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皮的升职派对绝对是斯塔克近年来举办的最成功的一次派对,派对上的氛围特别好。

    一方面大家都衷心的为哈皮的升职感到开心,另一方面这次派对多了很多新朋友加盟,这些新鲜注入的血液给派对增添了活力。

    其中斯凯无疑是派对上的红人,她赢得了不少人的注意。除了超能巡逻队里一直惦记她的强尼和汤姆之外,斯塔克工业的工程师们似乎也对斯凯很有好感。

    而正当派对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坐在沙发上的史蒂夫忽然指着电视嚷嚷起来。

    “朋友们,我想你们应该过来看看这个……”

    托尼·斯塔克一脸嫌弃:“老先生,看电视是你们那个年代独有的爱好,我们这个年代的人都不爱看电视,请不要把你个人的喜好强加在我们身上,可以么?”

    史蒂夫也不理会斯塔克蹩脚的调侃,再次强调道:“快过来看看,我可没有在开玩笑。”

    大家都知道史蒂夫·罗杰斯的性格,即使在派对上他也很少开玩笑,因此在史蒂夫喊了两遍之后,大家都走到了客厅。

    顺着史蒂夫的目光望去,大家把注意力放在了客厅正中的电视上,只见屏幕上播放的并不是某个电视台的节目,而是一个非常诡异的标志。

    这标志由十个彼此勾连的圆环组成,又像是十个首尾相接的戒指,在十个戒指中心是一把交叠在一起的双刀,看上去充满了恐怖色彩。

    “这是……什么玩意?”托尼·斯塔克一脸纳闷,“史蒂夫,你看的都是些什么奇奇怪怪的节目?”

    史蒂夫表示自己很无辜:“你以为这是我自己挑的?上一秒我还在看新闻,下一秒这标志就弹出来了……你们谁知道这是什么标志?”

    里德眯着眼睛打量着标志后面的白绿配色,转头问斯塔克道:“托尼,你应该比较了解这个风格的标志吧?”

    托尼·斯塔克耸耸肩:“这与几年前和我打过交道的组织不一样好嘛,我也没见过这个标志……”

    话音未落,电视画面瞬间切换,十枚戒指组成的标志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留着大胡子、戴着金边墨镜、谢顶、长着鹰钩鼻子的男人,这个男人的每一个外貌特征仿佛都在说:我是个恐怖份子。

    “我靠,这又是谁?”斯塔克眯着眼睛打量着他,好奇问道。

    里德则推断道:“既然他都上电视了,那么八成会做个自我介绍……”

    果不其然,里德的判断是正确的。

    电视里的大胡子抬头看向镜头,缓缓开了口。

    “美利坚的朋友们,你们好,我想你们应该已经收到了我为你们精心准备的礼物——九颗精心烹制的炸弹……”

    “是他!”史蒂夫恍然大悟,回头看向高飞,“他是制造连环爆炸案的恐怖份子!”

    高飞点了点头,实际上他早就认出了这大胡子。

    满大人。

    只不过是个冒牌的“满大人”。

    他的真实身份只是个不出名的小演员,被真正的幕后黑手雇佣拍摄了这段恐吓视频,目的是对美利坚放烟雾弹,迷惑警方的调查。

    至于满大人在漫威电影宇宙是否存在,高飞尚且不能确定。

    这时满大人继续道:“我知道,你们一定会觉得我是个恐怖份子,你们美利坚就喜欢这么给人取这样的外号,任何不顺从你们霸权思想的人都是恐怖份子,不是么?”

    “但我想说的是,我并不是个恐怖份子,比起恐怖份子,我更像是一位老师……”

    “美利坚,我要给你上一堂课,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自由、平等……”

    “尤其是你,我敬爱的艾利斯总统(美利坚现任总统),你总是不愿意接受我的教育,你真是个顽固的学生……”

    “但是别担心,再顽皮的学生,也斗不过老师的教鞭,可爱的美利坚,你们准备好接受另一堂课了么?”

    说到这里,电视上的画面终止,一段嘈杂的雪花之后,之前播放的新闻重新出现在电视上。

    客厅里狂欢的人群顿时沉默了,佩珀关掉了吵闹的摇滚乐,所有人神色凝重,看着电视屏幕不说话。

    过了几分钟,斯塔克打破沉寂。

    “朋友们,别这么垂头丧气,现在咱们至少知道了是谁在幕后操纵这一系列连环爆炸案,不是么?”

    里德点头赞同:“托尼说得对,我们至少知道敌人是谁了。”

    “可这家伙说他马上就要给美利坚上另外一堂课,这是什么意思?他又要搞爆炸了么?”史蒂夫紧张的问道。

    “应该是这样的。”高飞对这段剧情比较熟悉,知道下一个爆炸地点就是皇后区法拉盛的东方大剧院,“我得先通知NYPD的同事,让他们马上做好准备工作。”

    “咱们谁负责去把这大胡子抓出来?里德,定位他应该不会很难吧?”强尼兴冲冲的问,他已经迫不及待的去立功了。

    可惜里德摇了摇头:“没那么简单,我现在一点准备都没有,怎么定位他?不过如果下次再遇上他黑掉电视信号,我想我可以试着定位他。”

    在众人讨论的时候,高飞默默走到餐厅去给皇后区的乔治·史泰西警长打了个电话,几声盲音过后,乔治警长接听了电话。

    “喂,高飞,有什么事情么?”乔治那边的背景音很嘈杂,听起来他似乎又在出外勤。

    “乔治,刚才看电视了么?有人站出来为美利坚的连环爆炸案负责了……”高飞道。

    “你是说那个大胡子?”乔治显然也听到了消息,“看了,刚才街上到处都是这该死家伙的脸,我怎么可能错过?这嚣张的畜生居然敢公然挑衅美利坚,我早晚会把他捉拿归案!”

    “听着,先别急着想怎么捉他,这家伙最近可能又打算动手。”高飞道,“我有个线人告诉我,下一场爆炸极有可能发生在法拉盛的东方大剧院,你能不能派人排查一下?”

    “真的?”乔治郁闷的说,“这家伙想炸掉东方大剧院?该死,我们全家还买了明天的票,去那里看一场舞台剧,格温都期待了很久了,我好不容易能排开工作陪她去看,要是大剧院被炸了我们还看个毛线……”

    “我劝你还是别看了,小命可比舞台剧重要。”高飞劝说道,“去法拉盛看看吧,警长,免得发生悲剧。”

    “放心,我会的。”乔治答应道,“实际上我现在距离法拉盛不远,还有两个街区就到了,我现在……”

    然而乔治话说到一半,电话里忽然传来一阵爆炸声。

    Boooom!!!

    高飞耳膜都被震得嗡嗡响,差点下意识扔掉了手机。

    之后面色一变——糟糕!还是晚了一步。

    “乔治警长,乔治警长?”高飞拿过手机问道。

    电话听筒里立即传来了乔治暴躁的声音:“该死!看来这大胡子已经动手了!爆炸声就是从东方大剧院的方向传来的,高飞,我先挂了,我得赶紧去现场!”

    “知道了,乔治。”高飞道,“你注意安全。”

    挂断电话,高飞表情凝重的回到了客厅里。

    “朋友们,告诉你们一个不幸的消息,电视里的大胡子已经行动了,新的爆炸地点在法拉盛的东方大剧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