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六点半,杨秀芝从炕上爬起,蹑手蹑脚的来到洗手间,麻利洗漱,整个动作迅速安静,仿佛已演练过很多次。

    自从儿子上高二以来,杨秀芝怕早上打扰儿子休息,直接规定家里晚上十点到早上七点为无声时间段,最近两个月更是连电视都不准看,免得让儿子学习分神。

    洗漱完毕后,杨秀芝快步离开家,前往不远处的酒酿胡同买早餐。

    还未及鼎泰福,一股略带馊味的热气四散开来,让杨秀芝精神为之一振。

    那是豆汁儿独有的特殊香味。

    儿子是地道的天京人,自小喜欢天京本地小吃,早餐尤爱豆汁儿。

    相声里经常有段子戏称,路上碰到一个人,拦住,猛地摁地上灌他一碗豆汁儿,如果他站起来就骂,那一定是外地人,而老天京人则会站起来,一抹嘴,然后来一句:“有焦圈吗?”

    豆汁儿,说白了就是发酵之后的豆浆,闻起来有一股馊了的味道,正常人一般还真喝不下去,当然,老天京人的早餐不可能只有豆汁儿,还有像炒肝儿、面茶、炸酱面、焦圈之类的。

    杨秀芝买了三份豆汁,六个焦圈和两碗炒肝,兴冲冲的回家去了。

    陪儿子吃完早餐,目送儿子出门读书后,杨秀芝刷干净碗,将围裙一挂,又要出门。

    “嫂子,你这一大早火急火燎的,是要去领彩票啊?”

    大门外,一名正给小男孩整理书包的年轻婶子看到杨秀芝,笑道:“怀明,叫杨婶儿。”

    “杨婶儿好。”小男孩乖巧嘴甜。

    “哎,怀明真乖。”杨秀芝停下脚步,摸了摸小男孩的头,笑容满面道:“怀明她妈,别说街坊邻里的我有好事儿不告诉你,我现在要去新华书店排队买书。”

    年轻婶子奇道:“买书算什么好事?”

    “记得去年有段时间,我家小宝的英语成绩一直不稳定,搞得我们一家都不是很开心吗?”

    “记得啊,嫂子你不是说英语单词难背,找了齐叔的侄女给小宝补课,后来成绩不就上去了吗?”

    杨秀芝面露不屑,感慨道:“也就是怀明他妈你和我关系好,我才给你交个底。齐叔他侄女的家教水平真的不行,而且穿衣服乱七八糟,有一次还穿了个露肚脐眼的衣服来给我家小宝上课,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姑娘。”

    “啊?”

    年轻婶子露出意味深长的眼神,将这个八卦深深记下,立刻追问道:“那后来你家小宝的成绩是怎么提高的?”

    杨秀芝笑呵呵道:“这就是我要和你说的好事,去年我听小宝的老师推荐,买了一本叫《单词机关枪》的英语辅导书。这书可不得了,号称一个月能背下一千个单词。我家小宝照着书上的方法学了几个月,英语水平大有提高,期末考试破天荒的考上了一百三十分。”

    “为此我们还一起吃饭庆祝,你忘啦?”

    年轻婶子笑道:“我怎么会忘?那是你们家小宝人聪明,照着书学就学会了。嫂子你今天去,是准备给小宝买其他的参考书?”

    “没有,不是。”

    杨秀芝摆摆手,继续道:“其他的参考书我也买的不少,有用的不多。我这次赶早去买书,是听说上次《单词机关枪》的作者又出了一本英语辅导书,说是《单词机关枪》第二册。你想啊,既然是同一个作者出的,肯定后面的知识都是互补的,先买下来试试再说。”

    “原来如此。”

    年轻婶子眼珠一转,想到自家大伯的儿子正在读高中,要不然买上两本送他也好,又花不了多少钱。

    如果这书真有用的话,倒是功德一件。

    她想通此节,立刻笑道:“我倒是想陪嫂子一起去,可我当家的还没起床,我得给他做早饭呢。要不然婶子您受累,帮我也买两本?”

    “多少钱呀?一百够吗?”

    年轻婶子说着开始掏钱,杨秀芝却将脸一摆,不悦道:“怀明他妈,咱们都是邻里街坊的,你掏钱可就是看不起我了。我家小宝到你家吃饭次数也不少,你可从没收过我钱。不过两本书,你再掏钱我可要生气啦。”

    年轻婶子掏到一半,闻言只得停止动作,笑道:“嫂子这么说,那我只有收下了。”

    “行,不和你多说了。”

    杨秀芝大气的挥挥手,告别了年轻婶子,头也不回的往新华书店方向走去。

    还未及新华书店,便看到密密麻麻的拥挤人群将门口围了个水泄不通。

    “他大姨,你也来了?”

