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计谋

“一切都准备好了吗?”良田瞥了眼,身边带着黑色鸭舌帽的男人,淡淡的问出了声。

“都准备就绪了,只差叶凡落马了。这件事情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只要那小子一落马,肯定会把事情的真相全部弄清楚,主子,你就放心吧!”杨四的表情异常的坚定,良田也再次点了点头。

谁都不知道在这样一个灯红酒绿的宴会中,一对主仆正在策划着一个无比黑暗的计划。

“欢迎大家能来参加我们唐家举办的这个小宴会,今天来的都是我唐某人的自家好友,大家不要客气,尽情的享受这个夜晚,我唐某人也就不说什么了,接下来的时间就交给你们了……”

简短的几句开场一场宴会就开始了,所谓的宴会程序很简单,只不过是先跳个舞,聊个天,交际交际友谊,然后再一起吃个饭而已。

正当这些程序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所有人都在谈笑风生,这时候却有一个佣人慢慢的跑到了唐建中的耳边悄悄的说了一句话,让唐建中一时之间变了脸色。

“那还说什么会话,赶紧带我过去。”唐建中说着小步的跑到了门口,谁都没想到除了良田这尊大佛之外,还来了另外一尊大佛,而且是不请自来,别说唐建中对于这件事情毫不知情,就连这个宴会的策划者良田对于张恒的到来也是惊讶万分。

所以当唐建中带着张恒走到宴会厅里的时候,良田忍不住震惊的瞪大了眼睛,用手狠狠的拍了拍桌子,引起了身边的一群人的注目。

良田见到这样的情形,这才慢慢的挤出了一个笑容,想消除他们的疑心,可是良田自己不知道,他勾出的这个笑容看起来有多么的扭曲,任何人都能看出来这个笑容是装出来的。

可是在这个场合,特别是在良田的面前,谁敢把这话说出来,只好陪着露出了一个笑容。

张恒一走进来,就径直的走到了良田的面前,哈哈大笑起来:“怎么?老良这样的宴会怎么不叫上我?我可是一直想参加这样的宴会呢!只不过没有机会。所以今天我就不请自来了,你不介意吧!”

张恒似乎在征求着良田的意见,可是却自顾自的坐了下来,压根没有等到良田的回答。

两天用力的咬了咬牙狠狠的瞥了一眼张恒,随即抬起头露出了一个和善的笑容。

“怎么会呢?我可是想让你能来参加这样的宴会的,只不过听说你最近身体不好,所以想着让你安心静养,特地没叫上你罢了,毕竟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要是没有一个好身子骨,有多少的财富和权力都没有作用,你说是吗?老张。”

良田的嘴边慢慢挂起了一丝嘲讽的笑容,这个张恒还想和自己斗。以为他手里掌握的那些证据就可以把自己怎么样了?这幅破败的身子骨只要他轻轻伸手指,就能把他弄死。

听到这话的张恒,忍不住脸色大变,刚才红润有力的脸色变得惨白起来。良田怎么会知道他身体身体有异样,他明明伪装得这么好,连医院都不敢去,没想到还是被良田得到了消息,难道良田现在的权势达到这个程度吗?

“良秘书是在说笑吧?我虽然年纪大了,可是身子骨还硬朗的很,至于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我想我还是有这个本钱的,不把一些贪污腐败对国家有害的人拉下马,我怎么能够让我这副身子有任何的损伤呢?你说是不是?良秘书。”

指伤骂怀的话谁都会。良田既然敢说那样说自己那样就不怕他说什么了。

果然两个人一见面就是剑拔弩张,原本餐桌上的人还在七嘴八舌的说着话,等张恒这番话一落音,饭桌上的气氛瞬间沉默了下来,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忍不住勾起了冷笑。

在后面跟着唐建中苦笑不已,这两尊大神他都得罪不起,他也不想得罪,不过怎么会有这么凑巧的事情两尊大神就偏偏聚集到了他们家里。

“张秘书,您既然来了,就快落座吧,一会就要上菜了,今天全都是最好的厨师过来做的菜,希望张秘书和良秘书能吃得满意。”

唐建中赶紧上来岔开了话题,再让良田和张恒这样下去这个餐厅里面的气氛只会越来越寂静。

“既然这样,那就谢谢唐老爷了。”张恒点了点头,开始收拾起了面前的东西,他可不介意和良田在一起吃饭,只不过良田现在心里面在想应该对他什么制裁来了吧?不过那又能怎么样?

在这样的场合他只能忍着,他倒是想要瞧瞧良田怒气冲天可是是又无可奈何的表情。

张恒突然前来让心思缜密的良田感觉到了这件事情的不对劲,难不成张恒是得到了什么消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事情就不太好办了,希望不要出什么岔子才好。

见到张恒突然过来叶凡忍不住松了一口气,虽然不知道张恒怎么得到的消息在这个时候过来了,可是张恒过来了那他就多了一层保障,毕竟现在他和张恒才是一条船上的人。

看着一桌子的美味,叶凡也没有胃口就是随便吃了些东西就放下了筷子。这让唐婉凝有些担心,叶凡整个下午虽然尽力表现的很开心,可是她能够看出叶凡透露着一股不对劲,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叶凡没事吧?”唐婉凝轻声的问着。叶凡摆了摆手表示自己并没有任何问题。

“这是怎么了?”刚吃完饭唐婉凝就感觉自己晕晕乎乎的,像是随时都会倒在地上一样,拉着叶凡的手也不断的加紧,最后甚至快要靠到叶凡的身上才能走路。

“怎么了?你身体不舒服?”叶凡扶着唐婉凝,轻声的问道。怎么突然就不舒服了,明明刚才还好好的。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突然感觉有些头晕。”唐婉凝显然十分虚弱,身体苍白的她靠在叶凡的身上,努力把这句话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