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靠得这般近,宋风晚屏住呼吸,生怕不小心气息落在他脸上。

    周围太黑,她甚至看不清傅沉的脸,只感觉放在自己腰间的手,越发烫人,脑袋开始昏昏沉沉。

    那边的两人还在耳鬓厮磨,打情骂俏,偶尔发出令人面红心跳的声音。

    “快走吧,你待会儿还得回去吃饭,别让他们等你。”江风雅声音娇嗔。

    “都这时候了,你还为我考虑……”

    两人腻歪了一下,宋风晚就听到离开的脚步声。

    傅沉手指略微收紧,将她往边上挪了半寸,两人以一种更为自然的姿势靠在一起。

    她手指下意识放在他胸口,想要撑开点距离。

    “别动,会被看到。”字句吞吐间,那灼人的气息溅落在她耳侧,烫得耳朵发热,那种感觉,就好像被一股温热裹着……

    宋风晚心头一跳,身子酥软了一半。

    真的太近了。

    直到那边窸窣的动静没了,宋风晚才颤着嗓子开口,“三爷,那个……”

    是不是该松开了。

    “母亲说你出来迎我,你不去找我?跑到这里偷窥?”傅沉手指放开,直起身子,宋风晚忽然发现,傅沉个子好高。

    “我是不小心撞见。”宋风晚得以喘息,小口调整着呼吸。

    “要是被他俩发现,指不定你以为在跟踪他们,说不准觉得你对聿修余情未了……”傅沉说得无意。

    “怎么可能,这种渣男就是倒贴给我,我都嫌脏,怎么可能对他……”她下意识反驳,话说了一半才意识到傅聿修再渣,也是傅沉的侄子啊,到嘴的话又被收了回去。

    傅沉嘴角一弯,自然地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回去吧。”

    宋风晚这才猛地想起傅心汉没了,咬着牙开口。

    “三爷,还有个事儿……”

    “嗯?”傅沉的声音在夜色中低沉带磁,好听得让人心尖打颤。

    “傅心汉不见了,我找不到它,应该没出大院。”

    傅沉神色未变,“我会让人找。”说完就往另一侧走。

    宋风晚急忙跟上去,想起刚才的亲密,手心沁出一层热汗。

    弄丢了傅沉的狗,她一路都在寻找,压根不敢看傅沉。

    到达老宅门口,傅沉停下脚步换鞋进屋,她猝不及防还差点撞上去。

    明显心不在焉。

    “看路。”傅沉垂眸,声音温和。

    “嗯。”宋风晚声音很轻,心虚得很。

    “晚晚啊,你和傅心汉出去找老三,这狗都回家了,你去哪儿了?”老太太笑道。

    “傅心汉回来了?”宋风晚惊喜得抬头。

    “我怕你迷路,才让老三出去找你的。”老太太打量着她,“没事吧?”

    宋风晚环顾四周,才看到正啃着毛球的傅心汉,一颗心算是落了地。

    “从没见过谁遛狗,狗回来,人丢了。”傅沉轻哂。

    宋风晚小脸涨得通红,想起表哥的叮嘱,不要和傅沉顶嘴,只能忍了这口气。

    “老三,你对女孩子说话要温柔点!”老太太拧眉,一脸不悦。

    果然对他不能期待太高,还是那副死样子。

    “这也不能怪晚晚,其实大院里不少人养狗。”老太太怕宋风晚心里不舒坦,拉着她的手安慰,“我们这片住了不少退休的,平时也没什么事,就会养个猫猫狗狗的。”

    “傅心汉以前在我这住过一段时间,在大院里有不少老相好,闻到其他狗的味道就往那里窜。”

    “不过它对大院很熟,能自己摸回来。”

    宋风晚嘴角一抽,老相好?

    十方老神在在的靠在一边,老太太啊,您哪里知道刚才三爷对着人家小姑娘又抱又摸,占尽了便宜啊。

    他以前就是听家里那群小崽子说过,亲眼看三爷撩妹,还是第一次。

    妈的!

    差点闪瞎他的钛合金狗眼。

    **

    老太太拉着宋风晚坐下,傅沉则走到傅心汉那边,抬脚踹了下它的屁股。

    “嗷呜——”傅心汉玩得正起劲儿,扭头看他,一脸无辜。

    宋风晚听着动静看向那边,这才注意到傅沉今天居然穿着西装。

    一身墨蓝色,合体定制,精细的领夹,珍珠母贝袖口,每一寸都精工细致到了极点,将他衬托得越发禁欲冷清。

    他随手脱了外套挂在臂上,手指随意扯了两下领带。

    “聿修那小子人呢?还不回来?”傅老端坐在沙发上,面色平和却隐有怒色。

    “应该快了。”老太太看了眼落地摆钟。

    “居然还敢回来!老忠,去我书房把戒尺拿来!”傅老这话一出,屋子气氛都陡然变了。

    就连傅沉都往沙发那边看了一眼,却忽然对上宋风晚打量的目光,她似乎看到傅沉嘴角缓缓勾起了一丝弧度。

    霁月清华,清隽疏冷。

    苏得让人头皮发麻。

    宋风晚急忙收回视线,耳根又软又烫。

    一侧的十方靠在墙边,低头倒了两颗木糖醇塞在嘴里,无声叹息:

    我去,这两人又特么眉目传情了?

    尼玛,他家三爷现在连眼神都是赤裸裸的勾引!



------题外话------

    昨天那谁说要看三爷穿西装来着,满足你,上班还是要穿正装,哈哈……

    三爷现在连眼神都在勾引晚晚,这话没毛病。

    遛狗把人遛没了,晚晚你是第一人……

    傅心汉:有人踹我屁股!

    三爷:该!

    傅心汉:……

    **

    感谢昨天大家对月初的打赏留言,谢谢支持,群么么~

    二更依旧12点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