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秀芬可着陈立怼,陈秀芝却把视线挪到了自己妈的身上。

    “妈,你到底想去谁家?去女儿家这不可能,你对我们你自己也知道,要是每家一个月两个月那我们姐妹三没话说,一定尽这个孝,你要是想留在陈立这里,你就好好的,现在这个家能为你养老的就陈立,你瞧得上瞧不上也就他,还是说你想去我大哥那。”

    陈秀芬装作没听见这话。

    对,看看老大的意思。

    陈铁山开口了;“妈,你要是想去我那也行,那我接。”

    陈姥姥说的斩钉截铁:“我哪儿也不去,我就在陈立这里待着,哪都不去,你们别想哄我走,我就死赖在这里。”

    陈秀琪起身。

    “走啦。”

    老太太自己不给自己长脸,怪不得别人。

    陈秀芝看赵生生,她现在是真的懒得看自己妈一眼。

    多看一眼,多生一回气。

    “你和我也走。”

    两个女儿陆续离开,陈铁山瞧着这就和自己没什么事情了,既然这样自己也走吧,走的毫无负担,反正是他妈说的,不肯去他家,那就陈立这里待着吧,他家也没有人照顾老太太,厂里还一堆事情呢,这两年生意不太景气,他想着不干了可又想着多为女儿赚点,反正挺犹豫的,哪里有时间操心老太太。

    老太太有口吃的有口喝的,没人虐待不就完了,谁家老太太不是这样过晚年的,不行还得有几个人陪着你啊?什么出身啊。

    陈秀芬是最后走的,她看着陈立,说不上是同情还是可怜,大概是觉得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吧,你以后也别折腾了,折腾了几回,下次她也不帮着闹腾了,就你这样的,没人可怜你。

    “求什么得什么。”

    扔下一句好不痛快的话,陈秀芬也走了。

    陈立和他妈对望。

    “我的妈呀,你以后就别折腾了,别成天气我了。”

    真的把我气死了,你就真的没人养了,没看见嘛,全家都烦你都不愿意要你,我要不是因为花了你的钱,我也不管啊,谁不知道照顾人累,还是照顾个是非不分的老太太。

    “我什么也没说,我没气你。”

    陈姥姥直接改口,之前闹的人就不是她了。

    “是你们,一个个的想让我轮,我告诉你们,我不轮。”

    陈立撑着头。

    死就死吧,他妈要是能死在他前头,估计日子还好过点,要是死在他后头了,那就玩完了!

    陈秀芝和女儿下楼,长叹口气。

    多一句话不想说,实在是老陈家的破烂事太多,她一提起来就头疼,一想就闹心,你说她干嘛生在这个家里啊?她要不是这家人,她也不用管,成天跟着他们上火,犯得上犯不上。

    “这孩子将来生了,不管是几个,感情得打好基础,你做妈妈的也不能太偏心了。”

    陈秀芝开始给赵生生上课,可千万别偏啊,做老人的一旦开始偏心,你就等着接受后果吧,除非你强大到,老了谁也不用,或者手里捏着几个亿,真的那样你就放心,所有儿女都会拼了命的往你面前凑的。

    赵生生没说话,但笑不语。

    陈秀芝为这事儿还是上了几天的火,好在店里生意忙,这不知道是哪个饭店的来采购,也不是天天买,可一来买吧就买挺多的,搞的陈秀芝这店里东西一直供应不上,她一忙也就什么事儿都给忘了。

    赵生生这孩子一直到生,就没问性别,想着反正是女儿,女儿是小棉袄,更挺好。

    结果她这半夜送进医院待产,赵奶奶那边不行了。

    之前人还好好的,突然就断气了,保姆半夜想着给老太太盖被发现的,哭的都岔了气了,保姆那和赵奶奶之间是真好,她拿着赵奶奶当亲妈一样的照顾,照顾这么久了也是有感情的,连忙挨家给打电话,衣服都给换好了,能做的都做了,赵丽华人已经到老太太那儿了,想着到底要不要联系赵生生,赵丽华最后拍板定的。

    不通知吧,奶奶走最后一程了,先打给江宁叙,如果生生状态好的呀,想来那就来吧,亲奶奶也不是别人,可这电话打过去,赵生生是根本不可能听见的,里面折腾呢,江宁叙接的电话。

    “大姑。”

    “生生她奶走了。”

    江宁叙的脸突然沉了下来,陈秀芝在门口着急呢,她使不上劲啊。

    这距离生还得有段时间,东西都给准备好了,可心里就是急,还不能在赵生生面前表现出来,她担心的事儿挺多,江宁叙的继母里面陪着赵生生呢,人早就问了预产期,提前两天过来的,过来侍候赵生生的。

    “宁叙啊,怎么了?”

