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晓寓兴奋且焦急地等待着邢芮的任命,她满心欢喜,感激地看着邢芮,她想:她和邢芮之间,要不是隔着一个方泽,一定可以成为朋友。

林晓寓天真地想着,就等邢芮的一句话——

邢芮微笑依然,继续说道:“林护士,你觉得疗养院谁做护士长比较合适呢?”

林晓寓的心里一惊,她这是什么意思?是在试探她毛遂自荐的胆量吗?还是?来不及多想,林晓寓的脑子也想不到其它,她战战兢兢地回答邢芮,说道:“院长,我觉得整个疗养院,护士虽然很多,但是都不是老员工,疗养院的工作比医院更辛苦,很多护士干了几年,便会离职去医院,因为医院里的人比疗养院的正常很多——”

邢芮静静地听着她的解释,她想说什么?一下子不辛苦,一下子又辛苦?前后矛盾,看看她如何好意思张口要护士长的位置?

林晓寓并没有察觉到邢芮的微表情的变化,她依然继续说道:“论资格,也只有我呆在疗养院的时间最长久,我觉得我比较适合当护士长。”

林晓寓终于还是说出来了,她的心在狂跳,她不知道邢芮会是什么反应?也不知道邢芮心中的想法。

林晓寓有些紧张,焦急地等待着邢芮的回答。

听着林晓寓的话语,邢芮很平静,依然微笑,说道:“林护士,你的意思是只要时间长就可以当护士长吗?那还有比你干得时间更长的,清洁工阿姨啊,呵呵——”

邢芮笑得前仰后合,她很开心,为什么这么好笑?

听着邢芮夸张的笑,林晓寓的脸色一下子变了,一肚子火气,她很想甩她一巴掌,走人,但是现实又告诉她不能,她要是逞一时之能,恐怕连工作都没有了,中午饭喝西北风呀?

林晓寓勉强自己笑,笑得不哭还难看,说道:“邢芮院长,不是这样的,清洁工阿姨怎么能当护士长呢?她们没文化,什么都不懂呀,他们懂什么规矩?懂什么上下级关系?懂什么尊重上司?动不动就爆粗口骂人——”

邢芮听着她的话,心里就是不舒服,她终于不再微笑,严肃地瞪着林晓寓,说道:“跟我来一趟办公室!”

邢芮气冲冲地走向电梯,顺手按关门键,当林晓寓跑过来的时候,电梯门刚好关上。

林晓寓在电梯门外跺脚,她敢怒不敢言,估摸着邢芮离开了大厅,才放声大骂:“老女人!难怪管不住自己老公的裤腰带!活该!”

林晓寓骂完了,用手重重地按了一下电梯按钮,电梯才慢通通地下来。

她憋着一肚子气,走进电梯,不情不愿赶往院长办公室。

办公室门市虚掩着的,她扬起手,礼貌性地敲门。

里面传来了一个声音,“请进!”

林晓寓扬起手,机械般地,慢慢地放下,他过来了?他已经起床了?他来这里看这个老女人了?

林晓寓的脸色苍白,他们想干什么?想对她怎么样?

林晓寓定了定神,抬头挺胸,走了进去,在邢芮的办公桌对面坐下。

“院长,找我什么事?为什么一定要来办公室呢?”

林晓寓说话的时候,眼睛偷瞄了一下邢芮身边的方泽,而此时,方泽正搂着邢芮的腰,侧身黏在邢芮的身体上,两人相看两不厌。

林晓寓的心像是被针刺了一下,他还说不喜欢邢芮,他明明很喜欢邢芮,两人的感情好得不得了。

林晓寓发现邢芮像是没有听见她的话,请了一下嗓子,又问道:“院长,什么事呀?”

邢芮的手正放在方泽的脖子上,两人亲密得很,听见林晓寓的声音,邢芮扭头,说道:“林护士,你没有看见我们夫妻俩正忙着吗?吵什么?去,茶水间倒两杯咖啡进来!身为护士,主动点,懂不?”

方泽的眼睛一直看着邢芮,跟着邢芮转动,压根就不搭理林晓寓,似乎跟林晓寓一点关系也没有。

林晓寓的心里极其不舒服,护士怎么了?护士就要端茶倒水吗?

