是仙剑也很难斩开。

    她挥手把被冰封的青天鉴,镇压进了云梦山地底深处绝脉里。

    数百年后,鉴灵消散,幻境重启,或者青天鉴才能重见天日。

    看着这幕画面,麒麟的眼睛里出现一抹满意的神情,觉得如此处置最为妥当。

    白真人离开洞府,来到云梦山高处,气息渐冷,仿佛变成了一座坚可不摧、寒气逼人的雪山。

    今次问道大会,中州派的目的是替仙箓寻找继承者,只要够强,不管是谁都可以。

    但既然拿到仙箓的是那名青山弟子,那么继承者便会变成承载者。

    继承者与承载者只有一字之差,遭遇却有天壤之别。

    就像她对麒麟说的那样,那人会被仙箓控制,变成一个傀儡,除非对方能够炼化仙箓。

    放眼世间,有谁能够炼化仙箓呢?

    想着这个问题,她的眼底深处出现一道极淡的警意。

    逃出镇魔狱的灰影、被放出来的冥皇、问道数十年只想着修行破境、不周山顶踏碎虚空……

    难道真的是你?

    你居然还活着?

    那这次你总该死了吧?

    ……

    ……

    蜕皮之屋的地板、墙壁、门框上都被割出无数道痕迹,看着就像是密密麻麻的符文,天光落在上面,被反射出各种奇怪的形状。

    井九躺在竹椅里,右手的食指在门框上缓缓摩娑,感受着那种奇妙的触感,看着南忘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什么。

    崖间忽然生起一阵山风,吹散流云,破开一个若有若无的空洞,隐见青衫闪动。

    南忘起身行礼。

    青山掌门柳词从崖外走了进来。

    他毫无疑问是朝天大陆最顶峰的大人物,但除了身形有些高大,再无特异之处。

    他穿着件寻常的布衣,双眉平缓,神情温和,就如鞘中剑,毫无锋芒。

    当然,他的气息宽广而包容,也像是道剑鞘,能承一切事物。

    柳词挥手示意南忘离开。

    南忘微微挑眉,锦瑟剑动,把剑弦尽数收敛,然后转身而走,哼了一声。

    看着她生气离开的样子,柳词宠溺的笑了笑,然后注意到,井九的脸上也挂着淡淡的微笑。

    柳词有些吃惊,要知道这种程度的淡淡微笑,对井九来说,也已经算是宠溺到了极点。

    如此看来,在青天鉴里七十年,终究还是有了些变化。

    柳词袍袖微动,承天剑意散出,一座无形剑阵,笼罩了蜕皮之屋。

    哪怕云梦山的麒麟潜至近处,也无法听到他与井九接下来的谈话。

    “长生仙箓不是副箓,是正箓。”

    没有任何寒喧与前言,井九直接说道。

    柳词说道:“白先人当年留下三主三副,后来镇压冥皇时用了一道正箓,问道大会居然也拿出一道正箓,他们想做什么?”

    仙箓乃是真正的仙家法宝,当今世间只有中州派有,那是白刃仙人飞升时留下的遗产。

    副箓里的仙气若让普通人得了,足以洗根换骨,踏上修行大道,若让修行者得了则能延寿数十载。正箓的仙气更多,更重要的是里面极有可能残存着白先人的仙意,那对修行者来说是参悟天地至理,飞升得道的最高法门。

    柳词本就不理解,就算中州派想当正道领袖,何至于拿出一张仙箓作为问道之赏。

    现在知道是正箓,更让他觉得奇怪。

    换成他这个青山掌门,那是绝对舍不得的。

    中州派究竟想做什么?

    仙人不在世间,无人接触过仙箓,按道理来说,没有人能猜到中州派的想法,但井九例外。

    他说道:“仙意就是白刃留下的一道仙识,她可能通过某种道法自外界归来。”

    柳词想着当年冥皇被镇压时的画面,神情忽而凝重,说道:“夺舍?”

