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猛龙过江 > 第六百八十章 郎峰在不在
        吕鸣冷笑一声,说道:“怎么,你还担心你那死鬼老公?”

        赵丽花点点头,说道:“唉,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我要是卷钱跑了,他说这笔钱特别重要,我怕他……”

        “呵呵!”吕鸣呵呵一笑,说道,“你跟他讲感情,他对你还有感情吗?钱这东西,你老公短短半年不到就弄了将近一千万的流水,你觉得他还缺你这一千万吗?一千万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要命的钱,他跟你这么说,也就是糊弄你,怕你乱来而已。”

        “而且,”吕鸣顿了顿,说道,“人活一世,老是顾虑其他人还有什么意思?日子是过给自己的。我那个朋友,也就过年这一段时间才开始做理财的买卖,到春末就收手去享受了,到时候咱们想找他,人家都不带和咱们一块儿玩的。”

        “所以说,现在你最好就是拿钱跟我走,直接去东北那边儿找我这个朋友,跟他干三四个月,把一年的钱都挣出来,到时候吃喝不愁,咱们还能天天在一块儿。”

        吕鸣的话,让赵丽花更是心动不已。一年白捡将近一千万,还什么都不干,上哪儿找这么好的事儿去?而且,吕鸣说的也对,两个采石场,半年不到,流水就将近一千万了,王瑞雄缺钱吗?那肯定不缺!

        而且,他缺钱,管她赵丽花什么事儿?吕鸣说的没错,人活一世,自己爽就够了!

        赵丽花琢磨了一下,一咬牙,说道:“亲爱的,你说的我真是动心了。不过,王瑞雄在江州市也是有些势力的人,我还担心咱们卷钱跑了,是不是会……”

        “没事儿!”吕鸣自然知道赵丽花会担心王瑞雄的报复,这也是王瑞雄能放心把钱放在赵丽花这里的原因,“到时候我带你走,你老公还能追到东北不成?有我在,你肯定没事儿!到时候,咱们就能在东北过咱们自己的小日子。”

        赵丽花一想也是,自己有吕鸣当靠山,到时候直接跑路了,王瑞雄也不是警C,还能给从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地方给薅出来?而且,钱名义上是赵丽花自己的,王瑞雄不可能承认钱是自己给赵丽花用来洗钱的,所以,这笔钱飞了,他也没法报警查赵丽花。

        也就是说,基本上只要有吕鸣在,赵丽花就不可能出事儿,也不用着怕王瑞雄。

        想象着自己现在的生活,还有卷钱以后的生活,赵丽花已经完全动摇了。

        “我……我再想想吧!”赵丽花失神地端起了酒杯,抿了一口,也没品出什么酒味儿,因为她现在,心里乱得很。

        “行!”吕鸣笑了笑,见赵丽花已经动摇了,心里也是更有把握了一些,“对了,你想办的话,就要尽快决定,一个是我那朋友做理财,用的都是现金,然后让自己的团队都往下散,所以咱们过去,要带现金。去银行取这么大额的现金,需要提前预约很久。咱们要操办这事儿,也要提前准备。”

        “二来,我朋友搞这事儿,也就是这几个月动手,要是错过了,他那边收盘,咱们没赶上,这一年就只能吃这一千万了。等到了第二年再跟他合作,拿的分红也会少很多。”

        赵丽花点点头,还是有些不放心地问了一句:“亲爱的,你那个朋友是干什么的,凭什么可以有这么高额的分红?而且,都给他,咱们钱肯定能回来吗?”

        吕鸣笑道:“就是做高利贷的呗。过年这段时间,正好是借贷的旺季,他就抓这个时间放款,全分成小额往下借,说好利息不高,但是违约金高的很。别人想按时还,他就拖两天,然后拿合同说事儿,这违约金立马就收回来了。再加上其他的合同陷阱,他手里又有人能保证收款,所以钱滚钱挣得特别多,也没有收不回来钱的情况。”

        “咱们加入他,也只是让他带着咱们发发财,因为我们太熟了,所以分给咱们的比率高一些,他从中抽点儿钱也就拉到了。至于人你肯定能放心,等到了东北,咱们可以先住他那里,这样一天天你都能看着他,心里也能放心吧?”

