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人的语言奥妙仔细研究起来真是其乐无穷,有人说,“两年学说话八年学闭嘴”这句话用在官场也合适,选择什么时机闭嘴可比选择什么时候说话难多了。

        司徒俊现在就是满肚子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没有人捂住他的嘴不让他发言,可是他心里却明白,当下的情形他除了闭嘴无从选择。

        之前还闹的沸沸扬扬公推公选中出现徇私舞弊问题似乎一夜之间平息下来,此次县委领导班子开会做出的决定让很多人看不懂其中文章。

        最让大家看不懂的一件事便是县委组织部的李一航科长居然一夜之间飞上枝头被提拔为副部长?

        很多人想不明白,李一航到底什么时候巴结上了唐部长?之前他不是被唐部长亲手“打入冷宫”一直未见启用吗?

        这就叫真本事!

        要是事事都摆在大家伙眼皮底下被看穿那还叫本事吗?那些背后议论的人又有几个能知晓李一航暗地里其实早已归心唐一天。上次房副部长跑到唐一天办公室张狂的时候,唐一天为什么能很快对他还以颜色?若没有李一航在背后鼎力相助房副部长哪能那么快被弄进纪委?

        这次李一航被提拔为县委组织部长的副部长,在外人眼里好像显得特别突兀,对于知晓内情的人来说,不过是唐一天对他之前帮忙把房副部长拉下马论功行赏罢了。

        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混官场的人最怕的就是站错队跟错人,只要跟对了主子升官提拔还不是早晚的事吗?

        李一航提拔为县委组织部副部长后,一把手部长唐一天立刻对他委以重任。他把此次公推公选活动中胜出的几位候选人重新进行考察的工作交到李一航手里,嘱咐他,“务必要确保整个考察程序公开透明公平公正。”

        李一航新官上任三把火,得到了领导的指示后风风火火展开工作一切似乎逐渐恢复正轨,之前被免职的县委组织部副部长朱静雯似乎一下子消失在大众的记忆里。

        没有人关心她被免职后的境遇、也没有人关心她当下的心情有多么郁闷、更没有人关注到底有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大众的目光总是更喜欢关注成功者的光环!

        不得不接受免职处分的朱静雯觉的自己最近的运气实在是糟透了!她原本以为自己尽心尽力帮庄晓涛做事有付出必定有回报,毕竟他的姐夫可是县委书记,那可是红海的天。

        没想到啊没想到!到头来不仅没通过庄晓涛巴结上他的姐夫何忠涛,反而害自己丢了乌纱帽,这让她心里后悔不迭。

        当她听说县委县政府领导班子会议已经对自己做出了免职处分的时候心情虽然恶劣心底深处却还抱着一丝侥幸。她觉的自己之所以犯下如此严重的错误都是受到了庄晓涛的指使,县委书记何忠涛无论如何也会给自己一个交代。

        处分出来后,她整天一个人闷在家里等啊等啊,足足等了近一个月何忠涛那边愣是半点动静都没有,这让她忍不住着急。

        眼看一个月的时间悄悄溜走,朱静雯实在是憋不住特意去了一趟县委书记何忠涛的办公室,当着他的面想要为自己讨一个说法。没想到何忠涛的态度却让她寒心至极,何忠涛对她说,“你跟庄晓涛之间的事你就该去找庄晓涛,你找我干什么?”

        朱静雯努力憋着心里那股火对何忠涛说:“何书记,如果不是庄晓涛打着您的名号叫我干那种事你以为我堂堂县委组织部副部长会随便听他摆布?”

        何忠涛看出朱静雯今儿分明是找到自己讨说法来了,这让他心里顿觉厌烦。

        在何忠涛眼里看来朱静雯就是个运气不好的倒霉蛋,她自己听信庄晓涛的谗言做错事就该为自己做的事付出代价,这一切跟自己毫无关联。

        何忠涛耐下性子对朱静雯说:“上次的事情闹出那么大影响你还不知悔改吗?庄晓涛已经被内部警告处分调整了领导岗位你还想闹哪样?”

        朱静雯不服气道,“明明那件事的主谋是庄晓涛,从头至尾他才是最应该对事件负责的人凭什么他内部处分就算完了,我这个负次要责任的人却要被免职处分?”

        何忠涛很是官话的说:“你和庄晓涛的处分决定都是县委县政府领导班子通过开会研究讨论作出的,你们县委组织部的唐部长也赞同对你的处分决定,你要是认为这个决定做的不公平尽可以向上级领导反映。

        但我有必要提醒你,你朱静雯犯了错受到了惩罚理所应当,你要是再胡乱折腾当心你在乡下当乡党委书记的丈夫受到牵连。”

        何忠涛说着说着话里已然有了威胁的味道,这让原本心里憋了一肚子怒火的朱静雯瞬间把一腔怒火变成无尽的怨恨。

        她怎么也没想到事情到最后居然会变成这样的局面?明明整件事背后的主谋是庄晓涛,自己却成了被推出来背黑锅的倒霉蛋!

        她不服!

        她有种想要冲上前一把掀翻何忠涛办公桌的冲动,来找何忠涛之前心里还残存的那点侥幸早已消失无影。

        何忠涛对她的冷淡态度让她头脑中不自觉想起一句话,“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她觉的在何忠涛和唐部长俨然把自己当成了随便摆弄小虾米。她从没有像现在恨透了周遭这帮虚伪至极的领导,他们一个个为了一己之私压根不管底下人死活。

        “何忠涛!唐一天!我早晚要你们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阴郁着一张脸从何忠涛办公室里走出来的朱静雯紧咬嘴唇在心里暗暗发誓!

        随着时间慢慢往前,宏光饲料厂工程建设引发的矛盾始终停留原地没有任何进展,工程拖的时间久了朱大茂也开始着急。

        他特意打电话跟唐一天商量,“唐部长,你是宏光饲料厂的老厂长,现在厂里遇到了困难你总得帮忙想想办法才好。”

        唐一天早就料到朱大茂早晚要打来这通电话,他在电话里漫不经心口气对朱大茂说:“其实这事说简单也简单,解铃还须系铃人,只要找到问题根源总能解决好。”

        朱大茂赶紧问他,“那你了解问题的根源到底是什么吗?”

        唐一天实话实说回答,“这件事原本是因为现任红海县委书记何忠涛而起,当初这块地是他做主拿下的,他也是因为这份政绩才会被市委市政府的领导名正言顺提拔为红海县委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