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春三月,天气慢慢回暖,冰雪还未融化,窝了一个冬天的明军便开始行动了。

    不过,他们并没有直扑辽阳城,这会儿虽然已过寒冬,气温却仍然在冰点以下,泼出去的水还是会结成冰,如果这个时候跑去攻城,建奴什么都不用干,只要在城墙上泼点水便成,结满冰的城墙,去爬,摔都能把人摔死。

    张斌也没有急着去攻城,他只是命手下将士在万水河上修建一座宽阔的石拱桥,这万水河最宽的地方都不到百步,最窄的地方甚至只有五十余步,修建石拱桥还是比较容易的。

    万水河上原本也有桥,只是桥太窄,离鞍山新城也太远,二十多万大军要从那种窄桥上通过,光是人过去就得几个时辰,还有粮草辎重什么的,要全运过去非得几天不可,再说那桥也不一定能过得了两千斤的佛郎机和炮车,他可不想因为桥的原因而导致败绩,所以,辽东这边气温刚回暖他便派人知会了毕懋康一声,要毕懋康派几个修桥的行家过来。

    这会儿修桥经验丰富的工部官员已经过来了,正指挥二十多万将士开山凿石,修筑拱桥呢。

    明军这么大的动静皇太极自然是收到消息了,但是,他却不敢派人来捣乱,因为万水河离明军修筑的城池实在太近了,就跟护城河一样,他派人过去捣乱就跟攻城没什么区别,开什么玩笑,他守城都费劲呢,还跑去攻城,不找虐吗!

    皇太极不敢来捣乱,张斌手下人又多,这修桥进度简直快的惊人,冰雪刚刚开始融化,一座数丈宽的大桥便出现在万水河上,这时候,辽东湾也已解冻,一船船物资开始运抵盖州,源源不断的送往鞍山新城。

    大明与后金,又一场决战即将开始,辽东腹地,辽阳附近可谓山雨欲来风满楼,气氛紧张无比,而这时候,大明京城里面却传来了不详的消息。

    薛国观蛰伏了半年多之后,终于再次博取了崇祯的欢心,这个时候,他自然不会坐视张斌取得收复辽东这样的惊天功绩,他又开始组织党羽弹劾张斌了。

    这弹劾的内容,很简单,他甚至都不需要去想,当初他的前辈,阉党群臣,弹劾熊廷弼、孙承宗和袁崇焕的时候,那一条条罪状,简直就是经典的模本,他只要依葫芦画瓢,改个名字便成。

    于是乎,朝中弹劾张斌的奏折日渐多了起来,有说张斌畏敌不前犹疑不进的,有说张斌虚报手下兵员数量贪污粮饷的,甚至还有弹劾张斌私通建奴的,皇太极辗转送给薛国观的那几封信也被他拿了出来,交给手下党羽,呈送到了崇祯的龙案之上!

    张斌一系官员无不眉头紧锁,心忧不已,他们深知崇祯对张斌忌惮异常,如果崇祯乘此发难,那就麻烦了。

    但是,张斌本人收到消息之后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怕个屁!

    这次收复辽东的方略他可是呈送给崇祯了,以崇祯急着做明君,急着收复辽东的性子,要他像天启收拾熊廷弼和孙承宗一样收拾自己,几乎是不可能的。

    袁崇焕之所以被他活剐了,阉党余孽的不懈努力是起到了关键的作用,但是,终究还需要他点头,而他点头的原因并不是什么畏敌不前、贪污粮饷,私通建奴也只是个借口而已,他之所以点头,主要还是因为袁崇焕把牛皮给吹破了,不但没有收复辽东,还把建奴给“引”到京城来了。

    自己可没把建奴引到京城去,而且也没把牛皮吹破,所以,张斌一点都不担心崇祯这次会被薛国观忽悠的来收拾自己,至少在自己收拾建奴之前,崇祯是不会收拾自己的。

    再说了,就算崇祯相信了薛国观又怎么样,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现在,他已经准备好了,就差挥军直取辽阳了,就算崇祯发话了又怎么样,他会乖乖的回京城任凭人处置吗?

    开玩笑,他只要挥军拿下辽阳,还有谁敢说自己畏敌不前,还有谁敢说自己私通建奴!

    崇祯这次还真没被薛国观和那些阉党余孽给忽悠到,因为在他的心里张斌是比皇太极还厉害的枭雄,畏敌不前,私通建奴,开什么玩笑,张斌会怕建奴吗?张斌会去跪舔手下败将皇太极吗!

    这些,他都不信,至于贪污粮饷,他更不信,张斌自己都不知道募捐过多少粮饷了,会贪污这点钱!

    所以,崇祯一直没发话,所有弹劾张斌的奏折都被他扣下了,他就当不知道这事一般!

    京城纷纷扰扰,辽东却没有受到一点影响,这次薛国观是妄作小人了,正当他费尽心机不断命人弹劾张斌的时候,辽东的冰雪终于融化了。

    这天早上辰时,暖暖的艳阳刚从东方升起,鞍山新城里的明军将士已经收拾好了大部分营帐,整整齐齐的排列在北门方向,张斌站在北门的城门楼上,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明军阵列,心中不由涌起一股豪情。

    大举反攻,就在今日!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即朗声大喝道:“大明的勇士们,建奴入侵我大明多久了,相信大家都清楚吧,二十多年了,二十多年了!这二十多年,多少同袍血洒疆场,多少同胞被建奴残害,三百余万辽东军民现在还剩下多少!辽东肥沃的黑土地,变成了荒无人烟的鬼域,繁华的京畿地区,变成了千里无鸡鸣的大坟场,这一切,都是建奴干的好事,大家说,我们要不要报仇。”

    他的话刚落音,祖大寿等辽东将领便举起拳头,抬头怒吼道:“报仇,报仇,报仇!”

    紧接着,二十多万明军将士纷纷举起拳头,跟着怒吼道:“报仇,报仇,报仇!”

    一时间,吼声震天,整个辽东大地仿佛都被炸响了一般,远在五十余里外的皇太极虽然没听到明军将士的吼声,心脏却突然一阵抽搐,一股莫名的恐惧出现在他的心头,仿佛无数冤魂厉鬼已经被人唤醒,正铺天盖地的向他压过来!

    他不由抬头望向南方,眼神中竟然出现一丝罕有的慌乱,他知道,明军迟早会冲过来,难道,就是今天吗?

    他猜对了,大明反攻,就在今日!

    张斌抬起双手,示意大家停住怒吼,紧接着,他自己却用尽全身力气大吼道:“驱除建奴,收复辽东!”

    这次,不用祖大寿等将领带头,北门前的数千明军将士便跟着大吼道:“驱除建奴,收复辽东!”

    这股声浪很快便蔓延到后面,蔓延到整个明军大阵,所有将士都跟着齐声大吼道:“驱除建奴,收复辽东!”

    一时间,天地再次颤动,整个辽东的山河仿佛都沸腾起来。

    张斌举拳和所有将士们连吼了十余遍,这才抬起双手示意大家停下来,随即,他便将大手一挥,朗声大喝道:“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