但是林晓寓除了听从,服从,她一点办法也没有,她不情不愿地起身,往茶水间走去,端了两杯咖啡进来,一脸不情愿,将咖啡推到邢芮的前面,林晓寓一句话不说,往椅子上一坐,等待邢芮的下文。

邢芮不搭理她,只顾着和方泽聊天,夫妻两当着她的面什么话都讲,一点也不避讳。

“老婆,不要整天坐着工作,出来走走,你太辛苦了。”方泽亲昵地看着邢芮的眼睛,显得万般疼爱她,说完,还不忘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

邢芮笑得很开心,回吻他,端起她的脸说道:“老公,有你像这样陪我,就不会幸苦。”

方泽抚摸她的脸,心疼无比,万般温柔,说道:“老婆,中午回家吧?我好想你——”

方泽特意将想她二字,说得暧昧到了极致。

邢芮听了满脸笑意,立即扑进方泽的怀里,方泽低头,吻住了她,两人就这样,当着林晓寓的面,亲热起来。

林晓寓真看不懂,他们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炫耀?还是为了作秀?还是无法控制?

她看着非常不舒服,眼前这个男人,和她亲热的时候,也不见得如此温柔!

一个老女人而已,有什么好宝贝的!林晓寓几乎两眼冒火!

“咳咳——”林晓寓特意发出点声音,引起邢芮和方泽的注意。

方泽没有反应,像没听见似的,一点也不在乎,邢芮停止了动作,抬头看了一下方泽,扭头,微笑起来,对林晓寓说道:“你怎么还在这里?”

林晓寓一听,瞪大了眼睛,半天没有回话,她的脑子果然不够使,千算万算,完全没有算到邢芮来这么一句。

她什么意思?叫她上来就是为了给他们夫妻两个端茶倒水吗?

“院长,您叫我上来,不是有事情要交代吗?关于护士长的事情。”

林晓寓就当邢芮年纪大了,健忘,所以提醒她。

邢芮配合得很好,笑了起来,一拍自己的脑袋,说道:“哎哟哟,瞧我这记性,把这破事忘了!”

破事?够狠!

林晓寓确定,邢芮特意为难她,她特意讥讽她,有意刁难她。

“院长,忘了没关系,现在说也不迟呀,关于护士长——”

林晓寓心心念念全都是护士长,邢芮看出来了,她的心很急,很急,邢芮转向办公桌,双手搁在办公桌上,抬眼看着林晓寓,像往常的语气一样,说道:“林护士,叫你上来,就是要告诉你,护士长的人选先空着,目前还选不出任何一位可以担当此重任的人选。”

她说什么话?她怎么出尔反尔?刚刚在大厅明明是说要选一个护士长,怎么突然变得不一样?

林晓寓接受不了这个现实,她一脸不高兴,就算是装,她也装不出来了笑容,她万般不解,问道:“院长,护士长迟早要选的,与其拖着,不如现在就选了,也好让我们所有人的心里踏实。”

邢芮依然微笑,接了一句话:“林护士,如果选了护士长,能让你的心踏实是吧?是不是很希望爬上护士长的位置?如今是不是有一种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感概呀?”

邢芮的话过于直接,方泽“嗯”了一下,对邢芮事了一个眼色,邢芮立马笑了起来,解释道:“老公,我的意思是,林护士付出了努力,别灰心,机会是留给又准备的人,再接再砺,有机会的。”

方泽淡淡一笑,点点头,伸手揽住邢芮的腰,邢芮的腰有点粗,但是手感蛮好。

林晓寓终于缓缓冲过来了,她挤出一丝可怜的笑容,说道:“是是是,院长,我会努力的,我会再接再厉的。”

林晓寓说着话,眼睛却一直在偷瞄方泽的反应,在护士长位子搁置之前,她还是有机会,她绝对不会鱼死网破,绝对不会将两人亲热的视频拿出来,绝对不会选择此时,威胁邢芮。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方泽一点也不紧张,他就不怕老婆知道他有私情?

邢芮看着林晓寓的眼睛老是往她老公的身上瞄,心里极端不舒服,说道:“林护士,没你的事了,出去干活呀。”

林晓寓恍然,转动眼睛,站起身,往门口走去,踩着高跟鞋,踏出办公室的门框。

“等一下!”邢芮叫住了她。

林晓寓回头,问道:“什么事?院长。”

邢芮指指门,说道:“把门关上!”

说完邢芮和方泽又黏在一起,似乎难舍难分。

林晓寓缓缓地将门关上,眼睛瞪着方泽和邢芮,而此时的方泽和邢芮正在热吻。

林晓寓来气了,“砰”的一声将门关上,一阵脚步声,离开院长办公室搂。

林晓寓走进电梯,将电梯门关上,在电梯里大声喊起来:“邢芮老女人,给我等着!”

而当林晓寓的脚步声渐渐远去,直到听不见,方泽立即推开邢芮,他站了起来,怒视邢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