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道灭运神雷,立即朝着拓跋菩萨袭去。

    灭运神雷自五运化雷手而出,综合了五运雷芒的迅疾,仍是比心念还快的光芒。

    就在拓跋菩萨心念闪烁的一刹那。

    他的身体已经中招。

    然后,就在百万双两军目光之下,由脚部开始化成飞灰。

    这一刻。

    两军阵前,如天雷轰击落下。

    近百万人怔怔不能言。

    拓跋菩萨感受着自己的身体逐渐失去知觉,步入死亡。

    这一刻,所有的人终于明白了王仙芝是如何死的了。

    随后,拓跋菩萨调集临死之前的残余意念,怒吼一声。

    “喝啊!!”

    在上半身即将化为飞灰之前,奋力一击而去。

    却不是朝着周乙,而是朝着下方的大凉军士。

    他的确不愧是北莽军神,不逊当代任何人的绝世武夫。

    即便一身天人巅峰大长生的实力,居然成了这样一副笑话,第一时间想到的却不是神态萧索,而是要倾尽浑身所有余力,做最后一搏!

    这一击,若是落中,那阵下的大凉军士至少要死去尽万余人,这是拓跋菩萨豁尽一切的含怒一击。

    性命下一刻就要消失,他还能有什么保留的。

    空中的战斗变化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

    还没等大凉军士从周乙一击秒杀拓跋菩萨半身的震撼能力中回过身来。

    下一刻,就是天地将倾的拓跋菩萨临死拼命一击降临他们上空。

    呼吸之间。

    拓跋菩萨全身化成灰灰。

    那一击的力道却仍旧朝着大凉军中袭去。

    周乙冷哼一声,正要对下方众人施以援手,忽然,他神情一变。

    只听九天之上传来一声怒哼:

    “找死!”

    眨眼间,那早已经化为灰灰的拓跋菩萨周遭,再度聚起元气狂浪。

    一个高大伟岸的帝尊虚影与顷刻凝实,带着天地之力,朝着周乙扑杀而来。

    天上的帝终于降世了。

    这尊帝内心怒火滔天。

    显然,刚才那一点电光石火的交锋,连他都没能够反应过来,连他都没能够想象到,这世间居然有这样强大的力量,竟然能将他馈赠大半实力的拓跋菩萨一指灭杀。

    而在这尊帝含怒杀来的同时。

    落在大凉军士上方的那一击,此刻横出数人,乃是李淳罡、徐龙象、甚至还有一位脸蛋美艳,堪称绝世的人。

    三人合力,李淳罡一剑挥出,徐龙象一拳捣出,那白狐儿脸一连踏出十六步,砍出一刀。

    三力合为一处,与拓跋菩萨临死前的宏大一击碰撞。

    天空轰然惊爆。

    力量消弭。

    同时,张家圣人震声道:“天门已开,众人速速行动!”

    此刻,拒北城中飞出七道身影,一起往云天而去。

    同时,张家圣人回头看了一眼周乙的方向。

    那边天空上,周乙已然和那位降临凡世的大帝斗在了一起,看那尊大帝形容,极为相似庙宇之中供奉的青帝,此人也被海外等岛民称之为太乙长生大帝。

    有周太乙对上这天上五帝之一,正是他们的本来计划之一,尽管他们也未能想象的到,周太乙能如此轻易地秒杀一位天人大长生的拓跋菩萨。

    此刻,千秋大计已然展开。

    不仅拒北城中的七人飞上天空与云中走出天门的数百位仙人

    下方的两国战争也是赫然展开。

    足足一百一十多万兵士,如同两群数之不尽的蚂蚁一样,眨眼之间绞杀到了一起,那些两国的武林宗师,也是起到了先锋的作用,冲杀不尽。

    在战场上方。

    周乙并没有第一时间再度用出灭运神雷,此逆天神通的确威能无双,堪称秒杀此界任何人,但耗用元气甚巨,一次使出,必须调复短暂时间,才能再催动。

    是以,他便以纯粹的力量和这尊天上的被称之为太乙长生大帝的青帝战在了一起。

    即便他无法再次施展出来灭运神雷,又没有玄天祖神叶为助力,但是作为拥有半步不死灵魂之力的他,两相合力,即便是最单纯的修为比拼,也是丝毫不落下风。

    一拳一拳打出,一掌一张化出,天际好似撕扯一切的两股狂流碰撞到了一起。

    青帝怒道:“下界凡人,即便证就天人大长生又如何?逆天而行,本帝让你见识什么叫做天威!”

