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户上也是有帘子的,帘子也是在进门后,给拉上了。

    李悦薇没想到,衣服换到一半,居然有人跳窗户,真给吓了一跳。

    要不是来人一下子捂住了她的嘴,她肯定已经叫出声儿来了。

    女子自卫课程里就说过,呼救是非常好的自救方法,而且一定要定点呼救,瞅准了一个人地喊。所以,姑娘这一张口,第一个叫的当然就是正等在门口的袁辉。

    可惜,只叫出半个字儿,嘴巴就被捂牢实了。

    帘窗飞动间,那人的一半的面目还掩在帘影里,随着影子下落,慢慢显出全貌来。

    李悦薇的一颗心,还是砰咚砰咚乱跳着的,还寻思着这好好的军营里怎么会突然跳出一个登徒子,偷看她换衣服嘛?她只是换个外套,内里还穿得严严实实的,要真是个登徒子,她也要想办法好好教训下这家伙。

    没想到,光影落地,入目的是一张熟悉的轮廓,还有鼻息间熟悉的气味。

    “是我。”

    男人垂下的眉眼,鸷亮,逼人,挟着强劲的气场。

    她感觉自己的心跳更猛更快了。

    不过,由于她刚才那半声儿,还是引起了门外人的敏锐注意力。

    “小薇,你说什么?”

    “小薇,爸爸来了,你衣服换好了没?”

    李悦薇朝大门上看了一眼,嘴上的大手还没有放开,她不得不转回头瞪着他。

    屠勋像是审视了姑娘一下,才慢慢松开了手。

    李悦薇抿抿唇,又看看他,才道,“没事儿,我快好了。爸,你等等啊!”

    回过头,对方并没多少慌乱之色,反是继续审视地打量着她,像是等着她发表什么想法似的。

    她觉得,就没见过突然跳人家窗户的人,能有这么淡定从容的,好歹人家爸爸和兵哥哥都在门外,这人一点儿不紧张啊!

    “你……”

    “怎么不接我电话?”

    “电话?”

    李悦薇回头拎起自己衣服,掏了掏,才把手机掏出来,果然看到未接来电和短信息。

    “勋哥,你干嘛要走窗户啊?”她觉得这情形,实在是有点儿心累。

    “我着急。”

    他倒是一点儿不含蓄,目光炯炯有神地看着她。

    她明明穿了衣服的,这会被他盯了一眼又一盯,莫名就觉得有些凉飕飕的,一把将他拎着的衣服抢了回来,抱在胸口。

    “你急什么啊?”她奇怪,这莫名其妙的跑来,说急什么急,“你,你要真急,去找厕所啊,厕所在外面。”

    屠勋更加面无表情了,室内气氛有点僵。

    外面的人又叫起来,“小薇,你好了没?”

    袁辉还在李爸爸的意思上,更进一层,“小薇,咱们还做了个游园活动,可以掷奖品的。奖品有子弹壳儿做的口风琴,还有小乐喜欢的坦克模型。”

    一听这茬儿,李乐就开始拍门了,“姐,姐,快出来。”拍了两下下,又变成了,“姐姐,我要进来。”

    小孩子没男女之防,这一兴奋就来性子了。

    “啊,等等,我还有一点点。”

    她回头也急了,“勋哥,你还是从窗子出去吧。”

    “不行。”

    男人的执拗似乎又爆发了,看着她的目光直勾勾的,像火像云又像暴风云的前奏,可看了半晌,他又不说明白突然这闹的是哪一出。

    李悦薇就有些急了,“勋哥,你,你到底什么意思啊?”

    屠勋抬起手,慢慢落在她头上。此时她还没戴上帽子,帽子放在旁边的桌子上,正是那顶他第一次送给她的,她至今还常戴,这让他心情稍好了一点点。

    “袁辉。”

    他慢慢吐出这两个字,她愣了下,琢磨这家伙不会是因为知道袁辉送他来部队,吃醋了吧?

    她抿抿唇,没敢直接问,只筛边打网了一句,“勋哥,你不喜欢袁大哥?”

    “不喜欢。”

    “今天是爸爸让袁大哥来接我和小乐的,不是我的意思。”

    “嗯。”

    “昨天爸爸说让我来参观一下部队,我从来没看过他工作的地方,所以就想来看看。”

    “嗯。”

    进行良好,再接再励。

    “那个,我就是觉得部队有点儿冷,进来换件军大衣,估计更暖和点儿。”

    关于换衣服的礼帽,有点儿不好编,将就着就这样儿了吧!

