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族长的神色,风魔老祖却是摇头。

    “恐怕一直以来,你都弄错了一件事!天赋是什么?不过就是你的修为比较顺利,在同样的年龄,比别人走的更远而已!但也就仅此而已!”

    族长再次愣住,他完全不理解这句话,别说修炼到仙尊之位了,就算是尊者之境都难以达到。

    “你所看到的那些,不过都是片面的现象而已,许多的修者,终其一生都没有踏入尊者之境,那是为何?不是他们天赋的问题,而是寿元没有了,若给他们无穷尽的寿元的话,他们定然可以修行到尊者之境,甚至更高的境界,你有没有想过这一点!”

    族长彻底愣住了,一直以来,他从未这么想过。

    “甚至给凡人无尽的寿元来说,他们终究会踏上修行之路,终究也能登上制高点的!只是可惜啊!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拥有那么多的寿元的,所以,对于一个修者来说,什么最重要?机缘还有气运!”风魔老祖自信的说道。

    听到这话,原本神色萎靡的族长,眼睛再一次的亮了起来。

    随后,他便是恭敬的对着风魔老祖行礼,“多谢前辈指点!”

    这一次对他来说,收获匪浅,也让他明白了修行的真谛,所谓一据点醒梦中人,大概就是如此了。

    原来之前他所追寻的道,乃是错误的,难怪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无法触摸到仙尊的境界,若不是拥有了不死真身,恐怕一辈子都难以走到这一步!

    而如今他一明白过来,整个人的相貌竟然年轻了许多,寿元竟然徒增了不少。

    要知道,就算他拥有了不死真身,可这东西毕竟是不死族的至宝,跟人族是不可能完美融合的,正是因为这一点,叶洛才选择将这东西交给族长,否则的话,他如何舍得。

    风魔老祖却是轻轻的摇头,“你不必谢我,我也只是让你变得更强一些罢了,免得到时候你在我手中撑不过十招,那就未免太无趣了!”

    族长有些哑然,可他心中却又有些疑惑,风魔老祖在境界的领悟上确实高深,可问题是,刚刚族长跟他争斗了一番,两人的境界也不过就是伯仲之间而已,怎么按照他的口气来说,族长的实力在他眼中根本不值一提!

    还是说,他在故作高深,就是要迷惑族长?只不过之前他的那番话,确实是让族长受益匪浅。

    “你不要有什么疑惑,如今我的力量,不过是动用了一部分而已,大部分力量还在祭坛的封印之中,因为我也不确信自己的顽疾到底有没有祛除,还不敢将力量全部释放出来,不过如今看来,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一旦我将力量释放出来,将会无限的接近于仙尊,到时候,也就有机会真正的窥视那等天机了!”风魔老祖有些兴奋的说道。

    只不过族长却是有些疑惑,“你毕竟是跟家祖同一时期的人,这么多年过去,难道还没有突破那道砍吗?”

    风魔老祖却是冷笑了起来,“那道砍哪里有那么容易踏过去的,毕竟那可是天人之隔啊!古往今来,就算那些远古大能,真正踏过去的,不能说没有,可能也是寥寥无几吧!当然了,或许也是我孤陋寡闻吧,毕竟,轮回界虽然是高等位面,可是跟那些真正的超级位面来说,还是不值一提的!”

    族长却是瞪大了眼睛,“难道说,家祖也没有踏出那一步吗?”

    风魔老祖立马露出不屑的神色来,“我们两个的实力不过就是伯仲之间,他是比我先触碰到了仙尊之境而已,实力这才暂时的比我高一些,可真正要踏过去,哪里有那么容易!否则的话,你们这些后人的血脉,定然会有大幅度的提升,可是如今,你们的血脉,仍旧没有什么变化!”

    族长有些疑惑,他感觉到自己活了这么长的岁月,所对于境界的认知,如今似乎有些偏差了。

    当然了,这也不派出风魔老祖在故意的误导他。

    “事实如何,等你力量再强大一些,自然就能察觉的到,倒是那个小家伙,还真是让人有些意外啊!”风魔老祖神色复杂的说道。

    族长愣了一番,这才转头,可是下一刻,他便是呆立在了原地。

    只见,那边已经变成了一边倒的架势,副族长完全就是被按着打,节节败退。

    那五百万的军团在叶洛的手中,就如同他的武器一般,挥动自如。

    什么叫做跟军团融为一体?当初族长也听闻过这句话,程大将军曾经就是神殿当中的名将了,当初他也见识过军团在程大将军手中的威力,只不过,他当时却是无比的失望,堂堂百万的军团,连寻常的帝王都灭杀不了,那军团还有什么发展的价值?

    要知道,百万军团的消耗,都足以供奉好几位帝王了。

    正因为这一点,族长对于军团倒不怎么看重,但当初他父亲却是留给他一句话,让他积攒精锐军团,虽然他不知道有何用,不过还是照做了。

    如今看来,他的父亲绝对是有远见的。

    军团的力量,何其的强大啊!五百万的军团,便可将准仙尊逼迫到了这种地步。

    那么,再多的军团呢?想到这里,族长忽然浑身一颤。

    “小子,你真要苦苦相逼吗?这军团毕竟不是你自身的力量,你总有脱离军团的时候,我要偷袭你的话,你必死无疑,今日就算你再逼迫我,也不过就是让我狼狈一些而已,难道你还真的以为可以重创我吗?”副族长立马怒吼了起来。

    这一战打的可谓是相当的憋气,原本他根本没将军团的力量放在眼中,可那军团在叶洛的手中,力量不断的增强,最后竟然到了可以对他产生威胁的地步。

    还有一点就是,毕竟他的境界可不是自己修炼而来,完全就是依靠宝物支撑到这一步的,这当中还有一个弊端,征战当中消耗的乃是宝物的力量,所以说,此时宝物的灵气基本上已经处于枯竭的状态,那他定然也就坚持不了多长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