    “林家嫂子,你闺女英语成绩不是挺好的吗?”

    “刘小姐,你都没老公,凑什么热闹?”

    “听说作者是个大帅哥,又是钻石王老五,刘小姐是来相亲的吧,哈哈。”

    穿过层层保安和拥堵人群,杨秀芝艰难的加入购书队伍,两个眼睛往周围看去,到处都是作者的海报和人型看板。

    她看了一眼姚衣的照片,心中一动,这孩子长得可真俊。

    忽然,人群之中一阵喧闹,一名年轻男子在保镖的护卫下分开人群,径自往新华书店门口铺满大红地毯的高台上走去。

    “姚老师好帅!”

    “姚老师,姚老师我们支持你!”

    一群少女眼里波光流转,对着年轻男子欢声笑语,仿佛是人气偶像见面会一般。

    男子回过头来,俊俏的脸上浮现一丝微笑,对着少女们微笑致意。

    杨秀芝看在眼里,心道这孩子可比看板上还要俊俏几分。

    她奋力向前,准备购买两本新书,然后让姚衣签名留念,也算对怀明他妈有个交待。

    ……

    和支持者们微笑示好后,姚衣走入了新华书店,脸上的笑容逐渐消退,取而代之的是平静。

    姚衣看了一眼黑压压的人群,感慨道:“可怜天下父母心,为了子女提高几分成绩,一大早就来抢购,实在让人感叹。他们都受累了。”

    不过感慨归感慨,人越多引起的话题性和影响力越大,热度也越高。

    在姚衣的计划中,影响力也是其中重要的一环,越大越好。

    新华书店里,李昱楷笑道:“你这句话到有几分教育人的心思,我现在倒是相信,这书你小衣你自己的写的。”

    姚衣摸摸鼻子,摇头道:“我不过是总结了一些前人的经验,论起教书育人,我拍马也赶不上李叔叔。李叔叔您先坐一会,等我将事情忙完您再出来露个脸,到时候一起宣布选址的事情。我说的几个重点,李叔叔您还记得吧?”

    李昱楷笑道:“放心,我还想当两届校长,带十年学生再退休。”

    “那就拜托了。”姚衣整理衣襟,大步走上红毯路,准备上台宣布书籍发布事宜。

    早上九点,新华书店朝阳区分店,姚衣的新书《单词机关枪Ⅱ》发布。

    ……

    “姚总,这本书是您口诉,尚京师范大学英语系教授多人记录整理,最后由您的助理米萌润色校对完成的。听说在这个过程中,还发生了许多有趣的故事?”

    女主持人身穿一袭白底绿荷纹理高叉旗袍,柔润光滑的腿部曲线如白玉上氤氲着雾气,更显身材凹凸有致。

    配上姣好的面容,盘起的髻儿,站在姚衣面前微微侧头的俏皮模样,无一不展示着女主持人的风韵暗示。

    女主持人心中明镜一般,姚衣可是顶级的钻石王老五,万一真要看上了自己,那可真是嫁入豪门,走上人生巅峰。

    想想还有些小激动,她连忙挺起了腰肢,让自己的曲线更加丰满耀眼。

    姚衣视若无睹,微笑道:“我还真有一个忠告,快一年没摸英语书,我感觉自己的语感和思维能力都下降了不少。所以我在第一章上写下了这件事,同时将自己如何重拾英语教学的方法也公开,希望能对各位学生有所帮助。”

    女主持人道:“原来姚总也有这样的经历,据说您新书邀请了天京第一外国语学院副院长为您做序,不知道您是怎么想的?众所周知,您的要家网最近来势汹汹入驻天京,怎么忽然又开始卖书了?”

    姚衣笑道:“有道是看万卷书,行万里路,天京是要家网开拓的第一站,也是最关键的一战,所以我一定要拿出自己的实力来。我考察了半年市场,发现天京优秀的房产小区很多,可周边的书店和教育资源都很少,这让我燃起了社会责任感。”

    “其实我早就有编写《单词机关枪Ⅱ》的想法,不过因为荒废太久,能力下降太多,我内心有些拿不定主意。还好这个时候,李昱楷校长找到我,大力鼓励支持我的决定,这让我非常感激。”

    “我决定继续推动教育学业,必要的时候,我也可能和天京第一外国语学院合作,成立新的学校,为没有教育资源的地方带去希望的曙光。”

    “当然,房地产我还是照做,修学校也能算房地产,您说是吧?”