    然而,两具体魄强大到了极限的身体,神魂也坚固到了极限的二人,竟然短时间内,都无法伤害到对方分毫!

    这一个时刻。

    周乙才打出了一计须弥山印。

    青帝硬碰硬化解。

    而后,终于调息到了足够的修为,五指成勾,掌中有五色汇聚,形成一道灰蒙蒙的电光,缠绕掌身!

    这一掌向前探去,那灰色雷芒是能够抹除一切后天之物,面前的元气、云气……

    一切都为这一掌让开了路。

    青帝见状本能升起强烈警兆,但是,心念刚一闪,这一只手掌,便捏住了他的头。

    此刻,两军交战的凉莽大军都感受到了头顶轰隆隆战斗的忽然停止。

    有不少人都下意识的抬头看去。

    其中麒麟真人袁青山忍不住惊骇失声:“太乙长生大帝!”

    只见,此刻空中那位太乙长生大帝,居然被周太乙单手捏着头颅,就好似捏着一个小鸡仔似的,提在空中。

    这时候,周乙听到了下方袁青山的话,然后看着面前的天帝,冷冷道:“凭你,也配叫太乙?”

    一掌用力,彻底将面前的一尊天帝形体摧毁!

    顿时,大凉军士见状,士气大提!

    居然连天上大帝,都被人间无敌周太乙斩杀!

    这一战,还怎么有可能会输?

    但是,周乙却是冷冷皱眉,看着那太乙长生大帝形体俱灭的地方。

    一个声音暴怒着从云中传入。

    “灭杀朕的一道元神而已,凡人,狂胆包天!”

    周乙抬头看上去,淡淡的道:“我能杀你一道,便能杀你两道,三道,够胆你再下来看看!”

    “你!!”

    这道声音怒极,却是丝毫没用再次出来的打算。

    云中此刻的战况也是惨烈无比,不断有仙人从天门走出,尽管有邓太阿、张家圣人这两尊实力都有天人大长生境界的人。

    但是,那天门之中走出的仙人之中,也有数名强大的存在,虽然不是帝,却也不是普通的陆地天人可比。

    立刻,张家圣人震声大喝:“李玉斧,快出剑关闭天门,再合力斩杀这些出了天门的谪仙人!”

    李玉斧手中拿着的是吕祖兵解时候的佩剑。

    吕祖人间第一人的剑,早已超越了王仙芝的修行界第一人,若是飞升,定然也是天上帝尊一流。

    再加上另外一人。

    张家圣人对着徐凤年所在的拒北城中大声道:“真武大帝,您还在等什么?”

    立刻,一尊同样高大的虚影借助徐凤年身上的人间气运,显化真形了。

    同时,数个震怒的声音从云中传来。

    “真武,你下凡数次也就罢了,竟然还和凡人连同一气,妄图绝地天通,你可知天门关闭,你将彻底失去天庭中的地位,没有天上本根供养,你将彻底失去不死的寿命!你也休想再回到天庭中来。”

    人越过了天门,就成为了仙人,便可长生不死。

    那是因为天门之后,是一个奇特的境界,那里超越了生死。

    然而,那从拒北城之中飞出来的巨大法身,却是懒散嘲笑:“长生不死又如何?天庭又怎样,尔等将凡间气运做铜钱锱铢必较,虽称之为天上,却是人间一样的铜臭难闻,什么天上,不过另一个丑陋的人间而已,朕既然已经和张扶摇决意关闭天门,自然早就不在乎你们那些了,这四百年来的布局,就在今朝。”

    真武大帝是八百年前的秦皇修成,张家圣人也是八百年前成圣。

    他们早就在几百年前制定下了这个大局,要一举绝地天通,天人两隔。

    本来张家圣人和真武大帝两人只有三成胜算,却没想到因着黄龙士之助,让此世出现如此多的风流人物,又出现了周太乙、玄天祖神叶。

    甚至还有一个不逊吕祖的李玉斧。

    今日,有周太乙先斩天人大长生拓跋菩萨,又灭青帝元神化身,加上张家圣人、李当心、轩辕敬城等人抵挡住天门内涌出的大半仙人,再有李玉斧执拿吕祖法剑,配合真武大帝之力。

    势要一举,斩断这些仙人千百年对人间的掌握!