    “真的?”

    “难道还有煮的嘛!你快出去啦,要是让他们发现,一准咱就说不清楚了。这里到底是部队,咱们还要考虑一下影响。”

    “不必!”

    屠勋由姑娘推了推,岿然不动,口气更是拽得让人无法言语。

    “哎,勋哥,你到底想干嘛啊?被我爸看到,他会不高兴的。到时候,咱俩的事儿,肯定得黄。我爸有多幼,你又不是不知道?”

    无耐,她只有抬出父亲的威严了。虽然她直觉其实对他影响不大。

    屠勋看着姑娘着急的样子,目光微闪,突然俯下了身,一手扣住她的后脑,就吻了下来。

    “屠……”

    李悦薇顿时有点儿傻眼儿,怎么突然就来这一招啊?!

    MMMMMM……

    唇先落在了她的脸颊上,四目直接,气息灼热,她能感觉得到男人浑身沸动的情绪,像是在歇止什么,一触即发。

    他看着她,她眨眨眼,感觉都出了一层冷汗。

    突然,她后腰一紧,就被他用力揽进了怀里。

    唔?!

    这到底是要干嘛?

    低沉柔缓的声音,慢慢从她脸庞散开,“小薇,我才是你的未婚夫。”

    “嗯,这个……不是早说好了吗?你怎么又……”

    这男人突然跑来,偷偷摸摸的搞事儿,就为了说这句话,是不是阵仗太大了点儿哇?!干嘛一定要这样子,万一被她爸发现了怎么办?

    “我再确认一次。”

    “好,好,确定了。”

    “我不希望,你身边有其他未婚单身异性出现。”

    “这个……会不会太强人……好好,我知道了啦!你,你能不能松开点点,我的腰有点儿……不舒服。”

    她直往后仰,就怕两人帖得太粘实,容易擦枪走火什么的就不好了。

    “袁辉他,不适合你。”

    这台词,怎么感觉有点儿熟悉呢?!

    ——沈陌不适合你。

    真是吃醋啊!

    李悦薇有些傻眼儿了,想问他是怎么知道袁辉在这里的,也没敢问出口。

    获得了确定后,屠勋军身满涨的气魄发,终于慢慢放松下去,收敛起来。

    他忽又俯下身,在她额头重重地吻了一下,转身,跳出了窗头子。

    她吓了一跳,心说这后面没什么东西啊,这人怎么就跳了。立马爬到窗头上,就看到他居然借着墙上仅有的一点点突出,小管道,窗口砌的石沿子,跟蜘蛛侠似的,攀上落下,就着了地。

    虽然只有两层楼高,可他的动作太利落了,不过几秒的时间,看得人背心爆出一层汗来。

    好帅!

    落地之后,屠勋朝她挥挥手,示意她可以回去了。可是她脑海里像放慢动作似地,将他刚才的一连串动作又重新演示了一下下。

    还是帅。

    没想到有遭一日看真人做出来的动作,不是电影电视剧演的,还能如此流畅自然,令人看花了眼。

    这个男人,的确很牛吧?!

    带着这个念头,李悦薇终于出了房门。

    李纲一看女儿的样子,拍了下她的帽沿子,“穿上咱们军服,就更像咱的兵了。来,爸爸带你去四周看看。”

    李纲这一说,袁辉就有些顶不住了,忙道,“李营,那边活动都准备好了。要不先参加了活动,拿了奖品,再参加部队不迟。”

    李纲听了这个理由,想了下,便也从善如流了。

    几人走出营房,便朝活动地点去。

    恰时,李乐却直朝营房后张望个不停,还被李纲发现询问他缘由。他有些疑惑地看向了姐姐,李悦薇直觉这小家伙怕是刚才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这会儿正纠结!于是她立即跑上前,耳语也一阵儿,才说明小家伙没有申张屠勋突然到来的事情。

    等他们到了活动地点时,就看到一边搭起个大桌子上,围了一圈儿,正热闹得紧。

    那大桌子上的主角,正是华霜和屠老太太。

    许文丰一提醒,两位女英雄立即看过来,一眼就看到李纲爸爸身边跟着两个年轻小伙儿,一个英朗逼人,一个秀丽可爱,都是极惹眼的孩子。

    屠老太太一看到李悦薇,立即激动地肘了华霜一下下,直往那处打眼色。

    华霜心对有些奇怪,看了又看,也没看出一朵花儿来,只得小小声反问,“诗姨,那两个,一个是袁家的娃娃我认识,你说的不会是旁边那个小的吧?可那不是……”

    “就是,就是,那就是……”

    屠老太太正要公布最终结果时,一眼就瞅见了一道大高俊挺的身影从大门口走来,笔直对着她们,一下子就把她俩的视线挡住了。

    “姨妈,奶奶。”

    屠勋是直直看着屠老太太的,目光中满含警告这意。

    华霜一看屠勋,就笑了,“小勋,你快让让,我和你奶奶正看你家小媳妇儿呢!我说,你看上的就是李纲家的那个吧?这么急着跑来,就这么宝贝着啊?”