    陈秀芝发现女婿情绪有点不对劲。

    “妈,奶过世了。”

    陈秀芝一愣。

    今天?

    现在?

    哎呦!

    她觉得真的是……

    心更乱了,知道老人家去世也不可能说挑时间,可你孙女正生孩子呢,你选择今天……

    这老太太真的是……

    “你过去……算了我过去看看吧。”

    陈秀芝想让江宁叙去,她女儿生孩子她不能走开啊,要是有个万一,娘家妈不在身边,这像话吗?女婿再好这个时候她也不信任啊,可你叫小江去,那人家是孩子的爸爸,自己老婆生孩子让他去办事,好像也说不过去。

    “妈,我去吧。”

    “那生生这边……”

    陈秀芝觉得两难。

    怎么做都不对。

    就是赶的时间不好。

    江宁叙勉强挤出来一点笑容:“没事,我进去和她打声招呼。”

    赵奶奶去世这个消息,按照陈秀芝和继母的意思就是别告诉赵生生了,这个关头你让她分心难过,她这孩子怎么生,等出了月子的在慢慢讲嘛,那个时候也不怕动情绪了。

    可江宁叙没有。

    他觉得赵生生和她奶奶关系那么好,讲肯定是要讲一声的,她现在这个情况肯定是去不了,自己代替她去,自己代表了。

    进了里面,赵生生刚侧过来身体。

    继母一直在陪着,看见江宁叙进来,让了让。

    “我现在得出去办点事,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可能你生孩子我陪不上你了。”

    江宁叙走到床前,拉起来她手。

    语气非常平静。

    赵生生只觉得自己深一脚浅一脚地在拼命,疼啊。

    那是真的难受。

    “谁怎么了?”

    她猜着了。

    想着肯定出事了。

    眼泪唰唰往下掉,这个东西它就像是有一种预兆,她就猜着可能是她奶。

    这是江宁叙的表情告诉她的。

    他上手给她擦眼泪:“奶走了,刚来电话,大姑已经过去了,我得过去帮着忙活忙活,家里也没什么人,等早上都安顿妥了我再回来,我陪不了你了。”

    继母张嘴:“宁叙啊……”

    这个时候怎么跟她讲这个呢。

    宁叙这孩子真的是不懂,女人在鬼门关转呢,怎么能告诉不好的消息,有不好的消息也得瞒着啊。

    赵生生疼的头皮发麻,她握着江宁叙的手。

    深呼吸一口气。

    “我去不了了,你代替我吧,别着急赶回来,等有人了以后再说,如果那边没人你一定得安排妥当了,用钱的地方我出。”

    江宁叙的拇指擦她的眼泪。

    “知道了。”

    “你去吧。”

    “阿姨和妈都在这里呢,你要是疼你就喊医生喊家里人,我问过医生的,没有事儿,就是早晚的问题。”

    “嗯。”

    赵生生光顾着哭了,根本答不出来话。

    江宁叙出了病房的门,继母跟着出来,叫住  他。

    “宁叙啊,你这事儿做的阿姨得说你,老婆是自己的,得学会心疼,你不能什么事都告诉她呀,她现在生孩子呢,你这样刺激她……”

    陈秀芝一听,听明白了。

    这个小江,都让他别说别说,怎么还进去说了呢?

    马上闪身进了病房。

    赵生生感激江宁叙没有瞒她,没有骗她,她这个情况别说是今天了,就是明天后天她也去不成,可能她能去的时候她奶都已经埋了,最后一面肯定是见不上了,心里难受。

    “生生啊,是不是疼?”

    “妈,我觉得上不来气……”

    陈秀芝去叫医生,江宁叙去赵奶奶那都已经挺晚了,因为赵生生折腾了挺半天的,医生狠狠把江宁叙给训了,说没有这样做家属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仇人呢。

    赵奶奶那边有赵丽华,司机把信儿都通知出去了,就是大半夜的人都到齐了,外面楼下停了不知道多少辆的黑车,进进出出的人,每个都穿的挺简朴,但是那种简朴你一看就不是正常打工或者上班的人穿的衣服,该忙的都忙起来了,花圈都把楼栋给堵死了,赵丽华一身黑衣坐在屋子里,不停有前来慰问的人。

    有些进来就哭,哭的比赵丽华还惨。

    可帮忙的人在说,赵家得出个人,赵家出的就是江宁叙这个人。

    江宁叙没说赵生生已经人在医院了,就说是要生了嘛,怕受刺激就没告诉,他这样讲大家都能理解,毕竟赵生生这马上临产,情况不一样,不来就不来吧。

    江宁叙忙了整整三天,里里外外都是他跑,他把军招给叫来了,招待客人这方面全部都是军招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