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雷文·克拉夫特监狱之后,弗丽嘉的情绪还是非常激动,洛基的态度让她非常痛心,同时也有些不知所措。

    高飞担心弗丽嘉想不开,请了半天假亲自送她回家,回家的路上弗丽嘉一言不发,只是坐在车上默默垂泪。

    回到卡纳西,高飞把弗丽嘉安置在沙发上,随后给她热了一杯牛奶,希望能够借此缓和她的情绪。

    弗丽嘉疲惫的说了声“谢谢”,之后就继续沉默了。

    但比起刚刚离开雷文·克拉夫特监狱的时候,弗丽嘉的情绪稍显缓和。

    “一会儿回房间睡一觉吧,我想阿斯加德人也需要充足的睡眠才对,尽管我们不是同一种族,但反正地球人在睡饱之后情绪会变得好一些。”

    高飞对弗丽嘉道,

    “我只能陪你到中午,下午就得去上班了,有什么事情可以给我打电话,我的电话号码在茶几上。”

    弗丽嘉朝着高飞轻轻点头,强挤出一抹微笑道:“谢谢。”

    高飞笑了笑,刚准备回自己的房间休息一下,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是里德·理查兹的来电。

    “喂,里德?”

    “高飞。”里德的声音有些紧张,“复眼监控到雷神正带着一个强大的超能力者进入纽约,这个超能力者体内蕴含的力量非常强大,甚至与雷神都在伯仲之间!”

    “什么?”

    高飞先是一愣,随后恍然大悟。

    雷神身旁的人应该是简·福斯特,他严格意义上来讲并不算是超能力者。

    只不过简在伦敦误入禁地,通过天体汇聚来到了奥丁的父亲博尔当年藏匿以太粒子(即现实原石)的地方,无意间激活了以太粒子,被以太粒子寄生了。

    此时的以太粒子吸附在简·福斯特的体内,与简融为一体,“复眼”观测到的强大的能量流动其实并不属于简·福斯特,而是属于她体内的以太粒子。

    “雷神现在正和这位强大的异能者往卡纳西而去,你知道这件事么?”里德担心雷神突然带着强大的异能者造访纽约,是为了劫走雷文·克拉夫特监狱里的洛基,因此他连忙出言询问。

    高飞笑着安抚里德的情绪:“别紧张,里德,这件事我知道,一会儿我会仔细看一看这位强大的超能力者的。”

    “你知道就好,我只是给你提个醒。”里德道,“好了,雷神马上就到了,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

    “OK。”高飞回应道。

    刚挂断电话,门外就响起了一声惊雷。

    弗丽嘉的表情稍微缓和了一些:“托尔回来了。”

    高飞轻轻一笑:“不光是托尔回来了,我们还有一位新客人。”

    “新客人?”弗丽嘉闻言一怔,随后立即猜到了这位新客人的身份,“喔,这荒唐的小子,他怎敢带着那位中庭姑娘来见我?莫非他真的铁了心要与中庭人通婚?”

    没等弗丽嘉再多说,托尔和简·福斯特已经出现在了门口。

    “弗丽嘉、高飞,我们回来了。”

    简·福斯特则稍显腼腆,微微点头行礼。

    高飞笑着起身,迎接两人道:“快请进。”

    托尔牵着简的手走进屋里,弗丽嘉的脸色则有些不好看。

    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简·福斯特,只觉得她配不上自己的儿子。

    漂亮是足够漂亮,但身子骨太单薄了。

    与普通的阿斯加德人都没得比,更别说与女战士希芙相提并论了。

    更重要的是,地球人的寿命只有百岁,阿斯加德人的寿命却能达到5000岁,如果这两人结为夫妻,那么将来简·福斯特年华老去、香消玉殒,托尔仍还是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这样一来两人的感情很难维系,最后托尔必定会徒增伤感。

    托尔见弗丽嘉对简的态度冷冰冰的,赶紧过来撮合两人的关系。

    “弗丽嘉,这位就是我和你提到过的简·福斯特,我的中庭女……呃,好朋友。”

    再转向简·福斯特:“简,她是我的母亲,奥丁的妻子,阿斯加德的王后,弗丽嘉。”

    简对弗丽嘉倒是很有礼貌,轻轻点头道:“尊敬的王后,您好。”

    简的礼貌让弗丽嘉对她的排斥少了一分,弗丽嘉轻轻点头道:“你好,中庭姑娘。”

    说着两人手指接触,简的手指上却忽然弥漫起一道红色耀眼光芒将弗丽嘉震退两步。

    “唔!”