    屠勋轻咳一声,只道,“姨妈,你们这样会吓到她。”

    华霜瞪了一眼,“胡说啥,都是咱军人家的孩子,哪有那么胆小的。你快让让,让我瞧瞧清楚。”

    屠勋则直看着屠老太太,目光中满是执拗,“奶奶,你答应过我的,都忘了?”

    这口气里,可不乏警告的意思。

    “要不要我跟爷爷说一声,帮你回忆一下。”

    华霜一听,觉得这味儿不对了,“小勋,你这不是在威胁你奶奶吧?”

    屠勋不答,只是看着屠老太太,把屠老太太看得很是纠结尴尬,一边很期待吧,一边又怕伤害到了孙儿。

    ……

    李悦薇被李乐拉着,到一边挂满了灯迷的地方,猜起了灯迷。

    她一出现,就被一些选女婿的妈妈瞧上了,就有人上前来跟李纲打探情况。

    为了讨小家伙欢心,李悦薇搅尽脑汁儿,竟然答了两个题出来。姐弟两一人摘了一条灯迷去兑奖。

    袁辉跟着,就给发奖的小伙儿直打眼色,让给兑两个相样儿的。

    得了信号的小兵,一连拿了好几个奖出来示意,一来二去的就给别的人发现,起哄地笑闹起来。

    袁辉瞪了一眼过去,忙把一个子弹做的口风琴拿给了李悦薇。

    李乐其实更想要那把枪,看着袁辉帮姐姐忙,有些着急了,直伸手去攥袁辉示意。

    这时候,一个大胆的姑娘跑过来,就攥了李悦薇跑。

    “哎哎,小薇。”

    周围一片儿低笑声响起。

    李悦薇被那姑娘拉走,还有些奇怪,那姑娘就一个劲儿地要求帮忙解灯迷。李悦薇不想再面对袁辉带来的尴尬,索性继续跟灯迷怼上了。

    这时候,那些女孩子就对着她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袁辉又想过来帮忙时,就被不知打哪儿窜出来的许文丰给缠住了。

    李悦薇伸手要去够一个灯迷时,一只比她更高的手伸了过来,帮她把迷面子摘了下来,并吐出了一个迷底。

    她接过来看了看,问,“真的是这个迷底?”

    屠勋点头,“一定。”

    她乐呵呵地点点头,“好,你帮我收着这个。”

    两人又继续往外走去,但走了一截,之前那姑娘回头发现人不见了,忙寻了来,一把子把屠勋住旁边攘了一把,“哎,你这人怎么回事儿?怎么跟人家抢……”

    得,这姑娘一看到屠勋的正面儿时,顿时就傻眼儿了。

    乖乖的家伙,本来以为突然出现的这个小哥已经很俊秀了,没想到这儿还有一个超级大BOSS级别的超级大帅哥啊!

    “呃,你……你是谁呀?”那姑娘扬起的调子生生地转了一个弯儿,听起来可怪了。

    屠勋面无表情,不予回答,只是转过身,不予理睬。

    那姑娘毫不受打击,反而更兴奋了,就去攥李悦薇,“小帅哥,你,你这个朋友是哪来的?他没穿军服,他不是这里的兵吗?哎,你给介绍介绍一下呗。”

    李悦薇道,“他呀,他是我……哥。他的确不是这里的兵。”

    她有些故意使坏的意思,刚才她就发现这些女孩子对自己有些特别,原来是把她当成男孩子看了,本来想说明的,结果屠勋就来了,这些女孩子的目标一下子就转了向了。

    “那,那你哥,有没有女朋友啊?”

    “没有呀!我哥他没有女朋友。”

    “但有未婚妻。”

    屠勋低沉的声音,带着几分警告地响起,一下子吓到那姑娘瞪大了眼地瞧着他。

    “我的未婚妻就在……”

    一听他竟然说到这份儿上,李悦薇一下子玩不下去,立即抓着屠勋就跑。

    屠勋看着抓着自己的小手,冷冷的目光一下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