    女主持人笑道:“您说的是一个故事,可好像李校长说的是另外一个故事,有请李校长。”

    随着李泽楷迈步上台,台下的大妈们立刻眼睛都直了。

    天京第一外国语学院那可是天京最好的几所公立学校之一,尤其是初中部和高中部的实验班采用全外语对话教课,水平极高,常年有国外名校交换生前来上课,可谓口碑实力双开花。

    普通学校里考个清北就足以歌功颂德。

    但真正的首都名校重点班弟子,从不以清北为目标。

    这些名校子弟,很大一部分高中毕业就直奔海外世界级名校而去。

    这在普通人看来不可想象,但却就是事实。

    这个世界从不存在真正的公平,权贵弟子自小便享受如此教育资源,长大了凭什么不优秀?

    如姚衣这般顶级富人子弟中的异类,竟然就读普通大学,终究是凤毛麟角。

    普通大学读到一半就辍学,某种意义上,这才是姚衣重回正轨。

    名校的吸引力非同小可,无论是官宦子弟还是商贾百姓,都想要削尖脑袋将自己的孩子送进去。

    而李泽楷这个掌管招生的副校长,就是他们所有人的判官,很大程度掌握着自家孩子的前途。

    李泽楷笑道:“姚老师的《单词机关枪》写的很好,帮助了很多学生掌握背单词的诀窍,提高了大家的英语水平,我们学校也一直用他这本作为辅导书,去年的销售冠军实至名归。所以这次听说他有写书的想法,我们学校也十分支持。至于写序,倒是姚老师看得起我这个老头子,呵呵。”

    李泽楷自谦了一句,立刻引起了众人的议论。

    “哎呀,李校长是什么人,帮忙写序已是看得起姚老师了好吧。”

    “就是就是,李校长可是天京外院的副校长,我们家娃今年不知道能不能考得上。”

    “听说今年天京外院招生计划又缩水了。”

    “那还是赶紧买书回去给孩子看看吧,你看李校长都认可这本书,一定能帮到孩子。”

    喧闹声入耳,李泽楷眼神复杂的着看了姚衣一眼,心里不由叹息。

    当时姚衣提出将《单词机关枪Ⅱ》交给天京第一外国语学院名下的出版社进行印刷,已是给了李泽楷极大好处。

    教育界的资源,无非资金和名气,姚衣去年《单词机关枪》名声爆炸,积累了不少声望,才有了今日人头涌动的购书热潮。

    现在姚衣的意思,竟将新书构思指导人挂上李泽楷的名字,等于是利用这本潜力无限的新书巩固李昱楷的名声,让李昱楷有些盛情难却。

    若换成旁人,李昱楷或许还会掂量一二,可当姚起的电话打过来,李昱楷的心就软了。

    人活一世草木一秋,姚家父子对李昱楷如何,李昱楷如何能不明白。

    罢了罢了,我都这把年纪,就帮姚衣小侄儿背一次书吧。

    话又说回来,如果一切事情都按照姚衣的安排发展,这件事倒是大大的利好。

    起码对于那些想要考入天京第一外国语学院的学子来说,绝对是好事。

    想到此处,李昱楷微微一笑,开口道:“我们学校不仅出版了姚老师的书,还用它作为教材辅导书发放给学生,其实倒是学校占了姚老师的便宜。”

    李昱楷这话一出,现场又是一片喧闹,就连女主持人也是眼睛发直。

    《单词机关枪Ⅱ》竟然被李昱楷指名定为天京第一外国语学院的教材辅导书!

    这本书绝对会卖的比现在火十倍,不,百倍!

    李昱楷继续道:“我们学校不仅用姚老师的新书做教材,还同意了让姚老师的公司投资建设新校区的计划。”

    又是一颗重磅炸弹抛下,女主持人感觉自己的脑子已经不够用了。

    她艰难发问道:“请问李校长,您的意思是不是说,天京第一外国语学院准备修建新校区?以后会扩招?”

    她问话的过程中,现在一片静悄悄,所有家长的眼睛都钉在李昱楷的身上。

    作为望子成龙的家长,这个消息简直比中了彩票还重要。

    如果李昱楷说的是真的,代表着天京最好的学校之一的招生量会大幅度增加,原本那些只差一点分数被刷下来的学子,完全有机会可以读上天京最好的学校。

    最好的学校,和其他的学校,那是有本质区别的。

    那种区别深深刻在人的内心深处,一生一世都无法摆脱。

    李昱楷淡笑道:“选址的事情,是由姚总规划处理的,你们有问题,不妨问他。”

    瞬间,所有的目光转移,死死的盯在姚衣身上。

    姚衣微微一笑,开口道:“李校长人忙事多,咱们就采访到这里,按照流程,咱们该签名售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