        赵丽花点点头,吕鸣的解释,无疑是让她更加相信了吕鸣的话。

        吕鸣见赵丽花眼神闪烁,心知赵丽花已经上钩了,不由得嘴角上扬,笑了一下。

        ……

        第二天中午。

        “砰!”一声巨响,响彻整个训练室。

        郎峰后退了三步,姿势依旧是保持着十字防御的姿态。但是他的拳套,已经严重变形,很久都没有回弹回来。

        我站在他对面,右手因为反震的力量而有些微微发抖,手腕处更是几乎失去了知觉——这是遭受巨大反震力的后遗症。

        我大口大口喘着气,体力在刚才一击之后严重下滑。

        所以,这一击之后,我没有再追击,而郎峰也是知道这一点,同样没有反击,而是跟我同时心有灵犀地终止了训练。

        郎峰甩了甩挡在最外面,正面抵挡我拳头的左手,然后说道:“行啊,这一拳,有乔川八成的水准了,威力够大的啊!”

        我喘了两口气,笑了笑,说道:“我倒是没有正面扛过乔师兄这一招,不过我感觉,自己跟乔师兄差得应该很远吧?”

        “是有点儿差距,不过你这个程度,打新人王者赛的话,应该是够了。”郎峰想了想,说道,“不过,这一拳威力太大,我也还是不建议你体力充沛的时候用。万一力道掌控不好,你的手腕根本承受不住这么大的力。”

        我点点头,说道:“嗯,看起来,我想增强升龙的威力,要做的不是继续爆发力的练习,而是手腕的承受能力啊……”

        “怒过话说回来,”郎峰过来,搂住了我的肩膀,说道,“平时也没看到你练这一招,为什么你出拳威力这么强?”

        我笑道:“其实,我每天上午,还会在彭雨哥那边儿做一些蹲起跳、冲刺等训练,这些都是升龙的基本练习,能增强升龙的威力。”

        “针对性训练啊……”郎峰点点头,说道,“怪不得呢。你小子身上本事不少,有点儿意思。我呀,虽然是一个气势型拳手,但是就喜欢跟你们这些技术型的选手打,因为太有意思了。来,那什么障目,我还想再试试。”

        我苦笑道:“师兄,障目这个东西,偶尔用一下也就好了,多用就不灵了。而且,您也是高手,在您面前用这小花招,这不是班门弄斧吗……”

        郎峰笑道:“这可未必了,没人是圣斗士,同样的招数你用两次,用三次都是一样的,关键是你怎么用。用好像是你的障目,难道能做到的,仅仅是让你人消失吗?同样的原理,你能不能用在其他地方?”

        “嗯?!”我一愣,让郎峰的话激发出了我别的想法。但是这种想法就像是灵感一样一闪即逝,让我没有立刻抓到。

        郎峰见我陷入沉思,随即一笑:“别想了,任何成果都是经验积累的。趁着其他人正在午休没有过来,咱们再练一会儿,要不然就没什么机会了。”

        我点点头,也是戴上了刚才吐出来的护齿,准备继续跟郎峰打练习赛。

        郎峰的技术、经验,远超我见过的任何人。所以,跟他对练,对我的好处是可想而知的。

        同时,他也知道我还在准备新人王者赛的名额,虽然基本已经可以确定,徐炎退了之后,名额肯定是我和周云昊的了,但是处于安全考虑,乔川教我的升龙最好还是不要暴漏出来。于是,郎峰也是跟我约了中午到这里来打练习赛,因为这还不是训练的时间,训练室基本上是没人的。

        不过现在这个点儿了,一些勤快的学员也是该陆续过来了,所以我和郎峰得抓紧时间,看看能不能再打一回合。

        两分钟后,金鹰的宿舍区那边儿,确实已经是有学员陆陆续续过来了。虽然离训练时间还差了半个小时,但是“提前半小时”的传统已经在专业组成了一条定理,这也是专业组比青年组风气更好的原因之一。

        而就在一批批专业组学员往训练室走的时候,金鹰的门外,一辆出租车停在了门口,然后从上面下来了一个棕发碧眼的青年,缓缓朝着金鹰走来。

        外国青年,看了看金鹰,不屑一笑,直接就往金鹰里面走去。

        在训练室中,已经有不少学员都来到了这里,准备热身训练了,而我和郎峰,训练也就到此为止。

        李飞是最早来的一批人之一,见我跟郎峰训练呢,倒也没什么意见,反而是挺大方地说,要是我需要郎峰陪练,大可以和郎峰继续练,回头他等周云昊来了,再跟周云昊打打训练赛也行。

        就在我们正说话的时候,训练室中,那个外国青年就进来了,看了看训练室的学员时候,高声用已经很标准的普通话喊道:“请问一下,郎峰在不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