    周乙在灭杀了青帝元神之后,便再没有动作,既没有帮助人间大军进攻北凉,也没有进入云中,打杀那些仙人。

    他今日本就不是为了帮助这些人完成什么千秋大计的。

    他在等那个最后的时机。

    战场之上。

    即便大凉大军占据人数优势,又有中原武林人士襄助。

    但是,身处大草原上的北莽民族本就是能征善战,各个骁勇非常,天生的战斗民族,即便人数劣势,又经历主帅被杀等打击,仍然顽强反攻。

    这,毕竟是四十万骁勇善战的精兵,不是四十万豆腐渣。

    就算一刀一刀砍过去,也没有能够在短短时间内就全部屠杀殆尽的道理。

    尤其是两军大战陷入胶着状态的时候,几方乱战,更是冲杀的昏天暗地。

    而作为杀红了眼的两军战士,最为吸引他们的目标,便是两国的江湖宗师,这些人以一敌百,简直就是像是战场之中最明显的风向标。

    一场人力拼杀的绞肉机顿时运转。

    潮流一般看不见尽头的兵士,疯了一般的都冲向了那些最显眼的武林宗师。

    短短交战盏茶时间之内,平原上已经多出了十数万的尸体,鲜血腥臭,远达数十里。

    人间炼狱,不外如是。

    中原宗师,隋斜谷,战死!

    老牌宗师,柴青山,战死!

    其后四五位宗师紧随其后。

    ……

    这里是战场,不是江湖武林,人力再如何,也有穷尽,即便入了陆地神仙,也不能挡千军万马的围攻!

    因为,气力终有一泻的时候。

    中原宗师战死如此惨烈,北莽亦然。

    甚至更加惨重!

    ……

    而在绵延数十里战场上的一处。

    一个白衣已经染做半边血红的少年,他痴痴地看着这些慷慨赴死的武林宗师,看着这如修罗地狱的战场,看着呼吸之间就有千百条命死去的当下。

    “这,就是江湖……”

    一语落,卢诗萍身上黄金神叶顿时共鸣。

    一念间,往天地之中扎根千里。

    这一刻。

    一道白衣如龙少年身影,以指做笔,迅速前冲,如同天地借他作画,在绵延数十里的战场上移动。

    卢诗萍,证就陆地神仙境!

    这一刻。

    天地轰然一震。

    ………

    云海天门外的大战,正是关键一刻。

    李玉斧得吕祖法剑,配合真武大帝之力,正要连续九剑,斩断人间与天上的所有联系。

    此刻到了第八剑。

    正要出第九剑的时候。

    猛然,天地四方,忽然现出数道金光神柱。

    同时,数十道惊恐的声音从天门中传出:“有九道触须从天庭中心,扎根到了天地玄间之中!”

    立刻,数声震怒爆吼:

    “真武,你到底做了什么!!“

    这一刻的真武大帝怔怔的看着身边的张家圣人,只见,其中的一道金光巨柱,正是从张家圣人身上现出。

    同时,另外几道,从李当心,轩辕敬城、黄龙士,地面上的李淳罡等人身上传出。

    玄天祖神叶!

    这一刻。

    张家圣人好似遭受晴天霹雳。

    他怔怔的看着自己脑后浮现的玄天祖神叶,是如此的宏伟,是如此的陌生。

    它的伟力,是如此的不可以计量!

    它扎根到了天地核心。

    同一时间,所有知道玄天祖神叶之来历的人,都是看向了两军上空的那一人。

    只见,此刻的周太乙缓缓地飘落到了战场上的一处。

    在那里,有一个一气冲杀千里,破甲一千九,用近两千人鲜血做了一副血墨江湖之画的血衣少年,正躺在血泊之中。

    周乙抱住了萍儿,将他抱在了怀里。

    萍儿睁开力疲的双眼,看见了先生,露出疲惫笑容。

    周乙抱着他,看着这个已经十六岁的少年,然后抬头,面对天上所有人的目光,平静的吐出一句。

    “该周某收官了。”

    这一声,清清楚楚的传到了张家圣人,真武大帝、李玉斧、李当心、轩辕敬城、袁青山、邓太阿等等……

    乃至天上众仙、至天上众帝……

    乃至拒北城中的徐凤年、乃至战场上的南宫仆射、轩辕青锋、陈芝豹、徐偃兵……

    乃至战场上的数十万两军兵士。

    这一刻,这声话语传到了所有人的耳中。

    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到了这个怀抱一个血衣少年的青年身上。

    一时间,惊怒、震撼、恐惧、骇然、不能置信、难以想象出现在了所有人的心中。

    他们看看这从玄天祖神叶之中诞生的连天接地的金光巨柱,再看看周太乙……

    收官?

    他到底,要收什么官?

    他,到底做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