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历史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铁尺君侯 > 第二百零四章 甩手掌柜君莫忧
    知道什么是家财万贯吗?

    莫忧知道,也是才知道的,他被迫进了鲁家的银库,说是银库其实里面根本没有多少银子,全是铜钱,全都是散落在地上,堆成一堆一堆的铜钱。

    这简直就是铜山啊!

    一人高的铜钱山,真正的掉进钱眼里钻不出来。

    莫忧站起门口看的眼睛都要掉出来了,“岳父大人,你这……”

    鲁断手很满意莫忧的表现,这才像个“人”样,“这可是我一辈子的积蓄,咱没有什么本事,做不成什么大买卖,连银子都赚不到……”

    鲁断手讲的是属于他自己的生意经,他做的买卖也确实很小,是卖小吃的,赚不到银子是真的,因为没有人会拿着银子到小吃店买东西,这年头民风淳朴,还不流行拿钱装逼,他赚的全都是铜钱,但架不住开的小店多啊,整个北方,凡是叫得上名字的县城全都有他的分店。

    “连锁经营?”莫忧见多识广,鲁断手的做法跟沙县小吃是一个路子。

    “对,雪儿也是这么说的,你们这些大道理我也不懂,反正就是这么个买卖,刚开始街坊邻居知道我赚了钱,再加上都喜欢吃这一口,就全都跟着我学,后来乡里遭了灾,他们就都远走他乡逃难(开店)去了。”

    莫忧只能再一次感慨大胜的民风,这也太知恩图报了,那些岳父的街坊们赚了银子,真的是不远万里也要派人回馈报恩,实际上在大胜开小吃店赚不了太多钱,能对付生活就已经很好了,但还是那句话,真是架不住人多,据说鲁断手甚至还有徒孙。

    “牛,岳父大人真牛!”

    鲁断手就喜欢听这个,特别是听莫忧夸他,此时哪里还有一点害怕玉面阎罗的意思。

    ……

    莫忧左手安世豪,有人脉,有实力;右手鲁断手,有银子,也有实力;上头有义父罩着,更有实力;手头上还有竞争力十足的商品,硬实力,那买卖做的简直不要太轻松,跟抢钱没什么区别,而且很多买卖还是垄断的,只此一家,别无分店。

    本来安世豪因为安红豆的事儿还有所牵挂,后来把安红豆送到都城之后就开启了全力模式,吃住都在黑石山,黑石山已经盖起了不少砖房,用来做集团总部,他是夜以继日,爆发出来的工作热情简直吓死个人。

    鲁断手也是不甘落后,在楚雪的建议下积极开展物流工作,他这个跟行商还不大一样,是以胜县为中心的发散形路线,就像一个太阳一样。

    刚开始莫忧还忙活了一阵子,后来干脆就做了甩手掌柜,说到理论他可能很厉害,但论实践,还是人家更专业,各项事务处理的井井有条,而且别的集团生怕被手下架空什么的,莫忧就完全没有这方面的担忧,这些都是实打实的亲人啊!

    这不是嘛,一晃大半年就过去了,眼看着天气就要转冷,莫忧刚刚处理完手边的一个小案子,楚雪就赶着他让他带着素问出去采药,“快去吧,等下了雪就来不及了。”

    莫忧一琢磨也是,就带着穿着齐全的“小医仙”去采药了,素问在胜县的这段时间一边当仵作,一边抽空治好了不在少数的病人,小医仙的名号算是渐渐传开了。

    莫忧“保护”着素问上山采药,其实就是跟在她后面慢悠悠的走路,实在无聊了,还随手摘了一朵花。

    这一次出来采药可是楚雪和素问商量好的,素问也早就确定了自己的心意,她眼前一亮,指着莫忧手里面的花,“你是要给我送花吗?”

    莫忧十分的尴尬,一个“不小心”就把花弄掉在地上。

    素问神色暗淡了一下,但是脸上很快又洋溢起了笑容,她蹲下身子捡起花,“这花长的如此美丽,丢了怪可怜的。”说着将花别在头上,往回家的方向跑去。

    莫忧一边追,一边在心里埋怨,“早干什么去了?当时君莫忧正是心灵需要慰藉的时候,你跑来跟他说只把他当亲哥哥,现在怎么了?又跑来倒追?可惜哥现在已经是有妇之夫了。”

    等到莫忧慢悠悠的跟着回了家,见到的却是素问和楚雪其乐融融的画面,楚雪还摸着素问的小脑袋,哦,不对,是摸着素问脑袋上别着的那朵花,脸上一脸的赞叹之色。

    “莫忧送你的?那个木头疙瘩竟然开窍了?真不容易啊!”

    “嗯,真好看,不过嘛,人比花娇,人更好看!”楚雪说着令人脸红的话,素问一脸娇羞的趴在楚雪的怀里撒着娇,“没有,还是雪姐姐更好看。”

    “雪姐姐,你这招好像不怎么奏效啊,荒郊野岭,孤男寡女,说起来就像是你给我讲的鬼故事一样,哪里浪漫了,吓的我都没敢长呆。”

    莫忧暗中观察了一会儿,耳朵抖了抖,“不会吧,楚雪竟然不计较这些?”

    他们虽不是真正的夫妻,但名分摆在这里,新时代的女性,这么豁达的嘛,竟然不怕被绿!

    莫忧又仔细看了看“幼小”的素问,不由得满意的点点头,看起来是小了一些,但是,嘿嘿嘿,邻家幼女没长成,不是还可以家养嘛。

    莫忧不是真的君莫忧,心里对素问这小丫头也早就很喜欢了,既然楚雪不计较,那还等什么,必须趁着素问在女追男隔层纱的阶段将其搞定,要不到时候形势逆转,男追女可就不容易喽。

    正所谓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

    莫忧动作贼快,求着君苏氏做了一套白色护士服,其实他更想看素问穿粉色的护士服,但害怕被打,只能做了白的。

    刚做好第二天就给素问送去了,理由更是高大上,“听说鬼差看不见身穿白衣的人,这样你就可以偷偷抢回死者的灵魂了。”

    素问已经无数次佩服莫忧哥哥了,这一次也不例外,她抱着护士服,就像怀抱着希望,双眼中满满的都是慈悲和爱,穿上白衣之后,更是好像浑身都散发着神光,有一些刺眼。

    莫忧啧啧赞叹,“白衣天使,古人诚不我欺也。”

    素问也在暗中窃喜,“雪姐姐果然技高一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