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华山派处于财政危机,岳灵珊,也就是沈钱同学决心挺身而出做偶像,拯救门派……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作为古代门派,金钱问题无非就是开源节流。

    开源的问题,沈钱现在也莫得办法,她又不是小叮当,荆棘女神自己都已经凉凉了,神的宝库根本不存在,总不能拿出她的手办老婆去卖钱吧?

    那也要有人买啊,卖给兽人还是卖给这个位面的大明土著?

    不过这个情况她有经验,一个字:省钱!

    嗯,省钱就是了,一文钱掰成两文花呗。反正有田产在,也不可能真的把门派师兄们都给饿死了。

    再说了,大家都是有武功在身的!

    华山那么大一座山,到处都是食物啊。

    令狐冲看着小师妹灵猴般扑住草丛里的野兔,轻轻一扭就把兔子的脖子扭断,毫无痛苦地送兔爷归西,留下它的肉身布施众人。他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偷偷摸了摸怀里刚刚捉住的一只小兔子,修长的手指,一看就是摸剑的手,灵活、有力是他的特征,这双手从兔子的尾巴抚摸到脖颈……咔嚓一声也把它扭了。

    “看来小师妹不喜欢养小兔子咧,下次换一窝小鸟试试看?”郁闷的大师兄朝着陆大有吼道:“大有,六猴儿,我这里还有一只兔子,晚上加餐!”

    “得咧!大师兄,小师妹,看我手艺吧,我烤兔子最拿手了,哈哈哈哈哈~!”陆大有豪爽地笑声惊起了飞鸟无数,惹得其他几个师兄弟纷纷笑骂,“六猴儿你故意的吧,这么大声,山里就算有女鬼也跑了!”

    “师妹和大师兄两只兔子,这怎么够大家吃啊!”

    “呸,说什么呢,别以为你骂我兔子我听不出来,苏奇师兄,要我说出来,昨天你的裤子……”沈钱可不是“娇俏动人,天真活泼”的岳灵珊本尊,好端端一个华山派小师妹,这几年硬生生把画风给掰了过来。

    但是爽朗、大方,开得起玩笑,有时候与其说是师妹更像是个师弟的小师妹,更受师兄们的喜欢了!

    其实这种妹纸每个学校里都有,高颜值的同时,善于同男生厮混,人家也不是涉及到男女之情,就是天性有点大大咧咧,不明就里的人很容易把她们归类到绿茶那一款里去,而且女生中对这类妹纸风评大多也不好。

    幸好这里是武侠世界,江湖儿女不拘小节,任性侠气,兼具女生的柔美和男生的爽朗,这样的女侠反而很吃得开,宁中则虽然没到这个程度,却也在黑白两道都广受尊敬,甚至任我行也说出了“我只知道华山派宁女侠,却不知道什么岳先生。”虽然有着故意贬损岳不群的动机在,却说明了宁中则的人气,可谓是老一代大侠魔头们的梦中女神……

    “小师妹……”令狐冲觉得很无力,我的小师妹不可能那么污QAQ~!

    他比岳灵珊大了5-6岁,现在已经二十出头了,一些该知道的事情早已知道。华山派都是血气方刚的少年,他们又没有钱去下山找失足小姐姐聊人生聊天气,也没有德艺双馨的艺术家帮助排解午夜的寂寞,空有小左小右却是无用武之地。

    于是这些弟子们午夜梦回的时候,经常水满则溢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没想到苏奇这个二货,洗裤子的时候被小师妹看了去……不对啊,她怎么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的?

    卧槽,我们中出了一个叛徒?

    是不是有人起了坏心,教坏了纯洁无瑕的小师妹?

    令狐冲心中愤怒,环视了师兄弟一圈,看看这个不对劲,那个也有怀疑,落在劳德诺的身上时间最久,你个糟老头子带艺拜师的,肚子里的弯弯道道最多,是不是你??!!

    好吧,这只是蓝孩子们的青春期烦恼而已,沈钱也知道适可而止的道理,这里可是古代,偶尔说几嘴,然后露出萌萌哒无辜的婊情,就基本上可以萌混过关了,没人会觉得我们华山派小师妹岳灵珊同学是只久经修炼的巫妖王。

    …………

     迷雾之上的岳灵珊本尊同学快要原地爆炸了!

    她都顾不得跟徐妃蓉的灵魂捉迷藏了,看着画面中沈钱的骚操作,简直是让人羞得想要撞墙。

    “使者大人,你怎么可以……”少妇岳灵珊其实还是少女,她简直是羞坏了,足足有半个月没有理睬沈钱。

    要知道,沈钱能够迅速融入到华山派,没有装失忆,也没有引起岳先生夫妇的怀疑,都靠着岳灵珊在神国之上的远程技术支持,把她的生活习惯还有个人小细节都告诉了沈钱,不然老奸巨猾的岳先生看不出自家女儿的不寻常?

    …………

    穿越到岳灵珊身上最大危机来临了!

    十四岁的少女初潮……痛死老夫了!

    至于说为啥之前乱马世界里,珊璞身上没有这个体验,人家女杰族有秘法的!

    吃饭吃到一半,原本就像是一只小松鼠,捧着兔子脑袋啃地欢,岳灵珊童鞋突然身体顿住,仿佛是陈年机关,仅仅一个转头的动作都给人岁月的陈腐嘎吱嘎吱效果,好像下一刻这位元气活泼的少女就会风化了一样。

    “珊儿你怎么了,可是兔肉不合胃口?”岳不群奇怪地看着自家女儿,不懂她又在作什么妖,反正这几年岳先生已经习惯被女儿一惊一乍的了。

    感受到一江春水向东流的酣畅淋漓,还有小腹那一阵阵来袭的隐痛,沈钱心里面的卧槽简直就像是B站鬼畜区的弹幕,BIUBIUBIU满天星爆散啊!

    然而就在她又是崩溃,又是痛苦的时候,还有二货师兄加入插刀教。

    苏奇嗅了嗅鼻子,疑惑地对陆大有问道:“奇怪了,怎么会有血腥味,六师兄,是不是你没有把兔子烤熟啊?小师妹该不是吃坏了肚子吧?”

    梁发一把抓住陆大有的脖子,丝毫不顾油腻的双手把陆大有脖子弄脏,“好你个六猴儿,是不是又在偷懒啊?”

    陆大有简直委屈坏了,他叫道:“我怎么会偷懒,小师妹说过,兔子那么可爱,不好好烤熟了,怎么对得起它们的牺牲呢?那啥……师妹你还好吧?是不是不舒服?要记得多喝热水哦!”

    沈钱心里面几百万头羊驼飞奔,欧比斯拉奇,我成了被人叮嘱“多喝开水”的对象?