    弗丽嘉吓了一跳,手指一股灼烧的剧痛传来。

    “这是什么意思?”

    简自己也吓了一跳,连忙道歉:“抱歉,弗丽嘉,我不是故意的!”

    托尔则连忙解释道:“弗丽嘉,简不是故意伤害你的,实际上她刚才因为天体汇聚误入宇宙中的某个角落,激活了一种奇怪的物质,这种奇怪的物质寄生在她的体内,并且形成了一种保护机制……”

    “在与陌生人接触的时候,这种物质就会冒出来保护简。”

    听到这里,弗丽嘉眉头深锁。

    “你是说……简在某个宇宙角落里激活了一种物质,这种物质寄生在她的身上,并且能够保护她?”

    “是的。”托尔点头道,“母亲,你可知道这是什么物质?”

    “我也许知道……”弗丽嘉轻轻朝着简伸出手来,再次尝试接触她的手指。

    这一次,简手指那股红色的物质同样弹了出来。

    “唔……”

    弗丽嘉再次被红色物质灼伤,同时她的表情变得惊慌起来,但表情的惊慌却并不是因为被灼伤,而是因为她认出了这一物质。

    “是它!黑暗精灵的武器!”

    “什么?”托尔表示一头雾水,你说的是个啥?我根本听不懂。

    简·福斯特也是一脸懵逼:“黑暗精灵?”

    高飞则瞬时问道:“弗丽嘉,什么是黑暗精灵?”

    弗丽嘉低声道:“黑暗精灵是个古老的种族,他们的历史像宇宙一样悠久……光明诞生之前,无边的黑暗孕育了黑暗精灵,他们掌握着最尖端的科技和最强大的武器……”

    “黑暗精灵的首领叫玛勒基斯,他是个残暴无度的君主,他企图让逐渐走向光明的宇宙重归黑暗,而以太粒子就是他达到目的的工具……”

    “在他的苦心经营之下,当时大半个宇宙都已沦陷,黑暗精灵的魔爪终于伸向九界,触及到了我们的家园……”

    “当时你的父亲,众神之父奥丁尚未出生,阿斯加德由你的祖父博尔统领,在博尔的领导下,九界上下团结一心,成功的阻止了黑暗精灵玛勒基斯的侵略……”

    “黑暗精灵军队败了,玛勒基斯逃走了,博尔缴获了他们最重要的武器以太粒子,这是能让宇宙回归黑暗的终极武器……”

    “博尔企图毁灭掉这恐怖的武器,但他失败了,以太粒子太过强大,根本无法被毁灭掉,为了防止逃逸的黑暗精灵再次获得以太粒子卷土重来,你的祖父博尔将以太粒子藏匿到了宇宙中一个隐秘的角落,就连海姆达尔的眼睛都无法看到那里。”

    听到这里,托尔和简恍然大悟。

    简震惊的说:“原来之前我就是去到了这里,无意中激活了博尔前辈藏匿的以太粒子?”

    托尔则问道:“那么母亲,现在宇宙中还有黑暗精灵吗?”

    “当然有!”弗丽嘉沉声说道,“玛勒基斯只是逃走,并未被杀死,他正潜伏在宇宙的某个角落里,等着卷土重来!”

    “黑暗精灵与以太粒子之间有着某种紧密的联系,他们可以感知到以太粒子的活动,之前以太粒子被封存的时候,黑暗精灵尚且察觉不到以太粒子的位置,但如今以太粒子被激活,黑暗精灵会很快找到以太粒子的方位,并且过来夺走它的……”

    “天呐,这怎么办?”简·福斯特意识到自己闯了大祸,紧张的问道,“我们该怎么办?”

    托尔倒是心态极好:“怕什么?来了正好把他们全部消灭!”

    弗丽嘉叹了口气,摇头道:“孩子,你还是太年轻了,黑暗精灵的实力太过强大,当年就连你祖父都差点死在他们的手上……”

    “什么?这不可能!”托尔不信弗丽嘉的话,摇头道。

    弗丽嘉苦笑一声:“孩子,黑暗精灵是宇宙中最古老的种族,他们掌握着最先进的科技,在他们的科技面前,阿斯加德的科技落后的像是原始社会……”

    托尔这下说不出话来了,他看弗丽嘉的样子不像是在骗他。

    高飞也明白弗丽嘉说的没错,黑暗精灵的战舰能够轻而易举的渗透阿斯加德的防御网——敢在奥丁没有沉睡、没有离开、没有死亡的情况下正面入侵阿斯加德的,只有玛勒基斯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