    井九说道:“不错,和你师父当年想的事情差不多,所以中州派需要挑选一个最强的、最适合的道身,先用仙识暗中控制,然后静待那一刻到来。”

    柳词觉得莫名其妙,说道:“好不容易才出去,回来做什么?”

    井九说道:“只是一道仙识,回来的想必也不会是全部的她。”

    柳词望向崖外的云梦诸山,摇头说道:“中州之道,总是这般粘乎。”

    井九说道:“对中州派来说,这便是一道隐而不发的雷霆,日后若真有事,雷霆降临,无人能抗。”

    即便通过仙箓回到朝天大陆的白刃仙人只是分身,依然不是大陆上的修道者能够对抗的。

    仙人便是仙人,百分之一的仙人也是仙人。

    柳词说道:“很想看看雷落时,会是怎样的威势。”

    井九说道:“落不下来,因为她的运气不好,仙箓落在了我的手里。”

    柳词说道:“你打算怎么做?”

    井九说道:“当然是炼化了这道仙箓,让她无法回来。”

    柳词看着他的眼睛,说道:“你知道这是很难的事情。”

    井九看着左拳,说道:“既然已经在我的手里,那就只有这么做。”

    柳词说道:“如果你真能炼化这道仙箓,云梦山肯定能猜到你的身份。”

    井九平静问道:“我是坏人?”

    柳词淡然说道:“不是好人,但也不是坏人。”

    井九说道:“既然如此,就算世人猜到我的身份,又能如何?”

    世间知晓他真实身份的只有数人。

    赵腊月或者隐约猜到了,但她既然不肯挑明,他就当她不知道。

    就像水月庵里那位一样。

    他的真实身份暴露,真正受影响的是青山的声望。

    飞升成功的师叔祖和飞升失败、转世重修的师叔祖,这是两回事。

    柳词说道:“你想好如何炼化这道仙箓了吗?”

    井九说道:“我在思考。”

    柳词说道:“在你思考的过程里,那道仙识会占据你的道身,控制你的道心,如何阻止?”

    井九说道:“若不可行,我会把左手斩掉。”

    柳词看着他的左手,说道:“其实我有个很好的方法,拿个东西把你的拳头套着,保证不会出事。”

    井九眯着眼睛,看着他说道:“你知道我不会同意。”

    柳词微笑说道:“我就是随便说说,你急什么。”

    井九说道:“尽快送我回青山。”

    柳词的视线再次落在他的左手,知道他其实并没有完全的信心可以炼化这道仙箓。

    蜕皮之屋地面上的那些裂痕忽然颤动起来,然后微微上浮,变成肉眼可见的线条。

    柳词的眼神平静却又专注,就像是永远没有风的水潭。

    井九知道他要做什么,微微挑眉,但没有拒绝。

    无数道剑意落在他的左手上,密密麻麻、层层叠叠地裹了起来,就像是做了一个无形的拳套。

    再没有一丝仙气能够从井九的指缝间流走,再灵敏的神兽也无法闻到味道。

    这是青山主峰的承天剑法,也是是朝天大陆最高阶的阵法,看似无形,实则有质。

    井九承认不管是他还是师兄,承天剑都没有柳词学的好,顾清的天赋还是差了些,只看能不能想些别的办法。

    他问道:“夺鼎不合规则的事情解决了?”

    柳词说道:“不然我来这里做什么?知道你向来不走寻常路。”

    井九说道:“既然中州派拿出仙箓是这种想法,便不会阻碍,至于我选择的道路都是唯一的道路,并非刻意。”

    柳词摇头说道:“当年打牌的时候师父就说过,你的路数与众不同,有些一根筋。”

    井九说道:“我们有三百年没打牌了吧?”

    柳词沉默了会儿,行礼说道:“是的,师叔。”

    ……

    ……

    (今天是沙包姐,烽火,陈长生的生日,祝他们生日快乐,明天是蝴蝶蓝的生日,一并祝了,然后我的牙好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