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枫顿扶额头,甚是无语。
    你妹,这次都丢脸丢到姥姥家了,若还有下次的话,他真的能够羞愧到撞墙去。
    如此丢人现眼的事情,除了这次,还有上次无意间看到青衣洗澡。上次升是看人家不穿衣服,这次成了自己被别人看光。
    报应啊!
    习枫心中痛呼,这种事情绝不能发生第二次。
    这事若是被那老家伙知道,肯定会被这老家伙天天挂在嘴边嘲笑自己。
    此刻,习枫心中毫没良心的想着,好在这老头沉睡了...
    “跟我走!”
    唐怀柔拂起那长长的发丝,掩住了那如夜空似的瞳眸,丝丝黑发之下,嘴中轻哼一声。她不管习枫同不同意,挥手便迈着轻盈的步伐离去。
    “去哪?”
    习枫跟在她的后面,有些不解。
    “你不会忘了,在演武场时咱们的约定了吧?”
    唐怀柔白了习枫一眼。
    “师弟怎会忘。”
    习枫讪讪然的摸了摸头,“谁也没想到我竟然和师姐分散了,初入天启秘境的时候,我就在四处寻找师姐的踪迹。只是这天启秘境实在太大,直到今日才遇到师姐。”
    “哼!”
    唐怀柔看向习枫的目光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那般羞恼,只不是葱白如玉的脸颊之上依旧有着红晕弥漫,她轻哼一声,嘴唇微翘,一副小女儿姿态,“还算你有些良心。”
    “应人之事,自当放于心怀。”
    习枫轻轻一笑,道:“与良心无关。”
    “不懂情调。”
    唐怀柔轻哼一声,有些羞恼,懒得再搭理这家伙,足下的速度更舔几分。
    不过无论她如何加快速度,习枫始终能够追上来,谈笑风生。
    “这家伙”
    唐怀柔心中有些震撼,她的实力自己自然是一清二楚,虽然她现在的速度并非极限,但是习枫一个一重御灵段的家伙能够追的上她的速度。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还是有些小看这家伙了。”
    望着这家伙平淡的面容,唐怀柔翻了翻白眼,无奈的想着。
    “师姐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习枫凑上前来,随口问了起来。
    “雷劫动荡整个天启秘境,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唐怀柔看向习枫的目光如同看待傻子一般。
    “自然知晓。”
    习枫无奈一笑。
    “是嘛?”
    唐怀柔包怀深意的目光突然定格在习枫的身上,不知怎得,她倒是想看看这个少年郎在听及雷劫的时候究竟是何等的反应。冥冥之中她总感觉面前这少年似乎在隐藏些什么...
    “雷劫动荡之时,殃及整个天启秘境,那时我正在突破,你说我怎会不知道?”
    被这女人的目光所射,习枫心中一紧,不过他很快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清秀的面容之上竟升起一些怒意:“老子不容易达到了九重炼气段,正突破着呢,这狗日的雷劫爆发,受及影响,我差点没有爆体而死,不然你以为我的衣服哪去了...”
    “别给我提你的衣服。”
    这家伙眼睛毫无波动,似是不容作假,看来还是自己想多了。不过这家伙又提及衣服二字,她的面容顿时一红,羞涩起来。看向习枫的目光隐带一丝羞怒,“若在提,我就把你腿打断。”
    “不提就不提。”
    习枫嘴角一撇,他的心里倒是一松,真是没想到这个女人的直觉还真挺准的...
    两人一直朝着西北的方向走去。
    望着前方,习枫心中升起了疑惑。
    “师姐,若在往北的话,便是真传区域,咱们的目的地莫不成是在真传区域?”
    习枫翻了翻地图,眉头微皱,看向唐怀柔不解的问道。
    “确实是在真传区域。”
    唐怀柔点了点头,小嘴嘴一抿,脸上显出一种美妙而又可爱的笑容。
    “先不说以我们的能力能否打破阵法,即便我们进去了,若是遇到了三大势力的真传弟子,以你我二人的能力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习枫语气生硬,看向唐怀柔。若是这女人无法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他立刻掉头离开。即便他并不畏惧三大势力的真传弟子,但是为了一个并不太熟的女人,去一个充满未知危险的地方,并不可取。
    他一向极为理智。起初唐怀柔并没有和他细数,其中本就掺杂一些欺诈的成分在内,这种感觉他很不太喜欢。
    “我若和你说了,你还会来吗?”
    唐怀柔坦然一笑。
    “或许不会。”
    习枫点了点头,微微一笑“虽然现在我依旧可以离开,但是师姐若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我依旧可以陪你冒一次险。”
    “陪我冒险或许是假,想把利益做到最大化,目的才是真吧?”
    目光微微跳动,唐怀柔指尖轻点,淡淡一笑。
    “你倒是可以这么理解。”
    习枫耸了耸肩,这点伤他并不否认。
    “你永远都别想得到女人的喜欢。”
    白了习枫一眼,唐怀柔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些对我并不重要。”
    习枫摸了摸鼻子,微微一笑,“我能活到现在并不容易,对我来说命是最重要的,还望师姐能够理解。如果师姐不能给我一个让我冲动的理由,我想,我会立刻调动离去。”目光定格在唐怀柔的身上,习枫的神情毫无波动。
    “我之前与你所说并非是假,天启秘境之中确实有一处机缘之地,只不过这处机缘之地有些特殊罢了。”
    唐怀柔看向远方,目光一凝。
    “特殊?”
    习枫不解。
    “我得到消息,在天启秘境之中,真传区域有一处遗址将要开启。天启秘境的存在起码有了数千年的时间,而三大势力掌控天启不过百余年而已。千年前的遗址其中意味着什么,不用我多说了吧?不知这是否让你产生冲动?”
    唐怀柔微笑着眨了眨眼睛,意味深长的盯着习枫不放。
    “你赢了。”
    习枫抬头看向她。
    见到唐怀柔眉梢眼角满是盈盈笑意。
    他无奈一笑,这种诱惑,确实让他产生了冲动,而且这个冲动实在抵御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